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66章 视死如归

正文 第0166章 视死如归

    在张学良的努力下,事情拖了将近一个月。

    就在张学良看到营救潘武阳的曙光来临时,北平特科被捕的宋林叛变了。

    宋林叛变,供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他的下线潘武阳。

    潘武阳是潜伏在张学良身边的共党特工,潘武阳曾从张学良那里取得了大量军事情报,秘密提供给共党。

    潘武阳的身份彻底暴露。

    蒋介石再次给张学良拍来电报,限令张学良立即处死潘武阳。

    张学良接到命令后,还寄希望于蒋介石开恩,迟迟没有行刑。

    此时,已经转移住处的共党特科负责人康正,正在同方晓勇、张智勇商量着,如何尽快切断所有与潘武阳之间的联系。

    “你们两个谈谈,应该采取什么办法,切断同潘武阳之间的所有关系?”康正在方晓勇、张智勇的脸上来回看了看问。

    “康正同志,我认为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尽快把潘武阳同志营救出来。”方晓勇建议说。

    “晓勇同志的建议我非常赞成,潘武阳同志潜伏在武汉剿总这两年,为鄂豫皖红军历次反围剿的胜利,做出了很大贡献,我们理应采取措施积极营救他。”张智勇说。

    “你们两位别忘了过去,现在我们党处在非常时期,我们要吸取教训!”康正阴寒着脸说。

    “康正同志,人是在变化的,我那天晚上帮潘武阳抄写情报时,从潘武阳的行动上,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他的忠诚,他这次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在为党做事。”张智勇公正地评价着潘武阳。

    “我的意见是,武汉的党组织刚刚恢复,不能因为我们的大意,再次遭受到破坏,你们要密切注意各方面的动向。”康正突然做出了一个让方晓勇、张智勇感到吃惊的决定。

    “康正同志,是否再考虑考虑……”方晓勇说。

    “晓勇同志,这件事情具体由你负责,你很明白的!”康正给方晓勇下着命令。

    “可是……”方晓勇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是什么?!这是命令!”康正口气变得异常严厉。

    离开康正那里,方晓勇的心情感觉异常痛苦和矛盾。

    康正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难道真是非常时期,需要非常的办法?

    方晓勇感到很迷茫,这个曾经在红军队伍中,作战英勇的战士,第一次体验到了做地下工作的残酷!

    这种残酷,不仅仅来自于敌人,更有来自于自己同志的不理解、不信任。

    方晓勇突然很想倾诉,很想见见冯晨。

    回到驻地,方晓勇思前想后,最终下了决心,私下里,通过反省院内部的一名内线联系到了冯晨。

    第二天,冯晨请假,在户部巷一家咖啡馆里,见到了方晓勇。

    “晓勇,有什么事情?”冯晨在方晓勇的对面坐下,直截了当地问道。

    “冯晨同志,有件事情憋在我心里,不吐不快。”方晓勇说。

    “什么事情?”冯晨望着方晓勇再次问了句。

    “按照纪律要求,我不该告诉你,不过,我信任你,所以想说出来,请你帮我指点一下迷津。”

    “晓勇,你怎么也学会啰嗦了,不该告诉我,那你就别说出来好了,我们不能违反组织纪律!”冯晨真诚地望着方晓勇说。

    “康正同志给我下达了一个我不愿意执行的命令……”方晓勇的话,虽然声音很低,但听在冯晨的耳中,犹豫一声惊雷。

    “怎么?康正亲自下达的命令?潘武阳同志在哪儿?”冯晨吃惊地问道。

    “潘武阳现在被张学良软禁在他的官邸中,我分析这是张学良变相保护他的一种办法。”方晓勇回答说。

    “潘武阳是个好同志啊,可康正同志干嘛下达这样的命令?”

    “可能康正同志认为……,武汉斗争环境复杂……”方晓勇欲言又止。

    “晓勇,那你是怎么想的?”冯晨问。

    “下级服从上级,我现在很矛盾。”方晓勇说。

    “晓勇,在一切没有弄清楚之前,轻举妄动我认为不妥,康正同志如果催逼的话,你应该让康正同志给你下达书面指令。”冯晨建议说。

    “即便有书面指令,我也难以下手。”方晓勇显得很为难。

    “还是拖一拖看看吧。”冯晨说。

    “康正同志要追究起来怎么办?”方晓勇问。

    “康正同志也许很快便会离开武汉。”冯晨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方晓勇。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冯晨同志,你要多保重!”说着话,方晓勇起身离开了咖啡馆。

    果然,在方晓勇同冯晨会面的第二天,康正离开了上海,绕道去了香港。

    康正命令方晓勇做的秘密事情,也暂时放下了了。

    ……

    南京的蒋介石一再催逼张学良,尽快处决潘武阳,张学良复电蒋介石再次请求宽恕。

    张学良在给蒋介石的电文中说:“潘武阳这个人通六国语言,很有才华,这样的人,中国还极少,理应劝化,为党国效劳。”

    蒋介石收到电报后,不为所动,又接连打来几份电报,催促之外,还斥责张学良疏于防范和执法不严,并指定由参谋长钱大钧亲自监刑。

    张学良见潘武阳难以幸免,把李天才召到官邸,商量对策。

    “唉,天才,蒋委员长今天接连发来三分电报,指定由参谋长钱大钧监刑,立即处决潘武阳,我实在是周全不了啊!”张学良叹了口气说。

    “少帅,你的心情我理解,蒋委员长指定钱大钧监刑,看来是信不过少帅啊!本来钱大钧就是委员长放在少帅身边监视你的。”李天才心情低沉地说道。

    “我要去最后见见潘武阳。”张学良道。

    李天才只有带着张学良,来到软禁潘武阳的房间。

    “武阳,委员长发脾气了,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实在无法保全你了,你还有什么身后的事要办吗?”面对潘武阳,张学良内疚地说。

    “少帅,我早做好了准备!不过,死前,我想留下些想说的话。”潘武阳说。

    张学良惋惜地看着潘武阳,点了点头同意了。

    “少帅,现在我们中华民族最大的敌人是日本,他们不仅吞并了我们的东三省,现在又把手伸向华北,你不能再跟着蒋介石打红军了。”潘武阳平静地望着张学良劝说道。

    “唉……”张学良长叹了一口气。

    “少帅,你应该联共抗日呀!”

    潘武阳的话,深深触动了张学良的心灵,张学良声音低沉地说道:“武阳,把你想说的话写下来吧,我会照顾好你的家人……”

    张学良说不下去了,摆了摆手,同李天才一道离开了房间。

    潘武阳一夜未合眼,奋笔疾书到天亮。

    放下笔,他眺望家乡的方向,那是坐落在汉江边上的一座秀丽小镇。

    此时,东方地平线上一轮红日正喷薄欲出。

    潘武阳长叹了一口气,少小离家闹革命,虽很少回去看望家乡父老,却也没给家乡父老们丢脸,只是,非常后悔自己第一次被捕时,为什么没象现在一样。

    第二天,钱大钧派司令部的宪兵,把潘武阳押向了刑场。

    年仅29岁的潘武阳,从容地走出了软禁他的张学良的官邸。

    刑场上,潘武阳非常从容、镇静,面不改色,他把双手向后一背,示意刽子手捆绑,然后,他转身,面向对准自己的枪口,视死如归。

    当冯晨从方晓勇那里得知潘武阳就义时的场景,沉默着久久没有说话……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