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54章 外出送信

正文 第0154章 外出送信

    慢慢熟悉了,一天晚饭后,冯晨把张智勇叫到自己住的房间里,给张智勇倒了杯茶水,两人有了第一次的长谈。

    “智勇同志,你为什么说我是叛徒?”冯晨开门见山的问。

    “难道不是吗?说说,你关心我究竟处于什么目的?”张智勇还是以那种冷面孔应对。

    “是不是因为报纸上公开刊登的那篇声明,就是我被捕后写的那篇声明,让你认为我叛变了?”冯晨问道。

    “你那则公开声明,反省院里的人都知道,你那就是向敌人低头认罪的表现,是思想不坚定的最好证明!”张智勇声色俱厉的指责道。

    “智勇同志,我承认你说的对,可我写过以后,也很后悔,但我始终没有出卖我们的同志。我没有叛变!”冯晨辩解说。

    “向敌人低头同叛变有区别吗?”张智勇冷冷地反问道。

    “智勇,我不同你争论了,我今天找你来是想帮你,看能否让你早点离开这里,尽快出去好寻找党组织。”冯晨真诚的望着张智勇说。

    冯晨真诚的话语,似乎打动了张智勇,张智勇陷入了一阵沉默。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沉默了一阵,张智勇这才抬起头望着冯晨问了句。

    “时间,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理解我的。”冯晨说。

    “好吧,我可以接受你的帮助,即便你是欺骗我的,我也无所谓。”

    能尽快出去,更好地为党工作,对张智勇来说诱惑力很大。

    在两人谈话后的第三天,冯晨给犯人们授完课后,张智勇找到了他。

    “冯先生,我有封信件,想麻烦你帮我送出去一下。”张智勇把一个密封着的信封交给了冯晨。

    “哦?具体送到哪个位置?”冯晨接过信封问道。

    “前花楼街132号,凤祥银楼的王掌柜。”张志勇回答说。

    “好,我今天下午就请假出去一趟,保证及时送到。”冯晨爽快地答应着。

    其实接过信封那一刹那间,冯晨心里就明白了,这是张智勇在采取这种方式试探自己。

    看来张智勇对自己的成见很大,仍然不信任自己,冯晨心里想着。

    下午,冯晨给黄金宝请了半天假,直接来到了汉口的花楼街。

    汉口花楼街的来历还有一番说法。

    在明朝末年,武汉关、苗家码头一带的江滩边,已有小买小卖、打铁等营生者,在此集驻,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条街。

    传说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张姓的孝子,死后,街坊们感其孝行,于街头修了一个过街楼,里面供着孝子的牌位,以彰其德。

    因这座过街楼修有雕花图案的栏杆,人们遂叫这条小街为花楼街。

    直到清朝咸丰年间,在小街道的北边又发展了一条与其平行的街道,当时沿用花楼街之名,也叫做花楼街。

    市民们为了不混淆弄错起见,遂将前者冠个前字,将后者冠个后字,此后便有了前花楼与后花楼两个街名并列于市。

    前花楼接后花楼,直出歆生大路头。

    车马如梭人似织,夜深歌吹未曾休。

    这是《汉口竹枝词》中描绘的花楼街旧景。

    花楼街是当时非常繁华热闹的地方。

    冯晨来到前花楼街,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终于找到了凤祥银楼。

    冯晨迈步走进店铺,见到店铺里很热闹,男男女女们在挑选着饰品,一个年轻机灵的伙计,正在忙碌着招呼顾客们。

    “伙计,你们王掌柜在吗?”冯晨靠着柜台问道。

    “哦,先生,我们掌柜的出去了,你稍等一会。”小伙计快速地望了眼冯晨,回答了一句,然后继续忙碌着。

    冯晨见小伙计太忙,店里显得有点拥挤,只有退到店外等候。

    “呃?这不是冯先生嘛!”

    冯晨刚刚退出店外,一个特别熟悉的声音传进冯晨的耳中。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方晓勇身穿一身灰布长袍,头戴一顶黑色西瓜帽,俨然一副掌柜的模样,正惊奇地朝着冯晨跟前走来。

    “晓勇……,你这是……?”冯晨迟疑着,一脸疑问。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跟我到店里去。”方晓勇来到冯晨面前,轻声说道。

    冯晨会意,随着方晓勇,走进了凤祥银楼。

    “小李子,我带这位客人去后面看货,你在前面好好招呼客人。”方晓勇吩咐着忙碌中的小伙计。

    “好嘞,掌柜的。”小李子脆生生地答应着。

    方晓勇把冯晨带到后面一间不大的房间中,把房门关上,这才兴奋地握着冯晨的双手,激动地说:“冯晨同志,没想到在这里会见到你。”

    “晓勇同志,你就是这里的王掌柜?”冯晨问道。

    “是的。”

    “反省院里关押着的张智勇同志你认识?”

    “认识,我从上海脱险后,联系不上组织,便回到武汉来,同武汉的党组织接上关系以后,上级安排我一直在设法营救他。”

    “你们打算用什么方法营救?”冯晨问。

    “收买军事法庭的法官和反省院的黄金宝,可是组织上经费紧张呀。”方晓勇说。

    “我同反省院的黄金宝关系不错,他这一关我负责,关键是张智勇同志要配合我,可他一直对我有误解。”

    “是因为报纸上那篇公开声明吧?”方晓勇问道。

    “是的,那篇声明中只是说了拥蒋抗日,其他什么也没说啊!”冯晨后悔中又赶到非常委屈。

    “冯晨同志,我非常理解你!上海的斗争环境太复杂了,其他同志不了解上海的斗争形势,有误解很正常。”方晓勇用非常信任的眼神,真诚地望着冯晨说。

    “晓勇,谢谢你的理解!你那次是如何脱险的?”

    方晓勇慢慢讲述了他在上海脱险的经过。

    “那天,在巨赖达路上的特科秘密驻地,我刚刚擦拭完手枪,赵宣、梦华庭和其他几名红队员,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转移。

    这时,叛徒张阿四带着十几名特务闯了进来,我来不及多想,立即把子弹推上膛,甩手两枪,把前面带路的叛徒张阿四击毙。

    接着我又击毙了两名特务,准备掩护赵宣、梦华庭他们撤退,可是冲进来的特务实在太多了,我招架不住,便从旁边的窗户跳了出去。

    在跳窗户的过程中,我的胳膊中了一枪。

    我没敢停留,忍着痛疼,准备赶过去给邝队长报信,可当我到达邝队长住着的凤祥银楼附近时,看到大队的巡捕和特务们,正押着邝队长上车。

    我只有强忍着内心的冲动,快速离开了现场。

    离开现场后,我通过红队以前的关系,找到青帮的一个熟人,在他家里住了一天,通过他的帮助,我这才逃出了上海。

    青帮的那位朋友,联系了一艘到武汉的货船,我乘坐货船,来到了武汉,联系上了之前鄂豫皖分居在武汉设的一个秘密交通站,这才在武汉住了下来,秘密疗伤。

    年初,特科的康正同志从上海来到武汉,负责恢复武汉的党组织,康正同志秘密接见了我,通过组织上严格审查,我这才恢复了组织关系,化名王强,负责这个交通站的工作。”

    “晓勇同志,红队被破坏我有一定责任啊!我提前一天就得到了消息,可是始终无法联系到你们,我还私下找到蔡淑厚同志,他也联系不上你们。”冯晨内疚地说道。

    “冯晨同志,你不要内疚,那段时间红队切断了所有对外联系的方式,事发突然,最主要是内部出了叛徒。”方晓勇劝说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