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74章 靠山倒了

正文 第0174章 靠山倒了

    在日本国内政局动荡的这段时间里,渡过黄河东征的红军,接连打了几次胜仗,在山西境内,唤起了民众,筹备了财物,扩大了红军。

    身处湖北反省院的冯晨,时刻关注着国内外的局势。

    这天上午,冯晨正在自己的住室里翻译着日本小说,反省院院长黄金宝,情绪低落,哭丧着脸进来了。

    “冯老弟,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哦,黄大哥来了,快坐。”冯晨丢下手中的笔,起身给黄金宝倒着茶水。

    “冯老弟,你不要倒水了,赶快收拾一下,我们动身到庐山去。”黄金宝摆了摆手,阻止了冯晨倒茶。

    “到庐山去?”冯晨问。

    “是的,我姐夫病重,正在庐山休养,刚刚我姐姐打来电话,告诉我,姐夫这两天病情特别严重,她让你同我一道到庐山去。”黄金宝神情低落地回答说。

    “什么病?这么严重?”冯晨站起身问道。

    “肝脏有问题,你快收拾下吧,我们马上出发!”黄金宝说。

    冯晨没再过多询问吴文雄的病情,简单收拾了几件衣物,便随同黄金宝到了汉口火车站,乘上到江西九江的火车。

    直到晚上将近八点钟,冯晨和黄金宝才赶到庐山脚下的一处别墅。

    两人放下行李,来不及休息,直接跑进卧室,去看望吴文雄。

    卧室里,吴文雄脸色蜡黄,正在挂着吊瓶,一名护士在旁边伺候着,黄金宝的姐姐黄亚梅正眼泪婆裟地坐在床头。

    见冯晨、黄金宝进来了,黄亚梅站起来,俯身告诉吴文雄说:“文雄,冯先生和金宝来看你来了。”

    “快,快把我扶起来。”吴文雄喘着气说道。

    护士忙把吴文雄轻轻扶起,在背后加了个枕头,让他靠在床头坐着。

    昔日身材魁梧的吴文雄,现在瘦得整个人变了型,脸色蜡黄蜡黄的没有一点血色,让人看了感到一阵心酸。

    冯晨上前,坐在吴文雄的身边,拉着吴文雄的手,不知道说什么好。

    “唉!冯老弟,我这病看来是治不好了啊。”吴文雄叹着气首先开口说道。

    “局座,人吃五谷杂粮,谁会不生病?你别想多了,好好休养,很快就会好起来。”冯晨劝慰着。

    “冯老弟,你别劝我,我自己的病我很清楚,我让你来,是有心里话,想趁着我还清醒的时候,当面向你交待。”

    吴文雄瞪着一双灰暗无神的眼睛,盯着冯晨慢慢说道。

    “我没关心好你,感觉很对不起你!前段时间,我已经分别给委员长和陈立夫部长写了信,恳求他们提前把你释放。”吴文雄喘着气说。

    “局座……”冯晨心里一阵感动,眼泪差一点掉了下来,吴文雄病成这个模样,还在想着自己的事情。

    “我自从追随中山先生革命,参加武昌起义,致力于国民革命二十余年,对党国忠心耿耿,无奈疾病缠身……,唉……”吴文雄额头冒着虚汗,说起话来非常吃力。

    “局座,你躺下先歇歇,你的心我明白……”冯晨扶着吴文雄慢慢躺下,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

    吴文雄躺下后,拉着冯晨的手,继续说道:“我最看好你,你有才华,有能力,可我没想到,你会卷入怪西人案子中,现在党国内忧外患,你一定要为党国多多出力,将来我要不在了,你行事一定不要太高调……”

    “局座……”冯晨哽咽着。

    “老弟,以后你嫂子和孩子们,还有金宝,要靠你多多关照了……,干社的杨寻真,这个女孩子相当有能力,我已经把她推荐到特工总部电讯科了……”

