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71章 元老受袭

正文 第0171章 元老受袭

    在政变的这些激进分子们的心目中,日俄战争时期的海军英雄,天皇的侍从长,铃木贯太郎是和英美勾结的的代表。

    负责刺杀铃木贯太郎的部队是由步兵第3联队的安藤辉三大尉率领,该中队出动了150人,加上机关枪中队共为204人。

    这些人,携带轻机枪5挺、重机枪4挺、步枪130多支,手枪10多支,这支部队于凌晨4时50分到达铃木的住处。

    到达指定地以后,第1小队直接闯入院内,第2小队则隐蔽在于大门两旁警戒,同时在院内及大门口各架起两挺重机枪。

    这伙政变的士兵们,在侍从长铃木贯太郎的官邸门口,遭到了卫兵的强烈抵抗,交火10分钟后才冲进房间去。

    叛军冲进去时,铃木镇静地坐在客厅的椅子上,要大家安静,并问道:“你们这样做必定是有原因的。告诉我是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你心里比我们更清楚!”安藤辉三用手枪指着铃木贯太郎回答说。

    “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我知道,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铃木贯太郎稍稍抬高声音,望着安藤辉三平静地说道。

    “一直以来,你同英美勾结,出卖我们大日本的利益,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安藤辉三用手枪点了点铃木贯太郎的头,厉声反问道。

    “我从没出卖过大日本的利益!”铃木贯太郎辩解说。

    铃木贯太郎和叛军交谈了10多分钟,见实在是谈不下去了,铃木便说:“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安藤说:“没有了,长官。”

    铃木说:“那就开枪吧。”

    上士永田走上前去,说:“为了昭和维新,请阁下做出牺牲吧。”

    说完连开三枪,其中一枪打空,一枪击中下腹,一枪擦心脏而过。

    有人要求再补上一枪,这时,见铃木夫人扑倒在丈夫身边高喊:“别再打了,对老人你们也下得去手,把我也一起打死好了!”

    由于铃木夫人是日本当代著名的教育家,还曾经是昭和天皇的保姆,是天皇视若比亲生母亲还要亲的人物,士兵们没人敢动手。

    平素就敬佩铃木贯太郎为人的安藤辉三大尉说:“太残忍了!”

    接着安藤辉三大声喊道:“统统有,向铃木阁下行举枪礼!”

    叛乱士兵们,举起手中的枪,集体向倒在血泊中的铃木贯太郎致礼。

    礼毕,安藤辉三便带队离开了铃木的官邸。

    让安藤没有想到的是,身负重伤的铃木贯太郎,在几天之后,竟然被医生从死亡线上抢救了过来。

    这次政变,日本几乎所有的元老,都遭到了袭击。

    前内大臣牧野伸显虽然已经75岁,又是明治维新时的功臣大久保利通的儿子,但激进分子们认为,他是昭和维新的死对头。

    政变发生时,牧野伸显住在位于东京西南边较远的汤河原伊藤屋旅馆。

    刺杀牧野的任务,由步兵第1联队之河野寿大尉组成的八人精干小分队前往执行。

    他们携带轻机枪3挺及步枪、手枪,于雪夜中乘两台出租汽车到达汤河原,随即在旅馆的前门、后门架上了机枪,封锁了旅馆。

    当叛军攻来时,牧野的卫士枪杀了领头的军官之河野寿大尉,接着叛军们又枪杀了牧野的卫士,然后乘势放火烧旅馆,意在迫使牧野从里面跑出来。

    牧野在20岁的外孙女吉田和子的帮助下,利用卫士抵抗所争取的时间,趁机从旅馆后门溜出。

    旅馆后面是一座峭壁,牧野伸显在外孙女吉田和子的帮助下,艰难地爬到岩石的突出部,就再也爬不动了。

    不久之后,火光照亮了峭壁,就像探照灯一样把牧野和吉田和子照得清清楚楚,山下的叛军们举起了手中的枪。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吉田和子展开她自己的和服,挡到姥爷的面前。

    政变士兵们,看到吉田和子的这种英勇姿态,便不约而同地把枪放下不打了。

    牧野伸显逃过了一劫!

