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73章 强硬处置

正文 第0173章 强硬处置

    海军态度强硬!

    同陆军上层心怀鬼胎的观望态度相反,由于铃木贯太郎,冈田启介和斋藤实三名海军大将遭到袭击,海军在第一时间内就定下了对政变坚决镇压的方针。

    海军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当天就召集幕僚,明确说明了镇压的态度。

    26日中午12时,联合舰队司令高桥三吉,向正在土佐冲演习的舰队发布命令,要第一舰队进入东京湾,第二舰队进入大阪湾。

    当时任海军军务局局长的丰田副武咆哮道:“陆军没这个意思的话,就由我们海军来动手吧!”。

    海军省办公楼前摆了一地的高压水龙头,以防万一。

    海军陆战队奉命加强对海军各岸上设施,包括海军领导机关办公楼,退役高级将领私宅的警戒。

    另外海军还打算把天皇接到舰上,以免受到陆军叛兵的挟持。

    26日下午,横须贺镇守府司令米内光政的第一水雷战队,把海军陆战队士兵经芝浦送上岸,堆起了沙包工事,摆出准备战斗的态势。

    27日一整天,裕仁天皇都是在焦急不安中度过的。

    此时,海军的第一舰队,已经在旗舰“长门”号战列舰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开进东京湾,各舰都将炮口对准了陆上的叛军阵地。

    “长门”号瞄准的是被叛军占领的国会议事堂,负责测定标的的第九分队分队长长光大尉用测距仪很细心地测出,从“长门”舰到国会议事堂的距离是19000米。

    接着,加藤隆义统率的第二舰队,也在旗舰“爱宕”号巡洋舰的带领下,于27日上午9时许抵达大阪湾,开始实施警戒。

    虽然海军已经把舰队开进了东京湾,但陆军还是迟迟按兵不动。

    天皇愤怒了!

    愤怒的天皇几次将本庄繁召到跟前催问:“讨伐部队出发了吗?”

    “交上火了吗?”

    本庄繁含含糊糊地回答道:“因为居民尚未撤离……”

    未等本庄繁把话说完,天皇便厉声呵斥道:“如果陆军大臣无能为力,朕就亲率近卫师团去平定叛乱!快快备马!”

    裕仁天皇的焦急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他刚刚获悉,在弘前第八师团任大队长的秩父宫雍仁亲王,已经动身搭乘火车前往东京。

    秩父宫向来与皇道派军官们来往密切,在思想上倾向于皇道派的主张,并因此与天皇对立,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叛乱发生后,叛军已公开宣称:“秩父宫是我们的首领”。

    如果秩父宫雍仁亲王站到叛军一边,形势将会更加难以控制。

    日本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许多由天皇之弟干下的篡位之事,多得不胜枚举,例如,神武天皇的后继者绥靖天皇就是弑兄自立的。

