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72章 上层震动

正文 第0172章 上层震动

    政变让日本上层异常震动!

    激进分子们率领的部队,对主要部门形成占据态势后,便按照预定计划,于2月26日早6时30分左右,派出第1旅团副官香田清贞大尉和村中孝次、矶部浅一大尉为代表,在陆军大臣的官邸与川岛义之进行会谈。

    这帮人,不顾他们还在娘肚子里的时候,川岛义之已经在战场上为国流血的事实,像训孙子一样的教训这位陆军大臣。

    三名进到陆相官邸参与会谈的陆军大尉,气势汹汹地并排站在陆相川岛义之的面前,逼视着这位56岁的陆军大将。

    “怎么?你们是不是也要刺杀我?!”川岛义之冷冷地问道。

    “你必须把我们的要求,即刻上奏给天皇陛下!”香田清贞大尉强硬地说。

    接着,三人齐声高呼:“天皇万岁!天皇万岁!”

    这帮人,以强硬的态度,说明此次起事之目的:

    “要求撤换惩治军内“统制派”人物;要求任命“皇道派”首领担任重要军职;要求召集在各地的“皇道派”人物入京共商善后;要求陆军大臣将起事部队进行昭和维新、忠君爱国之本意上奏天皇等。”

    在会谈过程中,门外的激进分子们,不住地高呼天皇万岁和高唱军歌。

    矶部浅一大尉是一个思想缜密又能适应环境的人,所以他在激进分子中的实际作用,等于起事部队的参谋长。

    这帮激进分子们,逼迫着川岛义之表明态度,答应他们提出的要求。

    在日本的体制中,对日本陆军的领导,正常情况下是由陆军大臣、参谋总长、教育总监三人负责。

    政变发生前,参谋总长载仁亲王因病已回到东京西南的小田原,教育总监渡边锭太郎刚被激进分子杀死,此时的陆军最高领导人,仅有川岛义之一人出面。

    川岛义之是继林铣十郎于1935年9月5日任该职,他是“皇道派”、“统制派”均可接受的人物。

    川岛义之迫于压力,接受起事部队代表的呈述,并于上午11时人宫上奏天皇,随之在宫内召开了军事参议官、三总部主要负责人、皇族代表会议,研究确定处理善后的步骤。

    下午3时20分,向起事部队下达了陆军大臣的告示,其内容为:

    (一)关于起事之宗旨,已上达天听。

    (二)承认诸子之行动,为基于体现国体之诚意。

    (三)所提显现国体之真情不甚惶恐。

    (四)各军事参议官已一致商定,依照上述宗旨实行。

    (五)其它有待圣谕。

    接着,在下午7时20分,由第1师团下令,占据樱图门外政府机关、军事机关的起事部队,即由第1联队长小藤惠大佐指挥,担任该地区之警备。

    以上这些,对起事部队来说,似乎正在向好的方面发展,而实际上,参谋本部进行镇压起事部队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

    政变事件发生时,日军参谋本部的工作,由参谋次长杉山元主持。

    对该事件,参谋本部一开始就认为这是犯上作乱,是破坏部队的指挥和无组织无纪律的行动,因而定下了武力弹压的方针。

    此时,三宅坂的参谋本部,已被起事部队占据,杉山元参谋次长知道这一情况后,即转移到紧靠皇宫北侧的宪兵司令部内办公,处理政变事件善后。

    杉山元参谋次长同意了,参谋本部作战课提出的,由作战班长冈本清福中佐一再坚持的镇压计划。

    按照计划,即刻调第1师团驻甲府的步兵第49联队,驻佐仓的步兵第57联队,驻东京东郊习志野的战车第2联队,以及驻宇都宫市第14师团的3个步兵大队等,在当天先后进入东京市内。

    接下来,参谋本部又调驻仙台的第2师团一部与14师团另一部也进入东京。

    27日上午8时20分,杉山元参谋次长面见天皇,得到镇压的许可后,便以参谋总长的名义,向近卫师团、第1师团下达了起事部队必须撤离占据机关,返回营区的命令。

    此时的裕仁天皇在宫内亦表示:“朕将亲率近卫师团以行镇压。”

