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61章 话不投机

正文 第0161章 话不投机

    听了潘武阳介绍的经历和遭遇,冯晨陷入了深思。

    潘武阳这是为了什么?

    不被理解,不被信任,而他却一日既往地为党默默工作着,值得敬佩啊!

    潘武阳经历远远比自己所经历的曲折委屈得多,同潘武阳比,自己所受的那点委屈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过了一阵,冯晨偏过头望了眼潘武阳说:“谢谢你的信任,潘武阳同志。”

    “冯晨同志,我给你讲述这么多我的经历,就是一个意思,只要我们心里装着党,能够为党工作,就不要在乎被同志们误解。”

    “唉!武阳同志,我们做卧底的人,不仅要在敌人面前伪装,而且还要在自己的同志面前伪装,我有时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冯晨叹了口气说。

    “其实康正同志到武汉来后,一直也在审查我。”

    “我理解你的心情。”冯晨说。

    “我现在考虑的是,如何尽快得到敌人围追堵截红军的兵力调动情报。”潘武阳望了望冯晨,准备启动车子。

    “中央红军现在到达哪儿了?”冯晨问。

    “我昨天看到的战报,两大红军主力会师后,现在正在穿越川西北若尔盖地区的茫茫草地,准备与陕甘红军汇合。”潘武阳回答说。

    “忙忙草地,千里沼泽,那一带是绝地啊!”冯晨不无担忧地感叹着。

    车子再次启动,慢慢行驶后,潘武阳说:“冯晨同志,同你聊聊我的心情舒畅多了,相比之下,你的境况,比我当年的境况好多了。”

    “唉,教训啊!如果将来再遇到这样情况时,我宁愿牺牲,也绝不会向敌人自首或写下只言片语的。”冯晨感叹着说。

    “我也不会再犯那样的错误,再次回到组织的怀抱中,这就是我的新生!”潘武阳目视前方,平稳地开着车子。

    “武阳同志,我们还是要设法把张智勇同志保释出来。”冯晨说。

    “我已经给康正同志汇报过了,康正同志同意我利用武汉剿总的影响力,出面保释张智勇同志。”

    “我觉得最好是利用反省院的黄金宝同孙建仁之间的矛盾,设计,既把张智勇同志保释出来,同时也给那个孙建仁一点教训。”

    “我认为可以!”

    说着话,车子已经来到武昌徐家棚武汉剿总司令部门前。

    “冯晨同志,到我办公室里坐坐吧,我让你看看最新战报。”潘武阳把车停稳,邀请着冯晨下车。

    ……

    此后,冯晨算是同组织上接上了关系。

    虽然康正只是答应,把冯晨作为临时外围人员使用,但冯晨仍然感觉到了回到大家庭中的温暖,特别是和潘武阳有着相似的遭遇,两人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冯晨同潘武阳之间,既有同志间的友谊,又有朋友间的感情。

    在反省院里的张智勇,也彻底放下了对冯晨的敌意,有事没事,张智勇都会去冯晨那里,同冯晨一起探讨党和红军的命运,谋划着未来!

    这天上午,冯晨给犯人们授完课,又同张智勇一道来到自己的住室,二人刚刚倒了两杯茶水坐下,副院长孙建仁带着一名看守,跟了进来。

    “你们两人天天一起,鬼鬼祟祟,在密谋什么?!”孙建仁堵着房间门厉声问道。

    “孙副院长,好像这反省院里没有规定,不允许在押人员之间相互聊天说话,况且我是在帮助张智勇认真反省。”冯晨不卑不亢地顶撞着孙建仁。

    “冯晨,你不要得意!我过来就是向你们宣布,张智勇在反省院里,不思反悔,违反管理规程,决定给他加六个月反省期。”

