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51章 烫手山芋

正文 第0151章 烫手山芋

    可是,让赵理君作梦也没有想到,王亚樵是那么沉得住气!

    在自己的老婆成为人质以后,王亚樵非但没有像赵理君想象的那样,采取鲁莽过激的营救行动。

    王亚樵并没有向关押王亚瑛的地方扑来。

    难道是王亚樵害怕了?想丢下王亚瑛不管?

    不可能,王亚樵不是这样的人,否则他就不是王亚樵了。

    那王亚樵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是不是不清楚王亚瑛的关押地方?

    王亚樵越是不动,赵理君越是感觉到害怕!

    正在赵理君纳闷着,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名手下,手中拿着份《申报》,匆匆忙忙走了进来。

    “赵长官,你看看,王亚樵在报上登载声明了!”

    “声明?我看看!”

    赵理君接过报纸,看了眼王亚樵登载的声明,顿时胆战心惊起来。

    赵理君从王亚樵声明的语气中,已经看出来,王亚樵此刻对他的劫持行为洞若观火,声明中透出的杀机,尤其让赵理君心里万分害怕。

    他清楚王亚樵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他也知道王亚樵决不会主动送上门来,让他当场击毙。

    那么,绑架到手的王亚瑛此时就成了累赘。

    赵理君放也不是,杀又不敢,真有点手捧刺猬无法脱身了。

    撕票?!

    一个念头在赵理君的脑海中闪现。

    万万不能!

    念头刚一闪现,赵理君便马上否定了。

    把王亚瑛撕票了,后果会不堪设想,王亚樵绝对会报复的,甚至会报复戴笠,会杀他赵理君的全家。

    想起王亚樵的斧头帮在上海大杀大砍的往事,赵理君不禁心乱如麻。

    真是骑虎难下啊!

    到底该怎么办?

    放了她!

    可又不甘心,赵理君不由得在心里暗暗骂起黑龙会的松本太郎来。

    “杂种!”

    “狗日的日本人太狡猾了。”

    就在赵理君无计可施之时,手下那些参与绑架王亚瑛的人,在看到王亚樵报上登出的声明后,也都纷纷站出来给赵理君施加压力。

    这些特务们也都很担心,害怕自己的家眷将来会遭到王亚樵的暗杀,王亚樵是个说得到做得到的人,委员长他都干刺杀,何况小喽啰。

    由于这种恐慌的心理,所有特务们都不敢伤害王亚瑛,相反,对她礼敬有加。

    赵理君见此景况,在特务们的恐惧中不得不采取妥协态度,他下了狠心说:“放人!快放人,我们总不至于为了几个赏金就为自己惹下杀身之祸吧!”

    “赵长官,我觉得这样放了王亚瑛也不好,这个馊主意是松本太郎出的,不如我们把王亚瑛交给松本处理。”一名特务建议道。

    “也好!就让松本去处理这个烫手山芋吧。”

    决定后,赵理君带着份报纸,来到黑龙会香港分部,见到了松本太郎。

    “松本先生,看来你的主意不好使啊!”

    说着话,赵理君把手中的报纸递给了松本太郎。

    松本太郎接过报纸,看也不看,把报纸丢在茶几上说:“赵先生,看来你们是被王亚樵的声明吓到了,既然你们害怕,就把王亚瑛押到我们这里吧。”

    “押到你们这里?”

    “对!你们怕这个王亚樵,我们大日本不怕!”

    见松本太郎没有推辞,赵理君如释重负,立即返回,安排人把王亚瑛送到黑龙会。

    ……

    几日后,一辆黑色雪佛莱轿车,在太平山王亚樵的寓所门前嘎然而停。

    车门打开,妻子王亚瑛从天而降。

    王亚樵惊喜异常,兴奋得不能自抑。

    但他把目光投向随车送妻子王亚瑛回来的女人时,不禁愕然半晌。

    这是一张娇嫣妩媚的面孔。

    似曾相识!

