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58章 同志理解

正文 第0158章 同志理解

    康正的话,问得冯晨心里生出了一股股寒意,开始见到康正时的那份喜悦,早已飞到九霄云外,额头慢慢冒着虚汗。

    “这个,我……,我正在设法营救时,谁知苏成德秘密把良才同志杀害了,杨寻真同志可以证明。”冯晨不知道怎样向康正解释才好。

    “所以,你的组织关系,暂时还不能够恢复,等待一切调查清楚后听后组织通知,今天让你过来,主要是接受组织上的审查。”

    康正淡淡地说道。

    “另外,组织上给你安排一项任务,你在反省院里,要监督张智勇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张智勇有不坚定的行为,立即给组织上汇报,这是组织在考验你!”

    “康正同志,那我今后接受谁的领导?”冯晨问。

    “在你没有恢复党组织关系前,可以作为编外人员,暂时接受潘武阳同志的领导,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潘武阳同志汇报。”

    “好的。”冯晨心里如五味杂陈,情绪低落地答应着。

    谈完事情,随着潘武阳从康正的住处出来,冯晨的情绪一直跌落到低谷。

    刚刚见到康正的一刹那间,冯晨还以为自己终于又回到了组织的怀抱,可结果,自己不仅成了一位编外人员,而且还要接受政治上的审查。

    拉开车门,坐上潘武阳的车子,冯晨说:“潘处长,送我回反省院吧。”

    潘武阳一边启动着车子,一边说:“冯晨同志,你不要有太多想法,康正同志这样做,也有他的理由,毕竟我们的组织,在这一年多来出了太多的叛徒。”

    冯晨今天第一次从潘武阳嘴里,听到同志两字,心里感到一阵温暖。

    “潘武阳同志,你也认为我是个叛徒?”冯晨偏过头望着潘武阳问。

    “冯晨同志,我虽然不了解你,但我理解你!我们做卧底的同志,为了不暴露自己,不暴露党的秘密,有太多身不由己的时候。”

    理解,潘武阳说出“理解”两字,触动了冯晨的内心,是呀,理解才是最好的认可,没有做过卧底的人,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冯晨同志,其实我也曾经在上海工作过一段时间,我有过你现在类似的遭遇,所以我非常理解你此时的心情。”

    说着话,车子慢慢朝前行驶着,行驶了一段距离,拐过一个弯道,潘武阳把车子靠在路旁一颗大树下停了下来。

    接下来,潘武阳给冯晨讲述了自己的曲折遭遇和经历。

    潘武阳比冯晨大五岁,出生在汉江边的一个风景秀丽的小村子。

    潘武阳幼年好学,16岁时,便考入湖北省立师范学校就读,在师范学校,他革命的引路人,也是他的老师肖楚女,让他第一次接触了马克思主义。

    作为进步青年学生,聪明好学的潘武阳,深得肖楚女的赏识。

    肖楚女是在恽代英的引导下,走上马克思主义道路的,他像一颗火种,把马克思主义思想首次播撒到荆楚大地上。

    在肖楚女的帮助引导下,潘武阳学习了《资本论》,开阔了自己的视野。

    一经接触,马克思主义思想便深深植入到潘武阳的头脑里,他积极投身肖楚女在师范学校领导的学潮运动。

    1925年的“五卅惨案”激起了湖北学生的极大愤怒。

    此时的潘武阳,已成长为湖北学联的骨干,作为湖北学联的代表,潘武阳积极在师范学校里,领导学运的开展,带领学生们罢课游行。

    由于表现突出,不久,潘武阳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很快又宣誓加入了共产党。

    当时正是国共第一次合作期间,基于国民革命的共同目标,共产党员可以加入民党,潘武阳与其他党员一样,也跨党加入了民党。

    此后,潘武阳受中共武汉地委书记、民党湖北党部常委董必武的派遣,回到家乡襄阳从事党务工作,身份是民党湖北省党部特派员。

    之前,肖楚女曾经在师范学校启动了建立党组织的准备工作,潘武阳在此基础上,深入群众中进行考察,从中发现那些反帝反军阀和有民主觉悟的人,吸收为民党党员,建立了鄂北第一个民党小组。

    接着,潘武阳又把这些人发展为共产党员,这批人,很快成为鄂西北共党的基础。

    1925年10月,莫斯科中山大学成立,11月份,潘武阳作为湖北选拔的学员,从上海搭乘一艘苏联的煤船,到达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中山大学的第一批学员,都是了不起的人物,潘武阳便是其中之一。

    当年,为国共两党培养了大批干部的学校只有两所,一所是黄埔军校,另一所就是莫斯科的中山大学。

    当时的中山大学,实际上是苏联共产党的一个党团组织,所以招收的共产党员多于民党党员。

    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以后,潘武阳非常刻苦努力,特别是他的俄文水平提高很快,不久即被选拔为课堂翻译,在大学里开始小有名气。

    一年后,潘武阳受聘在莫斯科中山大学担任俄文翻译。

    当斯大林在联共14次代表大会上,发起同托洛茨基分子的斗争时,中山大学里也参与了这项运动,潘武阳坚定地站在联共中央路线这边。

    1928年6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苏联莫斯科召开。

    因大革命失败后,国内白色恐怖严重,会址不得不选在莫斯科近郊,兹维尼果罗德镇的一个乡间别墅里秘密召开。

    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唯一一次在国外召开的全国代表大会。

    这次会议是潘武阳革命生涯的一个里程碑。

    出席“六大”的142名代表中,有53名是被指定参加的代表,潘武阳是其中之一。

    潘武阳既是会议代表,又兼做俄语翻译,为大会笔译和整理了很多文件和资料。

    在代表大会正式开幕前,斯大林召集部分代表和五届中央委员们谈话,6月14、15两日,布哈林又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召集“政治谈话会”,潘武阳先后为多名党的高层领导人作俄文翻译。

    潘武阳的俄语水平和工作实绩等,受到中央领导的赞赏,潘武阳由此留在莫斯科工作,担任“六大”期间,在莫斯科成立的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秘书长。

    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位于苏联境内的领导机构,是中共在共产国际设立的常驻代表团,共产国际通过该代表团指导中国革命。

    1928年年底,潘武阳奉命回国,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秘书,负责主持中宣部日常工作,并担任中央机关刊物《红旗》及《布尔什维克》的副主编,为刊物撰写了大量重要的社论及文章。

    这期间,潘武阳还参与筹建了左翼作家联盟的工作。

    《红旗》自1928年11月20日创刊,到1930年8月20日停刊,共出版了126期,潘武阳在这期间,为《红旗》撰写了大量的社论、评论、时事等论文。

    潘武阳还在《布尔什维克》、《党的生活》等刊物上发表了很多文章,有些文章长达数万字,从中不难看出他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修养和革命才华。

    特别是在李立三主持中央工作期间,潘武阳成为李立三的得力助手。

    潘武阳不但是李立三的左膀右臂,还是时任总书记向忠发的“文胆”,在担任向忠发的秘书阶段,他代向忠发起草了很多重要讲话和文件。

    正是因为担任过李立三和向忠发的秘书,这才让潘武阳后来受到了牵连。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