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57章 面对质问

正文 第0157章 面对质问

    “我可是听说,反省院的孙建仁,前段时间收了张智勇的家人500大洋,他答应人家,说是你徐长官已经答应了,在最近将保释张智勇出来。”

    冯晨趁机挑拨着徐峥和孙建仁之间的关系,这句话谁都能听明白,冯晨的意思就是,孙建仁收的500大洋送给你徐峥了。

    因为反省院在押的犯人需要保释时,必须得通过军事法院,徐峥刚好就是军事法院管这档子事情的。

    “黄院长,真有这事?”徐峥不悦地偏过头望着黄金宝问道。

    “是真的!不过,我认为这是孙建仁在打着徐长官的旗号,骗人家张智勇家的钱财!他这是想让徐长官给他背黑锅啊。”

    黄金宝立刻明白了,冯晨这是在徐峥面前,下孙建仁的烂药,便立刻添油加醋地附和着冯晨。

    “孙建仁这个王八蛋,竟敢败坏我的名声,等调查清楚后,我绝对不会饶了他!”徐峥看来是真的相信了冯晨的话。

    “徐长官,明天你就安排人去调查,人家潘武阳的父亲因为这500大洋被骗,已经气得上吊自杀了。”黄金宝见徐峥生气了,不失时机地又添了把火。

    “好!明天我就安排人到反省院去,调查属实后,让孙建仁这个王八蛋加倍把500大洋吐出来,就地免职!”徐峥狠狠地说道。

    “我看就地免职太便宜他了,应该让他在反省院里好好反省反省才对。”黄金宝似乎还不解气。

    “大家喝酒,大家喝酒,不谈这些扫兴的事情。”潘武阳端起杯子招呼着大家说。

    “好!喝酒,喝酒!”冯晨见目的已经达到,立刻端着杯子响应着。

    酒席闹到很晚才结束,在离开悦来大酒店时,张三洗把冯晨拉到一边轻声道:“冯先生,我想打听个人。”

    “谁?”冯晨问。

    “我表妹杨寻真。”张三洗说。

    “杨寻真?你是他表哥?”

    冯晨心里一惊,不知道这个张三洗打听杨寻真,究竟处于什么目的。

    “张老板,那珠宝商人杨泰祥是你什么人?”

    “哦,他是我舅父大人。”张三洗回答说。

    “张老板,你表妹深得上海社会局的吴局长赏识,干得很不错。”冯晨没弄清楚这个张三洗究竟是什么人,所以模棱两可地搪塞了句。

    “那就好,那就好!”张三洗拱了拱手说。

    ……

    回到反省院的第二天,冯晨把方晓勇写给张智勇的信转交给了他,张智勇看过信后,对待冯晨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好转。

    “看来冯先生还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张智勇依然没有称呼冯晨为同志。

    “呵呵,谢谢张先生的信任。”冯晨微微笑了笑说。

    “你说真能把我保释出去吗?”张智勇问。

    “应该没问题,阻力恐怕在副院长孙建仁那里。”冯晨说。

    “这人太可恶了,他收了我父亲送的500大洋,不仅没把我保释出去,还给我多加了六个月的刑期,我父亲就是因为这件事,才气得上吊自杀了。”张智勇愤愤地说道

    “智勇,你父亲送给孙建仁大洋时有证据吗?”冯晨问。

    “有!他当时好像给我父亲打过一张条子。”张智勇说。

    “这就好办!你尽快联系上家人,让他们把那张条子找到,交到军事法院法官徐峥手上。”冯晨吩咐道。

    “好,我今天就联系。”

    正在二人聊着的时候,一名看守走过来,对冯晨说:“冯先生,有人找你,这会在黄院长办公室等着。”

    “哦?是什么人?”冯晨问。

    “我也不清楚,穿着军服,是一名上校军官。”看守回答道。

    “智勇,你的事情我们改日再商量,我这会过去看看是谁找我。”

    说着话,冯晨随着那名看守,来到了黄金宝的办公室里。

    推开黄金宝的办公室门,冯晨见到潘武阳正坐在沙发上同黄金宝聊着。

    “噢,原来是潘长官来了。”

    冯晨同潘武阳打着招呼,心里想着,这个武汉剿总的机要处长,同自己没什么特殊交清,也就是昨晚在一起喝了场酒,他今天干嘛过来要见自己?

