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69章 两派争斗

正文 第0169章 两派争斗

    1936年是一个闰年,农历是丙子年,润三月,同时也是民国25年。

    这一年,国际、国内发生太多影响历史进程的大事。

    在反省院里的冯晨,自从得知中央红军顺利达到陕北,彻底甩掉了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心情变得特别的好。

    冯晨一直在考虑着,如何才能尽快出去。

    冯晨通过报纸,时刻关注着国际、国内的政治形势。

    1月23日,中央红军陕甘支队与陕北红军组成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东渡黄河开始东征。

    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山西的阎锡山,构筑了三道防线,实施“政治防共、民众防共”的防范红军措施。

    同时,阎锡山又在沿黄河岸边各县,成立地方武装“防共保卫团”,并依托地形划分为6个防区,严厉镇压当地民众和同情抗日的革命人士,致使不少到山西走亲戚、访朋友的无辜百姓和小商小贩,残遭杀害。

    短短数十天中,晋西沿河各县被杀害的民众达百余人之多。

    阎锡山的倒行逆施,不仅没有吓倒素有革命传统的山西人民,反而激发了山西人民企盼红军东渡黄河的强烈愿望。

    在山西地方党组织的领导下,不少民众冒着生命危险,侦察敌情,传递情报,运送枪支弹药,张贴标语、传单。

    山西境内,一些热血青年还偷偷渡过黄河,参加了红军。

    1936年2月17日,毛伟人亲自签发东征宣言,东征红军进入临战状态。

    2月20日,总部正式下达渡河命令,命令各渡河突击队:

    “先头绝对隐蔽,乘夜偷渡。以坚决、敏捷的速度奇取敌堡,割断电线,控制前进阵地及侧翼掩护阵地,以保证后续部队渡河对援敌作战之有利地位。偷渡被发觉,立即改为强渡。”

    晚8时整,战斗正式打响,红军从北起绥德的沟口、南到清涧县的河口百余里的渡口,同时发起攻击。

    徐海东指挥的红15军团作为右路军,由75师223团的40多个勇士组成渡河突击队,从清涧县王家河上船,顺着小河汊进入黄河,直扑对岸石楼县贺家凹敌军碉堡。

    经一小时激战,从河边到山脚的碉堡全被解决,贺家凹一连守军被全歼。

    接着红15军团后续部队源源渡河,直扑敌军河防司令部义牒,义牒守军望风而逃,红军追至石楼。

    同时,红1军团红2师24名勇士组成的渡河突击队,从绥德县沟口登船,突击强渡,在中阳县三交镇坪上村首先登岸,把晋军的河防撕开了一道缺口,红1军团主力相继渡河,于拂晓时分,进占三交镇,乘势扩大战果,长驱东进,进占留誉。

    阎锡山闻讯,大为惊恐,急调驻守汾阳、孝义的周原健独立二旅驰援中阳;电令驻守隰县的203旅增援石楼。

    2月25日,当独二旅进至中阳县关上村、刘家坪时,陷入红1军团的包围圈中。

    经过一夜激战,号称“满天飞”的阎锡山独二旅三千余人全部被歼。

    晋军增援石楼的203旅一营,也在隰县西北的蓬门,遭到红15军团迎头痛击,敌营长以下官兵二百余人当场被俘。

    关上、蓬门大捷,红军击溃了晋军在吕梁山区设置的中间阻碍地带,取得了进可以攻、退可以守的战略地位,红军两大主力在大麦郊地区会师。

    随后,红军领导人也随同作战部队到达,指挥红军主力,准备东进兑九峪,穿过同蒲路,开赴河北抗日前线。

    为遏止红军大举东进的势头,阎锡山急调两个纵队共8个旅的兵力,集结于汾阳、孝义、隰县地区,准备在孝义以西的兑九峪地区与红军主力决战。

    同时,阎锡山又严令同蒲路沿线晋军加强防守,日夜巡逻,将东征红军围堵于同蒲路以西的吕梁山区。

    ……

    就在红军东征,准备开赴前线抗日时,日本国内发生了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

    1936年2月25日,日本东京下了一场几十年不遇的大雪。

    洁白的雪将会被鲜血染红!

