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56章 参加酒宴

正文 第0156章 参加酒宴

    正在这时,院长黄金宝身后跟着秘书,从院子里走了过来。

    “黄院长,孙副院长说,我外出给你请假了也不行,必须他同意了才可以。”冯晨借机挑拨着说。

    “孙建仁,等你什么时候当了这里的院长以后,你再说这种话好不好?冯先生,走,跟我喝酒去,这里还是我黄某人说了算!”黄金宝面含怒容,抢白了孙建仁一句。

    “黄金宝,你不要仗势欺人!我要到上峰那里告你去!你私放共党要犯单独外出,收受在押人犯贿赂……”孙建仁开始给黄金宝扣着帽子。

    “孙建仁,别光说不练,我等着你告我!别他妈滴自己一身屎,还说别人屁股不干净!老子黄金宝怕过谁?”黄金宝没等孙建仁说完,便指着孙建仁的鼻子骂了起来。

    “黄金宝,你以为这反省院是你买下的?你不就是靠着你那个姐夫嘛?老子才不吃你那一套,别人怕你,我孙建仁把你当屌看!”孙建仁毫不示弱地同黄金宝对骂着。

    “你他妈再骂一句?!”

    黄金宝情绪激动,伸手开始从腰中掏枪,旁边的冯晨怕事态闹大,跨前一步,按住了黄金宝的手,劝说道:“院长,范不着。”

    此时,刚好司机慢慢地把车子开到了黄金宝跟前,秘书忙上前把车门打开,轻声道:“院长,我们走吧,客人还在等着呢。”

    “孙建仁,告去啊!我等着。冯先生,我们走。”黄金宝气哼哼地钻进了车子里。

    冯晨偏过头望了眼满脸通红的孙建仁,这才转身上前,紧跟着黄金宝坐进了车中。

    “个八马的,表子养的,他以为他是谁呀!”坐在副驾位置上的黄金宝,愤愤地用武汉方言骂了句。

    “院长,不要生这种小人的气,气坏身子了不好。”同冯晨并排坐在后面座位上的秘书,身子前倾劝说着。

    “冯老弟,不要理会这个孙建仁,我早晚会收拾他的!”黄金宝转过身说。

    “谢谢黄大哥关照!”冯晨客气着。

    “说什么呢,咱俩是什么关系?我姐夫可是反复交代过了,要是我把你冯老弟照顾不好,他会拿我是问的。

    “黄大哥,说起孙建仁,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他诈骗在押人犯家属钱财。”冯晨趁着黄金宝一肚子火气,趁机上着孙建仁的烂药。

    “噢?真有这事情?他诈骗谁?”黄金宝瞪大眼睛,望着冯晨问道。

    “就是那个一直不承认自己是共党的张智勇,我听张智勇说,他父亲的500大洋被孙建仁骗了,结果他父亲气的自杀了。”冯晨回答说。

    “500大洋?这么多?狗日的孙建仁太黑了吧!”黄金宝骂了一句,

    “是的,孙建仁告诉张智勇的父亲,说是拿500大洋给他,他可以把张智勇保释出去,结果他收了张智勇父亲的大洋,可根本没保释人家出去。”

    “看来不能让这个孙建仁再在反省院里当搅屎棍了啊!”黄金宝转过身去,背靠着副驾座椅椅背说道。

    说着话,车子很快来到了汉口“悦来大酒店”,车子在酒点门前的停车场缓缓停下。

    “黄大哥,今天是哪位请客呀,我参加好不好?”下车后冯晨问了一句。

    “军事法庭的徐峥,他特意让我把你带上。”黄金宝说。

    冯晨随着黄金宝来到酒店二楼,推开包厢门,见到徐峥正陪着一名军官和一个生意人模样的人,坐在沙发上聊着天。

    “呵呵,黄院长、冯先生到了,快快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两位朋友。”

    徐峥微微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同黄金宝、冯晨打着招呼。

    “这位是武汉剿总司令部机要处的潘武阳潘处长。”徐峥介绍着身边那位三十岁左右,精明强干,穿着上校军服的年轻人。

    “潘处长好!”黄金宝伸出双手热情地同潘武阳握了握。

    潘武阳同黄金宝握过手后,又伸出右手,握着冯晨的手,上下打量着问:“想必这位便是冯先生了?”