    潘武阳究竟是什么人?

    “冯老弟,潘处长听说你围棋下得不错,今天特地赶过来接你去剿总,陪一位长官下几盘围棋。”黄金宝给冯晨解释着潘武阳来的目的。

    “既然潘长官亲自过来了,那我恭敬不如从命。黄院长,我是否还要去给孙建仁副院长请个假?”冯晨有意刺激了一下黄金宝。

    “你放心跟着潘长官去好了,把剿总的长官陪好,什么时间回来随你便,这反省院还是我黄金宝说了算,他孙建仁算哪一门子货色?”提起孙建仁,黄金宝气不打一出生。

    “既然黄院长批准了,那我和冯先生这就走,免得让长官等急了,改天有机会我再专程接黄院长喝一杯。”

    “好说,好说!”

    潘武阳起身告辞,带着冯晨,乘上车子离开了。

    潘武阳开着车子,驶出了反省院的大门后,突然开口说:“冯先生,张三洗先生要见你。”

    “哦?我们不是去剿总下围棋吗?”冯晨心里纳闷着问了句。

    “棋还是要下的,不过我们先去见见张先生?”潘武阳说。

    “潘处长,你究竟是什么人?”冯晨疑惑地问道。

    “呵呵,你猜猜?”潘武阳微微笑着说。

    冯晨真还猜不透,这个潘武阳还有那个张三洗,究竟是个什么来头,沉默着不再说话。

    车子又行驶了一段时间,潘武阳开口说:“到时你自然就清楚我是什么人了。”

    车子很快来到汉口英租界扬子街一处四合院门前停下。

    “请吧,冯先生。”下车后,潘武阳让着冯晨走进了四合院里。

    来到客厅,只见张三洗正站在那里,细观赏着客厅中挂着的一幅字画。

    “康正同志,冯先生到了。”

    “哦,快请坐!”

    “你不是张……”冯晨楞在那里。

    “哈哈,张三洗是我的化名,我是康正。”

    “首长好!”冯晨总算反应了过来。

    “坐吧。”

    康正让着冯晨在客厅的椅子上坐下,潘武阳倒了三杯茶水放在桌子上,然后在冯晨旁边也坐了下来。

    “我在特科工作时,就比较了解你,只是工作纪律要求,我们没有见过面,我今天见你,其实也是冒着违反组织纪律才见的。”康正盯着冯晨,慢悠悠地说道。

    “首长不是撤退到中央苏区了吗?怎么又……”

    “我随中央红军转移,到达遵义后,受中央委托,到武汉来恢复这里的党组织。你的上级安志达同志,奉命到上海恢复党组织,但发现你被捕后,志达同志去了香港。”

    康正一直在观察着冯晨,始终没有称冯晨为同志,冯晨很快也意识到这一点了。

    “首长,能否把我的组织关系转到武汉来?”冯晨试探性地问道。

    “这个嘛,你现在还是民党的在押犯人,况且你还写了自首声明,这个自首声明充分说明了,你的立场有问题!”康正突然口气变得冷冷地说。

    “康正同志,我有难言之隐啊!”冯晨辩解说。

    “什么难言之隐?!”康正脸色一变,双眼透着寒光,盯着冯晨沉声问道。

    “这个……”冯晨犹豫着,差一点把伍豪同志撤退时嘱咐的话语说了出来。

    “我问你,郑良才同志是怎么被捕的?”

    “良才同志是被报警员熊国华出卖被捕的。”

    “我怎么听说,你亲自参与了审讯良才同志,有这会事情吗?”康正问。

    “有这回事情,我处在那个位置,也是迫不得已。”冯晨说。

    “良才同志那么快就被敌人杀害了,是不是因为你害怕暴露自己,这才唆使敌人迫不及待杀害他的?”

    <!--gen1-1-2-110-20723-253856014-1487896648-->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