    有人冒雪向警方告密:“驻扎在东京,即将调往中国东北的陆军第一师团一些青年军官们,将要发动叛乱,刺杀内阁要员。”

    日本当局十分紧张,草木皆兵。

    首相官邸的门窗用钢条加固,并安装了直通警视厅的警报器。

    消息不是空穴来风,这是日本国内,皇道派与统制派矛盾激化的必然结果。

    日本陆军少壮派军官们,迫切要求建立军事独裁,他们主张发动政变,刺杀内阁大臣以达到这个目的,这批人被称作“皇道派”。

    “统制派”,是以被暗杀了的永田铁山为核心,他们主张在军部的统治下,不使用武力,而是通过自上而下的合法途径,进行平稳缓进的国家改革。

    统制派提出,内阁应加强对军队的统治。

    那么日本的“统制派”和“皇道派”是如何产生的呢?

    原来,由永田铁山发起,冈村宁次为首领,建川美次为顾问的日本陆军中的军人秘密团体“一夕会”,在九一八事变之后,抬出了荒木贞夫、真崎甚三郎和林铣十郎取代宇垣派阀来充当陆军首领。

    一夕会抬出的这三位将领,并不是听任一夕会控制的牵线木偶,反而在陆军里隐约形成了以荒木为首的新派系,这不是一夕会原来的宗旨。

    荒木贞夫长期从事对苏俄的工作,参加过西伯利亚远征,担任过驻苏俄武官,因而特别重视苏俄,在他看来,日俄之间一战不可避免,而时间大约应该在1936年左右。

    荒木的理由是,苏联从1933年到1937年,实行的第二个国民经济五年计划完成之后,国力将会大增,会对满洲产生巨大的威胁。

    荒木认为,现在的日本,应该在苏联的威胁形成之前,准备对苏战争,而这个时间应该是1936年左右。

    曾在德国任过武官,目睹了德国一战失败的永田铁山却不这么认为,在他的眼里,战争考验的是国家的国力和纵深,而日本的国力和纵深都不足以支持一场大战。

    永田铁山认为,如果日本真要在未来的大战中取胜,除了稳固已经得到了的满洲之外,还需进一步向中国关内扩张,以取得资源和战略纵深。

    就这样,控制着昭和军阀一夕会的两大领袖人物分道扬镳了,分成了后来被称为“统制派”和“皇道派”的两派。

    两派的分歧是,究竟是同苏俄开战还是侵占中国的华北广大地区。

    实际上,这两派在大方向上是一致的,两派在对华政策有一点不同。

    荒木贞夫和小畑敏四郎主张,作为对苏防卫的补充,应该采取对华亲善与和平的政策,这种所谓“对华亲善和平”的内容是:

    “调整日中经济关系,促使中国政府对日政策转向,设定更加广泛的亲日地区,培养具有分离倾向的亲日分子。”

    而永田铁山主张用“断固排击的态度对待抗日和抵制日货的行动”。

    两派虽然实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但永田铁山用词的强硬性铁血味更浓。

    在对英美政策上,永田铁山认为,美国对远东的经济侵略和苏俄一样必须彻底排击,但是对美作战必须在对苏作战之后进行,在此之前要尽力促使美国保持中立。

    而荒木贞夫、小畑敏四郎则认为,除了在日本的大陆政策受到美国的干涉时,确需反击之外,应该保持和英美的友好关系。

    两派之争,最终演变成血腥事件。

    1935年8月12日,日本陆军省军务局长永田铁山,被陆军中佐相泽三郎用军刀砍死在办公室里。

    永田之死,是派系斗争的恶果,但,这一些远远还没有结束!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