    “潘处长好,正是在下。”冯晨热情地回应着。

    “呵呵,久闻大名呀!听说冯先生是吴文雄吴局长的得力左膀右臂啊!”潘武阳笑着晃了晃冯晨的手说道。

    “呵呵,那里,那里,我这不是给我们吴局长脸上抹黑了。”冯晨不明白,这个潘武阳干嘛要提起吴文雄。

    介绍完潘武阳,徐峥这才接着给大家介绍,站在潘武阳身后的那名生意人模样的人。

    “这位是张三洗先生,古玩字画界的大老板,前段时间从上海过来的,张先生准备在汉口开一家古玩店,今后要靠大家多多关照。”

    在徐峥介绍时,冯晨偷偷打量了一眼这位张三洗先生,此人年龄大概不足三十岁,瘦长脸,戴着副眼镜,浑身透着一种说不出的精干劲。

    看来今晚是这个张老板做东了。

    大家寒暄过后,服务人员开始上菜,张三洗让着徐峥在上席位置坐下,潘武阳坐在主陪位置,其他人很快找准自己应该坐的地方坐了下来。

    果然是张三洗做东。

    酒斟满,张三洗端起杯子说:“这杯酒,感谢潘长官的引见,使张某人能够有幸结识各位长官,希望长官们多多关照。”

    张三洗的祝酒词说完,大家纷纷站起,共同把第一杯酒干了。

    接着潘武阳又带头发起喝了一杯,接下来是徐峥提议,大家喝了第三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酒桌上的气氛便慢慢热烈起来。

    张三洗刚好坐在冯晨身旁,端起酒杯,同冯晨碰了碰杯说:“冯先生,我在上海时,就听说冯先生在新声通讯社混得风生水起,可你怎么就成了共党呢?”

    “呵呵,张老板,喝酒,喝酒,我们不谈别的。”冯晨打着哈哈回应了一句。

    “呵呵,冯先生,我只是纳闷,你既然发表声明改过自新了,他们干嘛还要把你关押在反省院里改造?”这个张三洗看来对冯晨很感兴趣!

    “张老板,我发现你这个生意人对政治还挺感兴趣的。”冯晨斜视了一眼张三洗说道。

    “嘿、嘿,那里,那里,我只是好奇而已。”张三洗尴尬地笑了笑。

    正在两人小声嘀咕着,徐峥敬酒敬到冯晨跟前,徐峥端着杯子问:“冯先生,你同张老板在谈论什么,那么投机?”

    “徐长官,张老板是个好奇的人呀,他在问,为什么你把我判了两年多,押在黄院长这里接受改造。”冯晨端起杯站了起来。

    “哈哈,冯先生毕竟在上海也是名人嘛,张老板好奇不足为奇。来,我们干了这杯,如果冯先生不愿在反省院待着,住上几个月,我亲自把你开释出去。”

    说着话,徐峥同冯晨碰了碰杯子,两人把杯中酒干了。

    “徐长官,我开释不开释是个小事,我倒是想请徐长官帮个忙?不知徐长官愿意不愿意帮我?”冯晨放下空杯说道。

    “哦?帮忙?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上?”

    “只要徐长官愿意,当然能帮上了。”冯晨望着徐峥说。

    “那你快说说,究竟是什么事情?”徐峥问。

    “把反省院的张智勇保释出来,不知徐长官愿意吗?”

    冯晨此话一出口,整个酒桌上马上安静了下来,大家齐刷刷地望向冯晨。

    “冯老弟,这个嘛,你大概不清楚,这个张智勇是个死硬分子,证据确凿,可他到目前为止,始终不承认他是共党分子,你让我怎么开释?”徐峥楞了一下,盯着冯晨看了看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