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52章 露水夫妻

正文 第0152章 露水夫妻

    进入客厅后,在王亚樵一双犀利的眼神逼视下,丁香叶神情自若。

    丁香叶大大方方地在客厅中坐下说道:“都说王先生怜香惜玉,枪口从来不对着女人,想不到竟为虚言!”

    “我的枪从来不杀女人!”王亚樵冷冷地说。

    “哈哈,不杀?我今天将贵太太送回,王先生不图恩报,反而一上来就用枪口逼视迎接我,哪还有一点铮铮大丈夫的气概?!”丁香叶讥笑着说道。

    王亚樵楞了楞神,怒目而视,再次厉言问道:“快说,是谁绑架了我妻子?”

    “王先生那么多仇人,我哪儿知道。难道我把你妻子送回来,是我送错了吗?”丁香叶轻松自如地把皮球踢给了王亚樵,一双媚眼望着王亚樵反问道。

    “是不是戴笠的人?”王亚樵问。

    “这不是明摆着吗?还用我说出来?”

    丁香叶不愧是谍海老手,她不露声色地便达到了此行的目的。

    王亚樵脸色稍微和缓下来,望着丁香叶,不解地问:“那么你为什么要救她?”

    丁香叶从随身挎包里抽出一张报纸,扬了扬,回答说:“钱,王先生不是登报声明,愿以全部资产悬赏吗?”

    “哈哈,丁小姐,我的全部资产就这一条命,别的一无所有,你要就拿去吧。”王亚樵大笑着,拍了拍胸口说。

    “哦?王先生的命我岂敢索取,不过这可是在好多女人眼里的无价之宝呀。”丁香叶故作姿态,卖弄风情地说。

    “丁小姐,我还是不相信,你会无缘无故把我妻子送回,快说,你到底想干什么?”王亚樵狐疑地望着丁香叶再次问道。

    “呵呵,还是钱,你拿出两万大洋,各走各的路。如果没钱,押个东西也行,免得污了你王亚樵的威名,让世人嗤笑你!”丁香叶娇笑了两声,妩媚的双眼逼视着王亚樵。

    “丁小姐说押什么?只要我有,一定毫不吝啬!”王亚樵豪爽地答应着。

    “那就请王先生写个欠条,权作借据,日后你有钱时再赎,如何?”

    王亚樵诧异了一下,心里想,这个女人一会儿骚首弄姿,妩媚妖艳;一会儿声言色厉,面露凶相,实属罕见。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王九光目前正是艰难之时,手头并不宽绰,欠下丁小姐大洋两万,立据为凭,他日筹措完毕,如数交还。不知丁小姐是否首肯?”

    “哈、哈、哈!”

    丁香叶大笑起来,笑得浑身颤动,胸前的两座山峰上下起伏着,这笑声笑得王亚樵的头皮一阵发麻。

    “都说你王亚樵一世好汉,我看也不过如此!”笑过,丁香叶指着王亚樵说道。

    “丁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王亚樵感到莫名其妙。

    “我看你王亚樵也就是骁勇加无赖罢了!”丁香叶说。

    “丁小姐为何这样认为?”王亚樵诧异地望着丁香叶问道。

    “实话告诉你吧,我救尊夫人并非为钱,我完全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丁香叶口气中露出女人少有的豪气。

    “我丁香叶虽在满洲任过伪职,但我毕竟是中国人。况且日本人杀了我妹妹,我早已参加了东北抗日义勇军,这次到香港来,偶尔得知贵太太有难,这才顺助一臂之力而已。”

    “此言当真?”

    “句句是实。”

    王亚樵这才从开始的警惕中转为惊喜,继而又转为困惑。

    眼前的这个女人,一会儿妩媚动人,口齿伶俐,一会儿又冷若冰霜,且处变不惊,能言善辩,实在是个谜。

    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真的是东北抗日义勇军的人吗?