    “什么?加六个月反省期?”冯晨反问了一句。

    “怎么?嫌少了?嫌少了可以再加几个月。”孙建仁阴阳怪气地说道。

    “是谁说要给张智勇增加刑期啊!”突然,孙建仁身后传来黄金宝的声音。

    冯晨循声朝着门外望去,看到黄金宝身后跟着一名上尉和一名看守,站在孙建仁身后。

    “孙副院长,你让开一下,我要进去宣布一道命令。”黄金宝拿腔拿调的命令着孙建仁,让他让开堵着的房门。

    孙建仁翻着脸皮看了看黄金宝,很不情愿地让开了身子。

    “接特别军事法院通知,由武汉剿总司令部李天才长官作保,从即日起,在押案犯张智勇保释,保释期间,不经同意,不得私自暂离武汉。”

    黄金宝大声念完保释通知后说:“张智勇,还不快点过来,在保释通知书上签字?!”

    听到黄金宝念着保释通知,张智勇还以为是听错了,愣愣坐在那里没有反应过来。

    “智勇,快过去签字,你被保释出去了。”旁边的冯晨催促道。

    张智勇这才明白过来,立即起身,走过去接过保释通知书,返身趴在冯晨房间的那张办公桌上,郑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张智勇,你今天便可以收拾东西离开了。”

    黄金宝接过张智勇签完字的保释通知书,顺手递给身边的那名少尉。

    打脸,这绝对是打脸行为!

    孙建仁站在那里,铁青着脸,走了不是,留下也不是。

    “保释张智勇,我怎么不清楚?昨天不是已经上报,给他延期六个月吗?”孙建仁气哼哼地问道。

    “有必要告诉你吗?”黄金宝斜着眼看了看孙建仁,反问了一句。

    “黄金宝,这反省院也不是你能一手遮天!”孙建仁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灰溜溜地离开了。

    “冯老弟,刚才潘武阳处长来电话,让我告诉你一声,等张智勇把东西收拾好以后,你把他送到剿总司令部去,李天才长官要见张智勇。”孙建仁离开后,黄金宝吩咐道。

    “多谢黄大哥,我这就去帮助张先生收拾东西。”冯晨答应着。

    ……

    冯晨简单帮着张智勇收拾完衣物用品,乘坐剿总司令部那名上尉的车子,很快来到了徐家棚剿总司令部。

    开车的上尉把车子停稳,下车后,先去办公室通报去了。

    冯晨两人站在司令部院中等待着。

    剿总司令部机要处潘武阳的办公室里,李天才正在同潘武阳商量着事情,听说冯晨、张智勇到了,二人起身迎了出来。

    “冯先生好呀!这位是李天才李将军。”来到院子里的潘武阳,给冯晨介绍着身边的李天才。

    “冯先生好!”李天才热情地伸出双手同冯晨握了握。

    “这位就是张智勇张先生。”握过手,冯晨偏过身给李天才介绍着身后的张智勇。

    “张先生好!”李天才同样热情地伸出双手握着张智勇的手说。

    “多谢李将军保释。”张智勇淡淡地回应了一句。

    “呵呵,不客气,要谢你谢谢武阳老弟,是他借我之名保释的你。”李天才毫不介意张智勇的冷淡回应。

    李天才心里明白,象自己这种曾经的共党人员,叛变后做了民党里的高官,那些共产党人心里没想法才怪,即便你为他们做了很多事情,也是一样的。

    几人寒暄着,来到楼上潘武阳的办公室。

    “张先生,不知你出来后想做点什么?能否到这里来,协助武阳处理些日常事务?”李天才坐下后,望着张智勇开门见山地问。

    “让我为民党做事,还不如我在反省院里不出来的好。”张智勇抢白了李天才一句。

    “呵呵,我只是个建议,张先生不愿意的话,就只当我没说。”李天才尴尬地笑了笑。

    “哦,既然张先生不愿意到这里来,那我找找张三洗老板,看看他那里能不能给张先生找个差事干干。”潘武阳说。

    话不投机,李天才坐了一会,便办起身告辞。

    <!--gen1-1-2-110-20723-253677302-1488037989-->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