    这个女人王亚樵还真见过,只是他想不起来了。

    这女人叫丁香叶。

    那是“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要求“国联”派员调查日本侵华真相,以期“国联”出面干预,从而遏制日本日益显露的扩张野心。

    1932年,英国爵士李顿受命出任团长,率“国联”代表团来华调查。

    这个李顿“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不调查中国领土被日本占情况,却“调查”起中国的名山大川、名妓歌星来。

    他一路寻花问柳,极尽***乐此不疲。

    为投其所好,伪满州国很快派出妖治的丁香叶充任李顿的翻译,时刻跟随在李顿左右。

    丁香叶身兼二职,除了任翻译,还拱李顿玩乐。

    丁香叶其实是化名,她原名叫宋瑞蕊,其父是满清旧臣,后来在伪满军队任职。

    丁香叶天生丽质,肌肤如雪,有“雪美人”之称。

    她16岁进入伪满内宫,后被送往英、俄留学,成为日伪高级间谍。

    丁香叶受命以翻译为掩护,前来监视“国联”调查团的行动,并诱使调查团作出对日本有利的结论,以使日本侵略中国“合法化”。

    丁香叶以其姿色和媚态,白日陪伴李顿游览,夜晚慰其身心,床笫之间,丧尽国格,竭力贬低中国,吹捧日本。

    李顿初见丁香叶即魂不守舍,对她的话更是言听计从,一切调查活动安排,全凭着丁香叶的安排。

    在丁香叶的刻意安排下,于是李顿在装模作样,调查中国一番后,在沈阳大放厥词:“东北原是满洲国,历来不属于中国版图,况且中国人的奴性根深蒂固,让日本人帮助治理也许会更好些……。”

    国民政府和国民们充满信心期待的国联调查,竟是这样一通强盗逻辑!

    于是国人被激怒了,群起而声讨,集会抗议。

    王亚樵听闻之后,更是怒不可遏,他拍案而起,厉声说道:“世界上只有强权,没有公理,只有诉诸武力,锄杀李顿!”

    于是在上海戒备森严的华懋饭店,响起了射向李顿的枪声。

    当时陪同在李顿左右的翻译,便是丁香叶这个女人。

    如今丁香叶奇迹般地站在王亚樵的面前,王亚樵本能地掏出手枪,把枪口紧紧地逼着这位不速之客。

    “你是什么人?我妻子怎么会在你的手上?”王亚樵怒目逼问着。

    “哈哈,王先生,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你应该感谢我把你的爱妻送回来才对!”丁香叶娇声笑着,露出满口雪白的牙齿,妩媚地望着王亚樵回答道。

    “九哥,绑架我的是戴笠的手下赵理君,根本不干丁小姐的事。”王亚瑛开口劝解着。

    “丁小姐,请!”

    见王亚瑛出面阻止,说明原委,王亚樵这才把枪收起,伸手让着丁香叶走进公寓里。

    原来赵理君把王亚瑛押到黑龙会以后,松本太郎的目的是打算继续用王亚瑛做诱饵,引王亚樵上钩,报上海虹口公园白川大将被炸身死之仇。

    不想松本太郎弄巧成拙,不仅没有受到嘉奖,而且他的鲁莽的行为,很快便遭到日军驻满洲谍报机关本部土肥原贤二的强烈斥责。

    因为日军情报部门非常清楚,此时的蒋介石正在全力追剿长征中的红军,日本希望红军与蒋介石自相争斗,两败俱伤,这样他们才好从中渔利。

    在此关键时刻,日本关东军本部,唯恐松本太郎绑架王亚瑛的愚蠢行为,激怒了王亚樵,引起中国人的公愤,从而影响到他们坐观虎斗,从中渔利的目的。

    为了弥补松本太郎的错误,日军关东军谍报机关,专门将丁香叶从东北调往香港,处理这件事情。

    丁香叶到达香港后,立即决定将王亚瑛送回,以图通过此举接近、操纵王亚瑛。

    通过王亚瑛再接近王亚樵,伺机刺杀王亚樵。

    这是丁香叶提前设好的圈套!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