    为了防止出现这种可怕的情况,宫内省派东京大学著名的右翼历史教授、曾给秩父宫讲过两年《日本政治史》的平泉澄,前去拦截雍仁亲王。

    平泉澄在上越线的水上车站,登上了雍仁亲王乘坐的火车,一路上他向雍仁亲王详细说明了情况,并恳求秩父宫雍仁亲王不可轻举妄动。

    秩父宫雍仁亲王神色凝重地听着,一言不发。

    当火车到达东京上野车站时,秩父宫雍仁亲王就在大批军警的“护送”下,被带入了皇宫,彻底与叛军隔离开来。

    见情势如此,秩父宫雍仁亲王只好在当天晚上,拜谒了裕仁天皇哥哥,并做出了服从天皇的保证。

    28日,在天皇的一再催促下,犹豫不决的军部终于下了镇压的决心。

    陆军参谋次长杉山元得到天皇同意,发布了《奉敕命令》,指示戒严司令官,迅速命令占据三宅坂的军官及部下撤离现场,归复各所属部队。

    奉敕命令随后正式传达给第1师团。

    戒严司令部决定29日完成镇压的准备工作,并开始讨伐叛军。

    参加镇压政变的部队,有近卫师团和第一师团各7000人,另外还从仙台和宇都宫调来了第2、第14师团所属部队6000人,总数近24000人。

    29日上午,荒木、真崎两位陆军大将,为避免叛乱部队遭到武装镇压,前往戒严司令部进行交涉,但遭到拒绝,戒严部队参谋石原莞尔,将两名大将赶出了司令部。

    在荒木、真崎两位陆军大将离开后,香椎司令官再次提出应避免“皇军自相攻击”,但杉山元参谋次长坚决不同意,要求必须按天皇敕令以武力讨伐。

    东京街头的坦克车装着高音喇叭,不停地广播着nhk著名播音员中村宣读的《告军官士兵书》。

    这份由戒严司令部发布的声明称:“现在归复原队,仍为时不晚;抵抗者全部是逆贼,射杀勿论;你们的父母兄弟在为你们成为国贼而哭泣。”

    与此同时,飞机在政变部队上空盘旋撒下了《告军官士兵书》的传单,劝诱政变部队回归营房。

    叛军此时已在严冬中坚持了3天,疲惫不堪,士气消沉。

    大部分士兵,在听到广播、拾到传单后,纷纷脱离了叛军,返回原部队。

    策动叛乱的军官见大势已去,也未加以阻拦。

    这些军官们,随后被戒严部队拘捕,被集中到陆军省大院关押。

    关押这批叛军军官的是统制派的军官冈村宁次。

    岗村宁次预想并期待着叛军军官们自尽,他已经让第一卫戍医院的护士兵,准备好了消毒药水和脱脂棉,还准备了30多口棺材。

    但叛乱军官们拒绝自尽,他们想要通过公审来“揭露军阀的阴谋”。

    陆军首脑们,吸取相泽案件公审的教训,对政变主谋实施军法审判,审判过程不公开,不设辩护律师,一审即终判。

    由于二二六事件直接威胁到了裕仁天皇的统治权,因此对叛乱军官们的处置也异乎寻常的严厉。

    此后,军法会议判处在政变中起领导作用的矶部、香田等17名军官死刑。

    让人们没想到的是,在宣判书里,一点没有提到谋杀罪,判刑的唯一根据是,这些军官犯了未经天皇批准而擅自动用皇军之罪。

    在幕后支持暴动的北一辉和西田税,以及之前砍杀永田的相泽三郎也被处死,其余的士官和士兵则被免予处分,因为他们只不过是遵从上级的命令。

    这次对政变军人惩处的严厉程度,远远超过了此前历次的处理,明显的带有彻底根除皇道派及北一辉影响的意图。

    军部上层,在寺内寿一主持下,统制派也趁机进行了大规模人事“整肃”。

    荒木、真崎和川岛陆相被解除现役,所有倾向于皇道派思想的军官,均被从陆军核心部门清除出去。

    至此,日本统制派彻底掌握了陆军实权,确立了对陆军的绝对控制。

    讽刺的是,皇道派发动政变时所积极追求的目标,军部施行独裁,国家政权组成以广田弘毅为首相的新内阁,采取法西斯化,这些在政变失败后反而得以实现。

    这不仅是因为同属法西斯派别的统制派,牢牢掌握了军部大权,而且内阁也被以新首相广田弘毅为首的文官法西斯集团所控制。

    自诩为“皇国中流砥柱”的日本陆军,最终把日本拖入了灾难。

    从上海回到日本的平冈龙一,在政变发生时,刚好不在东京,算是躲过了一劫。

    在叛变被镇压后,审问叛军军官时,才发现,作为统制派的主要成员,平冈龙一也在叛军暗杀的黑名单上。

    1936年3月5日下午,广田弘毅拜谒天皇,接受了组阁大命,主张对华强硬的寺内寿一大将,入阁任陆相。

    此后,日本法西斯右翼力量在日本陆军中不断扩张,其侵略野心亦日益膨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