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63章 会师大会

正文 第0163章 会师大会

    由于文件太多,黎明来临的时候,三人还是没能抄写完毕。

    “智勇同志,恐怕赶在上班前我们抄写不完。”潘武阳起身,站在窗户边看了看外面露出的一抹曙光,焦急地说。

    “是否给康正同志汇报一下,让杨青林同志在武汉再多等一天?”张智勇建议道。

    “恐怕不行,北平特科那边有急事,杨青林同志今天必须走。”潘武阳说。

    “那怎么办?还有这么多没抄写!”廖素红看了看还没抄写完毕的文件说道。

    “算了,我们不抄写了,把已经抄写好的文件,连同没有抄写的,一并送给杨青林同志,让他带走。”

    潘武阳心一横,丢下了手中的笔,开始整理着已经抄写完毕的文件。

    “武阳同志,这样不好吧,原件你让杨青林同志带走,这样容易出问题,万一剿总那边需要这些文件时怎么办?”张智勇劝说着。

    “智勇同志,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党的利益最重要,红军的命运最重要,剿总这边万一问起文件来,我可以搪塞。”

    潘武阳目光坚定地望着张智勇,在心中做出了最终决断。

    潘武阳吩咐妻子廖素红,煮了一锅面条,三人匆匆吃过,潘武阳便带着抄写好的文件,以及几份没来得急抄写的文件,去找杨青林去了。

    同杨青林在预定地点接上头,潘武阳把抄写完的文件,连同没来得及抄写的文件原件一股脑儿交给了杨青林。

    在没抄写完的文件中,有一份原件,详细印有武汉“剿总”所属部队番号、兵力、驻地,以及团以上主要军官姓名等。

    这份文件是武汉“剿总”的核心机密,只发给“剿总”长官及直属的各厅、处、组。

    潘武阳手中的这份,是他负责存档保管的。

    潘武阳知道这份文件的重要性,这份文件,有助于红军确切地掌握敌人的兵力和分布情况,只是文件太长,来不及抄写了。

    也就是这份机密文件,直接导致了潘武阳的暴露和牺牲。

    ……

    杨青林离开武汉这天,正是红一、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以北的两河口,举行会师大会的时候。

    在两河口一个叫抚边的村庄里,红军官兵搭起了一个会场。

    这个偏僻的小村庄,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场景。

    房屋上挂满了红旗,草地上搭起了讲台,讲台四周还用松枝镶嵌起一道绿色的边缘,这道绿色,令这个荒凉的小村庄顿时充满了生机。

    中央和中革军委的领导们,从小村庄步行了三里多路,到达一条小路的路口,他们要在这里迎接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

    几千名红军官兵,在他们的身后列队完毕。

    骤然间,天上下起了大雨,但所有的人都站在大雨中没有动。

    大家就这么等了许久。

    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来了!”

    放眼望去,泥泞的小路上,三十多匹高头大马,在大雨中飞奔而来,马背上是全副武装的红军战士。

    张国焘骑在一匹白色高头大马上,在卫兵们的簇拥下从雨雾中出现了。

    这是中国革命史上难以形容的重要时刻。

    红军官兵们用力地敲打着锣鼓,努力地喊着口号。

    在大雨中久候的毛伟人,扯了扯已经湿透了的灰色军衣,向着那匹白色的高头大马缓步地迎了上去。

    大雨中,张国焘的高头大马踏起的泥水,几乎溅了毛伟人一身。

    但是,当张国焘看见了毛伟人的时候,他立即飞身下马,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接着手牵着手朝着讲台走去。

    在红军官兵的欢呼之中,两个人登上了临时搭起的讲台,讲台是从藏族群众那里借来的一张桌子。

    毛伟人发表了欢迎词,张国焘发表了答谢词。

    随后,二人说笑着一起往村子里走。

    并肩行走在路上,毛伟人说:“国焘,我们到达这一带已经四天了,专门等着你来,我们好商量两军会合后的军事方针。”

    “呵呵,老毛,我从茂县到这里,也是骑了三天的马,一路上多是经过藏族聚居区,山高林密,河流湍急啊。见你们的心情很迫切呀!”

    接下来,张国焘给毛伟人描述了,他来的路上,住过一晚的一所石建的教堂。

    张国焘说:“老毛,你是不知道,这座教堂里住着一位英国传教士,特别会享受,教堂除了拥有一个很大的养蜂场和一座精致的小磨房外,这个传教士竟然还运进来了整箱的苹果洋酒,供自己享用。”

    毛伟人同张国焘并肩走在一起的瞬间,让在场的红军官兵感触很深,那个温暖的时刻给予他们的希望与信心,使他们觉得之前所付出的所有牺牲都是值得的!

    接下来,中央政治局召开了会议,史称“两河口会议”。

    会上,周副主席首先发言,他根据一、四方面军都已经离开从前的根据地,现在迫切需要建立一个新的根据地,他阐述了选择新的根据地的必要条件和今后红军的行动原则。

    周副主席强调,新根据地的选择地域,要有利于红军的作战和生存,而目前红军所处的这个地域显然不符合这个原则,应该选择向北,向川、陕、甘方向发展。

    周副主席的发言,代表了中央和中革军委的意见,主要是说给张国焘听的。

    两河口会议最后形成的决定是:

    “红军的战略方针是集中主力向北进攻,在运动战中大量消灭敌人,以创造川陕甘苏区根据地。

    为了实现这一战略方针,在战役上,必须首先集中兵力,消灭与打击胡宗南的军队,夺取松潘与控制松潘以北地区,使主力能够胜利地向甘南前进。”

    会议结束后,张国焘回到了他在抚边北端的住处,他的秘书黄超拿来了一份中央出版的《布尔什维克报》。

    黄超小心翼翼地说:“张主席,规定这份报纸,只给一方面军的干部看,不给四方面军的干部看。”

    “哦?为什么?”张国焘感到很是奇怪,随口问了句。

    “你看看报纸就知道了。”黄超把报纸递给了张国焘。

    张国焘接过报纸看了看,马上明白了,为什么黄超说,只给红一方面军的干部看了。

    报上刊登的文章,出自宣传部部长凯丰,标题是《列宁论联邦》,文章将批判的矛头直指张国焘提出的组建西北联邦政府。

    文章说,这样一个“联邦政府”在理论上是违背列宁主义的,在组织上是背离中华苏维埃政府的。

    凯丰的文章被登在《布尔什维克报》上,说明中央领导层意识到张国焘提出的“联邦政府”即使没有政治野心,名称也是令人疑窦丛生的。

    既然建立的是一个苏维埃政权,那么按照惯例,为什么不叫“川康苏维埃政府”,弄出个不明不白的“联邦政府”是什么目的呢?

    成立西北联邦政府是张国焘的主张。

    凯丰的文章刊登后,张国焘便借机生事,找到党内负总责的张闻天同志,一连提出了6个问题:

    “中央机关报发表凯丰这篇文章,用意是不是要展开关于西北联邦政府的辩论?

    这篇文章是不是根据中央的决定写的?

    如果是,为什么不等我到了抚边,让我有机会参加讨论之后,再行发表?

    又为什么我已经到了此地20个小时,还不拿一份报纸给我看?

    难道在中央机关报上可以随便批评一个政治局委员的政治主张吗?

    我已公开提到西北联邦政府这个问题,而其他同志并没有发表批评的意见,现在却在机关报上登载出来了。为什么要这样做?”

    <!--gen1-1-2-110-20723-253676513-1488072777-->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