    起事部队在2月28日上午9时左右,先后接到了必须返回营区的命令,因而大多数人开始紧张起来,有的主张抵抗到底,有的主张自决,但最后还是作了反击的部署。

    ……

    政变爆发时,陆军高层一直处在犹豫之中。

    政变爆发40分钟后,天皇侍从武官本庄繁大将就从副官中岛铁藏少将那里得知出事的消息,他让中岛立即给天皇的贴身侍从甘露寺受长打电话。

    甘露寺接到电话,连忙叫醒尚在睡梦中的裕仁天皇,简要汇报了局势突变的情况。

    裕仁天皇一边嘟哝说“终于还是干起来了”,一边穿上缀有四颗星的陆军大元帅军服,起身前往皇宫政务室。

    早6时,本庄繁、宫内大臣木户、内相汤浅、侍从次长广幡全都赶到皇宫,向天皇汇报情况。

    本庄已经吓得嘴唇上一丝血色都没有,他告诉裕仁天皇,首相、藏相、内大臣和侍从长等重臣都已遭到袭击,生死不明。

    听了汇报,裕仁天皇皱着眉头,气愤地说:“这是从未有过的不祥之举。要立即平息,使军队恢复正常。”

    然而,本庄繁并没有按照裕仁天皇的指示迅速镇压叛乱。

    这不仅是因为本庄繁在思想上同情叛乱军人,而且还因为他的女婿山口太一郎大尉也卷进了叛乱活动中。

    上午9时,被香田大尉扣押在陆相官邸的川岛义之陆相,在和政变军人们谈得唇焦舌敝之后,终于获准赶到皇宫觐见天皇。

    川岛义之带来了叛军的宣言书,并转达了叛军的七条要求:

    “必须恢复天皇的绝对权力;逮捕反皇道派的南次郎、小矶国昭、建川美次和宇垣一成等元凶逆臣;为威慑俄国,立即罢免林铣十郎,任命荒木贞夫为关东军司令等”。

    奏完之后,川岛义之趁势建议说:“请陛下姑念起事者系奉陛下之名,秉承统帅之意去行动,完全是一片为国尽忠的赤诚,请陛下予以谅解。”

    川岛义之的话还没说完,裕仁天皇便以盛怒的口气说:“先不论他们的精神何在,他们之所为,首先就有伤国体的精华。

    杀害朕的股肱老臣,如此残暴的军官,无论其精神如何,也不应予以任何宽恕。我绝不允许凶暴的将校胡作非为。

    要尽快将这一事件镇压下去!尽快!”

    见天皇震怒,川岛义之只好咋舌而退。

    裕仁天皇余怒未消地自语道:“陆军简直是在掐朕的脖子!”

    天皇下达的镇压命令没有立即执行,因为由陆军高级将领组成的军事参议官会议,是由荒木和真崎所操纵的。

    川岛陆相根据参议官会议的决定,先是发了《陆军大臣告示》,要求政变部队自行返营,并伪称“关于崛起之意图,已上奏陛下,承认诸君的行动是出于谋求显示国体之诚意”。

    但是叛乱者坚决要求,在产生新内阁之前不能撤兵。

    对于皇道派的叛乱,统制派的幕僚军官们,恨不得立即镇压而后快,但是由于无法直接调动部队,他们只得求助于天皇的最高权威。

    26日下午,枢密院决定由陆军宣布戒严,进行镇压,陆军虽不愿意,但还是在27日凌晨颁布了戒严令,东京警备司令官香椎浩平被委任为戒严司令官。

    此外,身在外地的第二师团长梅津美治郎和第六师团的谷寿夫、关东军副参谋长东条英机,都明确表示了坚决镇压的态度。

    <!--gen1-1-2-110-20723-252750932-1488448393-->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