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53章 同志误解

正文 第0153章 同志误解

    王亚樵处理完同丁香叶之间的感情纠葛,送走丁香叶以后,把亲信华英豪、孙凤鸣召集到一起,商量着如何给戴笠以痛击。

    “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我们商量一下,是否杀回上海去,戴笠把我们逼到香港这里来,可他还不罢手,你们说说该怎么办?”王亚樵首先开口道。

    “九哥,我认为现在杀回上海还不是时机。”华英豪说。

    “华哥说的对。”孙凤鸣附和道。

    “照你们二位的意见,我们只有蜗居在香港,等着戴笠来追杀我们?!”王亚樵在华英豪、孙凤鸣的脸上,来回望了望问道。

    “九哥,前两天我在尖沙咀那里,遇到共党特科负责人安志达,在一起聊了会,不如我们找到安志达,投奔共党也是个出路。”华英豪建议说。

    “哦?安志达在香港?”王亚樵问。

    “是的,九哥觉得我的这个建议怎么样?”

    “英豪啊!不是我王亚樵不愿意投奔共党,只是不给戴笠点颜色看看,我心中咽不下这口气呀!况且现在共党不也是被老蒋追得疲于奔命吗?”

    “九哥,干脆我和华哥到南京去,把老蒋暗杀了,然后我们再一起投奔共党!”孙凤鸣豪气冲天地说道。

    “想暗杀老蒋,必须要有内应,最近干社的冯晨怎么样了?”王亚樵看起来非常赞同孙凤鸣的想法。

    “九哥没看报纸?冯晨受远东情报局的案子牵连,已经被捕判刑,现在在湖北反省院接受改造。”华英豪说。

    “什么?冯晨是共党?”王亚樵问。

    “这个倒不是很清楚,不过,他是共党也不奇怪。”华英豪说。

    “英豪,你能否联系上安志达,让他协助我们,潜回南京,伺机刺杀老蒋怎么样?在对付老蒋这方面,我们应该同共党是一致的。”王亚樵看了看华英豪,做出了决定。

    “九哥,你目标过大,要是去南京的话,还是我同凤鸣老弟过去,可我们不放心把你和嫂夫人丢在香港。”华英豪说。

    “没事,你和凤鸣这几天准备一下,马上赶到南京去,最好在民党召开四届六中全会时下手!”王亚樵吩咐道。

    “这次我们一定要计划好,把各种细节都考虑到,争取一举成功!”孙凤鸣说。

    “好,就这样定下来!”王亚樵一锤定音。

    接下来,三个人又详细商定了,潜回南京的详细计划,采取什么方法隐蔽身份,用什么手段刺杀等等细节。

    ……

    冯晨在湖北反省院里的日子过得很是逍遥,他根本不像一个接受反省改造的犯人,倒是像一个反省院的名义院长。

    院长黄金宝,隔三差五地带着冯晨,在武汉各大酒店里吃喝玩乐。

    冯晨行动上非常自由,可以读书,看报,打球,也可以写作,还可以请假外出办事。

    黄金宝唯一给冯晨的附加条件是,为反省院当局办一本名为《改过》的刊物,帮助反省院实施“感化”犯人的教育。

    每个星期,冯晨还会给犯人们讲一堂课。

    在给犯人上课的时候,冯晨认真了一名很特别的犯人。

    这名犯人叫张智勇。

    冯晨年龄比张智勇只大一个多月,认识张智勇时,年轻轻的他竟然骨瘦如柴。

    冯晨一直纳闷着,反省院的生活还说得过去呀,这人怎么瘦成这样?

    冯晨感到特别好奇,想要弄明白里面的原委。

    这天给犯人们上完课,冯晨特意把张智勇喊到了一边。

    “张先生,我想同你聊聊,不知你愿意吗?”冯晨开门见山地问道。

    “有什么好聊的?可耻的叛徒!”张智勇冷冷地回敬了一句。

    “这么说来,张先生认识我?”冯晨不气不恼地接着问道。

    “哼!”

    张智勇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越是这样,冯晨对这个张智勇便越发好奇。

    通过黄金宝,冯晨查阅了张智勇到反省院来的原因。

    这个张智勇幼年读私塾,1926年在家乡汉阳县参加革命,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7年大革命失败,张智勇中断与组织联系。

    翌年,在武昌先后入张楚中学、群化中学读书。

    1928年2月在湖北省立十二中读书,接上组织关系,7月转为正式党员。

    当年秋季,张智勇考入武昌艺专文科班,并负责武汉青年反帝大同盟的工作。

    1930年2月张智勇又考入湖北乡村师范,任中共武昌区委宣传委员、武昌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次年3月毕业赴襄阳任教,秘密从事党组织的发展工作。

    1931年初,党组织派张智勇在湖北襄樊县,开辟鄂西北白区党的工作。

    4月份,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党在武汉的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主要负责人都撤离了武汉,至使张智勇再度与组织失去联系。

    然而,张智勇没有消沉,他毅然离开小学教员的职位,返回武汉,联络了30多人,自行组成“武汉左翼青年联盟”,并在内部宣布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同时,张智勇发起创办半秘密刊物“江天”,起草“武汉左翼青年联盟”宣言,四处散发、邮寄,他希望在继续宣传革命的同时,通过此种方式寻找到党组织。

    1932年夏,张智勇终于接到远在上海的党中央的通知,命他到上海去接组织关系。

    这次赴沪,张智勇肩负着重新建立武汉党组织的使命,因此,格外小心。

    抵达上海后,张智勇听说规定的两个联系地点情况复杂,所以没有贸然接头。

    他转而与中共江苏省委取得了联系。

    张智勇通过江苏省委设法转信给党中央,让自己先由江苏省委恢复组织关系,并根据省委安排,参加上海沪中区委的宣传工作,负责联系几个工厂的工人通讯员,与印刷厂和铁工厂的党员接洽。

    1932年9月初,张智勇接到党中央通知,经短期培训后,被任命为中共武汉特委委员兼青年团湖北省委书记,返回武汉,主持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指导学生运动。

    返回武汉的张智勇,迅速在湖北发展起一批党员。

    与此同时,张智勇在武汉建立起多个党支部,并领导武汉的教员、师范学生,开展了罢课索薪游行活动。

    正当工作开展的方兴未艾,并向农村延伸时,情势突变,中共武汉特委书记叛变了,张智勇被出卖,遭到民党当局逮捕。

    被逮捕后,张智勇从看守自己的守卫嘴中,套出了自己被捕的原因,他设法用暗语将消息传出,让有关人员及时转移,防止了党组织的进一步损失。

    在接受审讯时,张智勇坚决不承认自己的共党身份,加上证据不足,没办法,当局以共党嫌疑的身份判处张智勇七年徒刑。

    张智勇经历过大革命失败后的白色恐怖,目睹了大批革命志士在敌人的屠刀下大义凛然,英勇不屈的气节,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在宪兵监狱里,张智勇同敌人斗智斗勇,他利用刑事犯来整治叛徒,参加绝食斗争,以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编写、抄录诗文,在难友中秘密传诵。

    最后监狱方实在没办法,这才把张智勇送到反省院来。

    这些,是冯晨以后取得张智勇的信任后,张智勇慢慢告诉他的。

    知道张智勇是自己的同志后,冯晨心里别提有多开心,有种见到家人的感觉。

    虽然张智勇期初对他很冷漠,但冯晨一如既往地接触、关心他。

    冯晨通过反省院院长黄金宝的关系,让张智勇得到了一些特别的照顾。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