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60章 取得信任

正文 第0160章 取得信任

    1934年1月,张学良从欧洲考察回国,被蒋介石任命为豫鄂皖三省“剿总”副司令,代行总司令职务。

    化名李天才的李渤海,担任了“剿总”政训处的少将副处长。

    李天才迎合张学良对共产党革命理论产生的兴趣,顺势把潘武阳作为马列主义学者推荐给了张学良。

    于是,潘武阳便加入了张学良的东北军。

    张学良很快喜欢上了年轻精干的潘武阳。

    潘武阳的博学和见解,让张学良折服,张学良把他从北平调到武汉徐家棚“剿总”司令部,潘武阳从此留在张学良身边工作。

    李天才在武汉“剿总”司令部里设了一个机要组,自己亲自任组长,把他信得过的人全部安插在里面。

    李天才安排潘武阳当了机要组的中校秘书,负责电讯处,这个岗位几乎可供潘武阳毫无遗漏地获取武汉“剿总”的军事情报。

    张学良对工农红军前四次反“围剿”取得的胜利感到不解,特别是他出任鄂豫皖三省“剿匪”副总司令后,从东北军抽调了八十多个团的兵力,“围剿”鄂豫皖根据地,却被徐海东领导的红25军打得落花流水。

    张学良很困惑,不论是武器还是装备,红25军都远远不如他的东北军,却让他接连吃败仗,让他的“围剿”计划一败涂地。

    张学良认为,很有必要对红军何以如此强大作一番研究,同时,他这样做,在心里也有着自己的小九九,那就是能不能联共抗日呢?

    丢失东三省,一直是张学良心中的疼,他渴盼着联系一切武装力量进行抗日,能尽早收复东三省。

    张学良内心深处很想联络红军,共同抗日。

    在这种背景下,张学良责成李天才,详细搜集有关红军的资料供他分析研究,以了解红军的内幕。

    李天才心里非常明白,潘武阳能完成这项任务。

    于是,李天才把了解红军的任务,交给了潘武阳。

    潘武阳在北平特科的支持下,组成了一个编写班子,把红军一些能公开的资料,例如武装理论、建军历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领导人物、重大事件等排成词条,按着词典的编纂体例,只用了一周时间就编写成一本小册子,取名《匪情辞通》。

    小册子编撰好以后,李天才亲自带着潘武阳,去面见张学良。

    张学良审阅了《匪情辞通》之后,感到非常满意,亲自写了序,命令印刷下发部队,他自己也随身带上一本,不时翻阅。

    潘武阳顺理成章地被李天才推荐给张学良,成为了张学良的老师。

    张学良学习马列很认真,潘武阳讲解得也很用心,张学良开口闭口称潘武阳为“老师”,当着别人的面也是如此。

    从此,潘武阳赢得了张学良的尊敬和信任。

    潘武阳在这个位置上,获得了为党工作的很多便利条件,他还借机把苏联塔斯通讯社北平分社记者、共产党员刘尊棋引荐给张学良。

    刘尊棋与潘武阳同在中共顺直省委宣传部工作过,作为苏联塔斯通讯社北平分社的记者,刘尊棋如果能顺利采访到张学良,将对促进张学良反蒋抗日非常有利。

    刘尊棋从北平赶到武汉,见到张学良的时候,潘武阳正在给张学良讲课,张学良指着身旁的潘武阳给刘尊棋介绍说:“这是我的老师,他在教我学习《资本论》。”

    “呵呵,少帅,那可是共党的圣经,你不怕中毒?”刘尊棋给张学良开着玩笑说。

    “哈哈,中毒?这种毒多中点好,对思想有好处。我看《资本论》不是毒,那是思想的补品!”张学良爽朗地笑了笑回答道。

    “那少帅可要好好感谢你思想上的营养师潘武阳先生了。”刘尊棋说。

    “那是自然的!”张学良点了点头。

    到张学良身边工作后,北平特科交给潘武阳的任务,一是争取张学良反蒋抗日,二是获取重要军事情报。

    1934年1月下旬,蒋介石镇压了与他决裂的国民革命军第19路军后,重新又集结兵力对中央苏区展开进攻。

    国共第五次“围剿”与反“围剿”开始进入决战的关键时期。

    进入10月份,红军的反“围剿”战斗愈来愈惨烈。

    为了彻底剿灭红军,蒋介石的军队向美、英、德、意等国大量借款购买武器,并聘请外国军事顾问和专家,帮助出谋划策。

    同时,蒋介石调集重兵,用于直接进攻中央苏区的兵力达到50万人,蒋介石亲自坐镇南昌行营,直接指挥第五次“围剿”。

    张学良被蒋介石任命为“剿总”副总司令。

    第五次“围剿红军”的行动中,潘武阳将“接触”到的“剿总”军事机密,源源不断地传递给北平特科,北京特科又及时电告中共中央,或者设法通过秘密交通线传到苏区。

    所以,在第五次反“围剿”初期,红军经常不失时机摆脱危险境地,转败为胜,潘武阳的情报起了很大的作用。

    但由于中共临时中央,继续推行左倾军事冒险主义,提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错误方针,致使红军连续作战近两个月,未能御敌于苏区之外,以至反“围剿”后期完全陷入被动地位。

    中央苏区红军的第五次反围剿最终失败,被迫踏上了慢慢的长征路。

    身在敌营中的潘武阳,每天看到和听到长征中的中央红军失利的消息,内心焦急万分,他一方面紧张地关注战事,一方面加紧搜集机密军事情报。

    潘武阳希望能为长征中的红军多做一些事情,多一份精准的情报,转移中的红军便少一份危险。

    潘武阳把整个身心都投入在,搜集分析敌人围追堵截红军的兵力部署上来。

    武汉剿总每天收发的大量机密军事情报,潘武阳私下都进行了备份,准备找机会交给北平特科的杨青林。

    此时,正好北平特科派杨青林专程来到武汉,秘密会见潘武阳,索要敌人的兵力部署和战役行动等机密情报。

    战事愈是紧迫,就愈凸显情报的重要性,前几次反“围剿”之所以能“用兵真如神”,起关键作用的还是情报。

    长征初期,红军屡战失利,同情报不准有很大关系,潘武阳何尝不想把“剿总”所有的机密文件作为“炮弹”,都提供给红军呢?

    杨青林此次到武汉,是北平特科新的负责人李光伟派来的,这之前,北平特科创始人吴成方、肖明和周怡等相继被调离了。

    就在杨青林到达武汉后的第二天,中央特科主要领导人康正同志,化名张三洗,秘密潜入武汉,着手恢复党在武汉的地下组织。

    康正很快同杨青林接上了头,通过杨青林,康正又和潘武阳接上了关系。

    康正全面调查了解了武汉地下党的斗争形势后,感到很担心和疑虑。

    因为康正非常清楚潘武阳的底细,对潘武阳曾经的自首和为张学良工作始终耿耿于怀,他对立场不坚定的人,有着高度的警惕。

    康正很恼火北平特科再次让潘武阳加入党组织!

    通过吴成方,康正知道,潘武阳再次加入组织,是经过伍豪首长特批的,所以康正只有接受这个既成的事实,大着胆子同潘武阳接上了关系。

    但康正很不信任潘武阳!

    可形势逼迫,武汉地下党组织必须尽快重建,敌人围追堵截红军的军事情报必须尽快拿到,康正只有忍着内心的不满,接受了潘武阳。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