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64章 再次暴露

正文 第0164章 再次暴露

    张闻天提醒张国焘:“国涛同志,我们已经建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如果又出现一个联邦政府,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张国焘理直气壮地说:“红一方面军离开江西以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实际上已经不能行使职权。现在我们组建西北联邦政府,也是从实际需要出发嘛。”

    张闻天表示:“现在一、四方面军急须一致行动,不宜讨论这些引起争执的问题。”

    毛伟人听说这件事后,恼火地批评了凯丰:“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还添乱?!”

    毛想息事宁人,可张国焘却继续将事件升级。

    7月8日,张国焘主持召开红四方面军高级干部会议,他再次以凯丰的文章为例,诉说中央对他的攻击和对红四方面军政策的批评,散布对中央的不满情绪。

    张国焘以“红四方面军过去的领导和组织是否正确”为题,讲了四个问题:

    “第一,红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是正确的,没有原则上的错误,后来从川陕根据地撤出来,也是对的。

    第二,肃反路线也是正确的。

    第三,红四方面军党的领导和提拔工农干部的政策也是正确的。

    第四,西北特委对政权问题的了解是列宁主义的,成立西北联邦政府是正确的。”

    接着,张国焘又讲道:“现在有种倾向,一方面赞扬红四方面军作战英勇,一方面又批评红四方面军领导不正确。”

    最后,张国焘总结道:“中央政治局应当反对这种别有用心的企图,打击这种贬低红四方面军的错误言行。”

    张国焘的话,激起了红四方面军部分干部的怒气,他们情绪激动地要求中央政治局召集会议,听取红四方面军指战员的意见,统一认识。

    就在这天,川陕省委致电中央,不仅直接批评凯丰的文章,而且要求开展“党内反倾向斗争”,清查“红军中的***活动”。

    不等中央做出反应,第二天,川陕省委又发来关于《建议加强总司令部与军委增设常委》的电报,电报内容为:

    “依据目前情况,省委有下列建议,为统一指挥,迅速行动,进攻敌人起见,必须加强总司令部。向前同志任副总司令,昌浩同志任总政委……”

    这份电报,开创了我党历史上一个空前绝后的记录,那就是省一级的党组织要求中央改组领导层,直接拟定具体人选,并且要求速决速行,立即答复。

    中央政治局十分愤怒:“他们胆子太大了,竟然敢逼宫?!”

    宽容大度的朱总司令也诧异不已:“特立怎么搞的?玩起军阀这一套!”

    中央采取冷处理的办法,没有回复这封电报。

    同时,在两个方面军官兵之间,一些小事情,也在两军会合的欣喜消失后,突然变得十分敏感。

    有一次,博古的警卫员,提着一块牛肉找到张国焘的警卫员,希望换一些子弹,张国焘的警卫员不同意,结果双方竟然吵了起来。

    还有一次,四方面军的官兵,看见一方面军的战士开枪杀牛,不但觉得这件事浪费了子弹,而且怀疑他们杀的是不是土豪的牛。

    同时,张国焘提出了一个比杀牛敏感得多的问题:“中央红军受到的挫折,并不是像老毛说的那样,是因为蒋介石的飞机大炮厉害,而是中央的路线出了问题。”

    此时,在三路北上的部队中,由红一方面军为主组成的左路军,进展最快,已经按计划占领芦花等地,而由红四方面军为主担任的中路军和右路军仍然进展缓慢。

    7月10日,中央电促张国焘北上,提到“分路迅速北上原则,早经确定”,不应一再延迟。

    对于张国焘反复提到的人事问题,电文只原则地提到:

    “急盼兄及徐陈迅速集中指挥”。

    张国焘不满足这种纸面上的敷衍,继续按兵不动。

    此时,中央保卫局接到了胡宗南的部队占领松潘的情报。

    松潘,四川西北部川甘大道上一个重要的战略要地。

    红军之所以制定了松潘战役计划,就是根据北平特科提供的情报,想抢在胡宗南之前占领松潘,以打通北上甘南的道路,然而,胡宗南的部队先于红军占领了松潘一线。

    民党军队二十七个团,挡在了红军北上陕甘的路上,总兵力达三十万人之众。

    8月初,红军到达一个叫沙窝的地方。

    由于红一、四方面军的内部矛盾再次激化,部队只有再次停止北上继续开会。

    矛盾爆发的导火索是张闻天的一篇文章,由于张国焘仍试图促使北上的红军西进川康,由此引发了两个方面军之间的种种猜测。

    张闻天出于对红军前途的担忧,写了一篇名为《北上南下是两条路线斗争》的文章,他没想到这篇文章会招致陈昌浩发了脾气。

    陈昌浩说:“希望红军一致北上没错,何必又端出个南下来批判?将北上与南下之争上升到路线斗争的高度,其真实意图只能是想整四方面军。”

    毛伟人听说后,告诉张闻天说:“洛浦同志,现在写这样的文章没有用,张国焘仗着人多枪多不会听进去的。”

    张闻天忧心忡忡地问:“老毛,如果张国焘坚持南下怎么办呢?”

    “不可操之过急,最好一起北上。”毛伟人回答说。

    沙窝会议在一座喇嘛寺院里召开的,会议通过了《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政治形势与任务的决议》。

    决议告诫全体红军:

    “一、四方面军兄弟团结,是完成创建川陕甘苏区,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历史任务的必要条件。一切有意无意的破坏,都是对于红军有害,对于敌人有利的。”

    会议在人事安排上,中央对张国焘作了一些让步,但毛伟人坚持政治局不能人太多,因为“还有二方面军和全国白区的秘密党的组织”。

    沙窝会议召开的前一天,鉴于攻打松潘的战机已经失去,中革军委制定了《夏洮战役计划》,计划的中心意图是:

    “红军继续北上,穿越松潘草地,经阿坝进入甘南,在洮河与夏河的广大流域形成发展趋势。”

    会后,张国焘离开了沙窝,毛伟人目送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

    与毛伟人告别的还有朱总司令。

    按照《夏洮战役计划》,朱总司令将和张国焘一起指挥左路军,在与朱德分别的那一刻,毛伟人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他们两个人再相见竟然是一年以后了。

    ……

    北平特科的宋林,带着密件回到北平不久,中共北平地下市委机关遭到驻北平的宪兵三团毁灭性的破坏,20名特科成员遭到逮捕。

    宪兵三团逮捕特科成员贺善培的时候,在北平西城南千章胡同15号他的家里,搜出了大量情报材料。

    其中有份情报资料,便是潘武阳提供的武汉“剿总”所属部队番号、兵力、驻地,以及团以上主要军官姓名的原件。

    文件先是交到了宪兵三团团长蒋孝先的手上,蒋又火速报到了南京蒋介石那里。

    蒋介石很纳闷,这份文件原件,本该在潘武阳负责保管的机要组文件柜里,却跑到了北平特科成员的手里。

    张学良身边的潘武阳很可能是共党谍报人员。

    蒋介石异常震怒!

    立即急电张学良,同时还把从北平查获的密件,作为确凿证据发给张学良,要张学良把共谍潘武阳押解到南京去。

    <!--gen1-1-2-110-20723-253676056-1488094013-->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