    ……

    政变军人们,除了刺杀大臣外,还封锁了陆军省和参谋本部。

    日本陆军省,是陆军部队的军政机关,负责提出和实施国防政策,隶属于政府;而参谋本部则是陆军的指挥机关,负责提出用兵方案和指挥调动部队作战,隶属于日本天皇。

    陆军省和参谋本部,位于紧靠皇宫西南侧的三宅坂,陆军大臣的官邸亦在附近。

    实际上,三宅坂是陆军的中枢地区,因而在日本国内,也有把“三宅坂”作为军方的代名词,如“三宅坂”的态度,即陆军的态度,亦如“霞关”动向,即指位于三宅坂东南约1公里霞关的外务省的动向一样。

    封锁陆军省、参谋本部和包围陆相川岛义之大将官邸的,是步兵第11中队约170人,由其代理中队长丹生诚忠中尉指挥。

    第1旅团的副官香田清真大尉和安藤辉三大尉、竹岛继夫中尉,原大尉村中孝次、矶部浅一等,他们准备与陆军的机关和首脑进行联系和会谈。

    这支部队携带两挺重机枪、4挺轻机枪、150支步枪,12支手枪,并带足了弹药。

    丹生诚忠率其部队于26日晨4时20分离开步兵第1联队的营区,向陆相官邸前进,在途经溜池一带时,听到攻击首相府的枪声,于是加速步伐,于5时左右到达了陆相官邸。

    随之丹生诚忠命令,对就近的陆军省、参谋本部以及陆相官邸,进行了包围和封锁。

    他们在这些地区的大门口,架上了机枪,派出了哨兵和战斗小分队;对通向这里的各条路口均派出步哨,禁止行人通过,违者即予以开枪射击。

    同时,另一队激进分子还包围了警视厅。

    激进分子们考虑到,警视厅的警察佩有武器,而且其位置在皇宫的正门樱田门的旁边,所以他们对该地使用了约500人的队伍,携带8挺重机枪,10余挺轻机枪,数十支手枪,数百支步枪。

    这队人马除了占据警视厅外,还准备突入皇宫去。

    26日晨4时30分,步兵第3联队的第3、第7、第10中队,由野中四郎大尉率领,离开营区,5时到达警视厅前。

    随后野中四郎派出部队,封锁樱图门与法务省附近的几处通道,架起了机枪;并向三宅坂、虎之门、日比谷公园方向派出步哨,还在警视厅周围的屋顶上架起了机枪。

    激进分子们,对警视厅进行了平面和立体的包围与封锁。

    进入警视厅院内的部队,当即占领了电话总机室,切断其对外、对内的联系,并向警察们传达了起事的宗旨,要其停止行动。

    在2月26日天亮之前,激进分子们所率约1500人的部队,已经封锁和占领了皇宫西南的三宅坂、平河町、霞关一带的日本政治、军事、警察等国家权力中枢机关。

    占领几处重要设施的计划在凌晨5时前就顺利完成了。

    政变军人先是占领了赤坂的山王饭店,清空了住在这里的客人,控制了饭店的电话交换台,将此地作为政变指挥本部。

    接着,政变部队顺利的控制了陆相官邸和霞关的警视厅。

    在陆相官邸里,政变军人们要求川岛陆相出来谈判,但川岛义之以身患重感冒,需要休息为由,答应起床后再进行谈判。

    天亮之后,叛军的刺杀活动已经全部结束。

    政变军人们还占领了东京五大报纸的报社、要求各报刊登他们的《崛起宣言书》,在他们所占领的地区张贴标语,并勒令影院剧院关闭、电台停播文娱节目。

    整个东京笼罩在恐怖之中。

    <!--gen1-1-2-110-20723-252756690-1488433379-->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