    吴文雄这是在交代后事,旁边的吴亚梅低声抽泣起来。

    “局座,你先别说了,躺着休息一会,等你病好后,我们好好聊。”冯晨低声劝着。

    “亚梅,你把我前几天给陈立夫部长写的那封信,拿出来交给冯老弟,冯老弟被释放后可以带着我的信件,到南京去找陈部长……,他会给你安排个合适位置的……”

    话没说完,吴文雄已经昏睡过去了,护士连忙起身打电话联系医生去了。

    “嫂子,局座病有多久了?”冯晨望了望正在低声哭泣的黄亚梅问道。

    “从去年开始,他经常感觉肝脏位置疼痛,开始也没在意,春节后一检查,发现肝部长了个瘤子……”吴亚梅哽咽着说道。

    “唉……”冯晨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一会,一名医生过来了。

    “你们要让吴局长安心休息,他这个病最重要的是要休息好。”医生吩咐说。

    “好的,我们到外边去,不打扰局座。”冯晨说。

    ……

    冯晨到达庐山的第三天,吴文雄病情加重,最终不治身亡。

    冯晨在民党中央调查科的后台轰然倒塌,虽然吴文雄也参与镇压革命,在上海大肆搜捕过共产党人,但就个人感情而言,冯晨内心深处也赶到非常伤心。

    吴文雄的灵柩被运往上海,在上海万国公墓设立了灵堂。

    蒋介石亲临上海,在吴文雄灵前祭奠;陈立夫为吴文雄致悼词……

    在吴文雄的葬礼上,冯晨见到了前来吊唁的杨寻真,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两人来到灵堂外面一处没人的地方。

    “冯晨同志,你还好吗?”杨寻真问。

    “嗯,在反省院里可以看书、看报,还可以请假外出。”冯晨回答说。

    “我们的红军已经到达陕北了,你知道吗?”杨寻真问。

    “知道,通过报纸上看到的,另外,我在武汉见到了方晓勇同志,从他那里我也了解了很多情况。”冯晨说。

    “你什么时间能出来?我一个人在这特务窝里,人都快要疯了。”杨寻真问。

    “吴局长去世前给老蒋和陈立夫写过信,恳请提前释放我,估计很快我就会被释放出来的。”冯晨说

    “那出来后,还回社会局吗?”

    “没考虑,吴文雄去世了,我没有靠山了,回社会局也没意义。”冯晨说。

    “唉,我真想跑到陕北,找我们的队伍去。”杨寻真叹了口气。

    “寻真同志,你这个位置很重要,你要好好潜伏下去,组织上早晚会联系你的。我离开以后,组织上没人联络你?”冯晨开导着杨寻真。

    “你到反省院不久,安志达同志绕道香港来上海了一趟,当知道组织被破坏殆尽,加上你也被捕了,志达同志没敢停留,第二天便离开了。”杨寻真说。

    “你现在在特工总部主要做什么?”冯晨问。

    “电讯科副科长,负责为军方编制密码和通讯代码。”杨寻真说。

    “好!这个岗位很重要,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两人正聊着,特工总部的顾建中身后跟着张亦农走了过来,同冯晨打着招呼:“噢!冯老弟和杨科长在这里呀!”

    “呵呵,顾兄好啊!也来送吴长官一程?”冯晨转身同顾建中寒暄着。

    “冯老弟,我听徐长官说,最近你就会释放出来,总部把位置都给老弟准备好了。”顾建中上前握了握冯晨的手说。

    “多谢顾兄关心了。”冯晨客气着。

    “冯老弟,今天办完吴长官的后事,由我做东,我们兄弟在一起聚聚怎么样?”顾建中热情地提议说。

    “顾兄,好意我领了,我可是戴罪之身啊!改天有机会我们再聚。”冯晨双手抱拳,向顾建中拱了拱。

    几人站着不疼不痒地聊了一阵,吴文雄的追悼会马上要开始,这才一道回到了吴文雄的灵堂里,等候着追悼会的召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