    王亚樵在迷惑中尚未理清思路,丁香叶却已经起身告辞而去。

    不过,几天后丁香叶又来了。

    这次来,丁香叶与王亚樵之间就像久违的熟人。

    丁香叶也毫不避讳王亚瑛,她同王亚樵海阔天空地闲谈,发展到漫步在河旁柳下,继而留连于歌厅舞池。

    王亚樵虽然是一个职业杀手,然而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并非铁石心肠,冷血硬汉,而是风情万种,侠骨柔肠。

    在王亚樵的一生中,同一桩桩轰动事件相提并论的是一件件风流韵事。

    王亚樵最喜欢不同凡俗的女子,丁香叶的独特性格,奇异经历,加之她的柔姿媚态,使王亚樵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渐渐他们之间打得火热,在丁香叶有意的撩拨下,王亚樵把腰间的那把手枪终于转移到了枕下。

    终于,在一个瓢泼大雨的夜晚,在丁香叶的住处,他们二人终于共枕同寝了。

    王亚樵以杀场的骁勇,在这个难忘的夜晚,任凭一股难以名状的激情一泻而快!

    在丁香叶的身上,王亚樵仿佛找回了自己的勇武和自信。

    一年来,精神颓萎、消沉低落的王亚樵,在与丁香叶的亲昵相拥中,在与丁香叶的耳鬓厮磨中,终于得到了莫大的慰藉。

    王亚樵沉溺丁香叶的美色,令妻子王亚瑛和他的部下们十分担心。

    大家纷纷劝说王亚樵远离丁香叶。

    可王亚樵此时已心无旁鹜,他完全痴迷了,他舍不得丁香叶的妩媚娇柔,更舍不得丁香叶的善解人意,谁的话他都听不进去。

    实在没办法,王亚瑛把华英豪找来,让华英豪好好劝劝沉沦女色中的王亚樵。

    “九哥,我详细调查过了,这个丁香叶是个汉奸,她在为关东军情报机构服务。”华英豪小心翼翼地劝说着。

    “不!她不是汉奸,她是抗日义勇军的人,她的身子是干净的,我睡她无恙!她要真是汉奸的话,她的身子是可耻的,我睡她也无罪!”王亚樵强词夺理。

    “九哥……”华英豪不知道再怎么劝下去。

    此后,华英豪终于掌握了丁香叶在香港不断同日特机关联系的情况,他更加为王亚樵担心,他同几位王亚樵的心腹商议后,决计杀掉丁香叶。

    王亚樵知道后冷静地说:“英豪,还是我亲自来处理吧。”

    一日,王亚樵约丁香叶,开车去郊外尖沙嘴散心。

    车子行至一荒芜的山岗前,王亚樵下车移步,丁香叶紧随其后。

    两人行走了好远,王亚樵默然无语。

    丁香叶好生纳闷,正要上前探明究竟。

    王亚樵突然转过身来,双眼注视着丁香叶良久,最后怅然叹了口气说道:“丁小姐,你我孽缘已尽,你走吧,再留下来,恐你性命难保。”

    丁香叶大惊,知道事已败露,既如此,也没有再隐藏的必要。

    她随之镇静了一下心情,将她受命于日本关东军情报机关的内幕娓娓道来,丝毫没有一点保留。

    最后丁香叶说:“我的任务是刺杀你,只是我没有动手罢了!有句老话说的好,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下不了这个手。”

    “不要再说这些了,你我本来无冤无仇,各为其主,情场和杀场是两码事情。”王亚樵摆摆手说。

    接着,王亚樵掏出一支手枪,递给了丁香叶,嘱咐道:“我们虽为露水夫妻,但毕竟也算夫妻一场,前面路途遥远,山高水流,风云莫测,这把枪,你留着防身并作个纪念吧。”

    丁香叶热泪长流,猛然扑过去抱住王亚樵,伏在他的肩头痛哭。

    丁香叶哭了一阵,抬起头,用泪眼同王亚樵相视良久,最后依依不舍地分手而去。

    一年后,丁香叶在南京横遭车祸,死于非命。

    有人说是日本特务机务对其惩处,有人说是戴笠对这个女间谍的制裁。

    王亚樵闻之很是伤心了一段时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