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49章 案子了结

正文 第0149章 案子了结

    安志达没敢在上海多留,匆匆同杨寻真见了一面,立即离开上海,返回香港,通过香港的地下组织,把上海的情况及时上报给了中央。

    此时,轰动一时的远东情报局案子,在武汉湖北高等法院开庭审判。

    由于华尔顿被捕后一直闭口不言,复兴社的一帮特务们,没有取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开庭时,只有靠证人陆海防出庭作证。

    开庭这天,旁听席上坐满了各大媒体的记者。

    因为华尔顿不开口,成为各界异常关注的焦点。

    开庭时,华尔顿先被押到被告席上,接着法官传讯证人陆海防。

    当华尔敦一见到沈醉押着陆海防走向法庭,便怒不可遏地第一次在法庭上开口,大声用英语骂了陆海防一声:

    “叛徒!”

    陆海防不敢望华尔顿,此时他连站都站立不住,两腿发软跪在地上。

    “陆海防,快起来,到证人席上去!”

    沈醉使劲拉着陆海防的胳膊,想让他站立起来。

    可是,陆海防就像一团烂泥,始终卧在地上不起。

    “陆海防,你是怎么回事?赶快起来,法官要向你问话!”

    沈醉没办法,只有从背后抱着陆海防,想把他架起来,但是陆海防就是不起来。

    “沈……沈长官,你让我作证,还不如把我枪毙了吧!”陆海防哆嗦着哀求道。

    “混蛋,你就这么点胆子?!”

    沈醉踢了一脚陆海防,只有得把他带了下去。

    在证人无法作证的情况下,审判匆匆结束。

    华尔敦虽没有任何证据与供词,但因他在法庭上骂了陆海防一声“叛徒”,就凭这两个字,法官证实他是共党。

    最终,法院判处华尔顿有期徒刑十五年。

    判决结束,在把华尔顿押解回上海的途中,复兴社的特务们都非常好奇地看着他,看他究竟讲不讲话。

    可是华尔顿一上轮船,便和懂英语的几个特务们随便聊了起来。

    “华尔顿先生,我们审讯你时,你为什么不讲话?”沈醉好奇地用英语问道。

    “呵呵,沈先生,你说说,我们共产党人,如果在你们审讯时去作解释,这是不是一种祈求你们饶恕的懦弱表现?”

    华尔顿微笑着,望着沈醉,摊开双手反问着。

    “噢?原来华尔顿先生知道我姓什么?”

    “我当然知道,你沈醉,还有戴笠、王新衡,我都了解,我们毕竟打交道了这么久,不了解你们,我怎么开展工作呀。”

    “原来华尔顿先生还是个健谈的人,那你审判之前干嘛一字不吐?我感到很纳闷。”沈醉望了望华尔顿说。

    “沈先生,我始终认为,对自己的任何问题,如果向你们交代,哪怕是我的姓名或住址,那都是最可耻的叛徒行为!”

    “华尔顿先生,我很佩服你!如果你不是共党的话,我情愿交你这位朋友。”沈醉竖着大拇指说。

    华尔顿在轮船上,同押解他的复兴社的一帮人,海阔天空地谈论着吃饭、喝水等生活方面的问题,一句话不涉及政治。

    ……

    审判完华尔顿的第三天,冯晨接受了审判。

    冯晨以“文化界思想犯”的罪名被送上法庭,相比于“危害民国”罪,这个名义应该说很轻,这与冯晨自己最初所估计的严重性相比,简直轻如鸿毛。

    冯晨之所以能够“避重就轻”,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王新衡、沈醉,给冯晨弄了个“自首”的情节,有了“从轻”的理由。

    二是,冯晨的那位民党“元老”父亲冯明轩,走了上层路线。

    最终,冯晨被判处2年又9个月监禁。

    判决过后,在军事法庭法官徐峥的斡旋下,冯晨见到了表哥苏明正。

    “表弟,案子已经画上了句号,我已经联系好了,你不用去监狱服刑,明天会把你送往反省院去改造。”

    “表哥,有这个必要吗?改造?你让我改造什么?”

    “这是你们上海社会局吴局长安排的,吴局长的内弟黄金宝是湖北反省院的院长,你到反省院以后,直接去找他。”

    其实冯晨早就认识吴文雄的这个内弟,黄金宝每次到上海时,都是冯晨出面招待,整天陪着他吃喝玩乐,二人也算是酒肉朋友。

    第二天,当法警押着冯晨来到反省院时,早已接到消息的黄金宝,带着管理人员,亲自在反省院大门口等候,仿佛是在迎接一位贵宾。

    办理完交接手续,当押解冯晨的法警们离开后,黄金宝笑着上前,握着冯晨的手说:“冯老弟,你来了,好,好,好,你就只当在我这里度假。”

    “多谢黄兄关照了!”冯晨客气道。

    “冯老弟,不用客气,到了这里,就是我说了算,你在这里先住上几个月,到时候要是烦了,想走就走。”

    说着话,黄金宝带着冯晨,来到反省院办公区二楼,在一间套房跟前站定。

    “冯老弟,今后你就住在这里,你先看看房间怎么样?要是缺少什么,尽管告诉我。”

    黄金宝亲自打开房门,冯晨看了看房间里的摆设,简直同大酒店的豪华套房差不多。

    “黄兄,我住这里不好吧,我可是来反省改造的。”冯晨望了眼黄金宝说。

    “哈哈,老弟,我说了,在反省院我说了算,你能来这里是我的荣幸,再说了,昨天我姐夫特意打电话过来,让我不能委屈了你。”

    “那多谢黄兄了!”

    冯晨双手抱拳,朝着黄金宝拱了拱。

    此后,冯晨算是正式在反省院里改造。

    ……

    华尔顿的案子结了后,戴笠兴冲冲的回到南京,去见老蒋表功。

    “校长,这次我们算是把苏联远东情报局连锅端掉了,彻底斩断了共党同共产国际方面的联络。”戴笠得意洋洋地汇报道。

    “嗯,干得不错!”蒋介石指了指沙发说。

    戴笠恭恭敬敬地在蒋介石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倾听着蒋介石的指示。

    “雨农,那个冯晨是怎么处理的?”戴笠坐下后,蒋介石问道。

    “以文化思想犯的名义,判了2年又9个月的监禁,现在送在湖北省反省院里改造。”戴笠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像冯晨这类人,同那些死不改悔的共党分子不一样,只要他真心悔过,还是可造之才嘛,冯文轩毕竟是党国元老,面子还是要给的。”

    蒋介石心情似乎很好。

    “是!校长,我会安排人,好好劝化冯晨。”戴笠答应着。

    “雨农,最近有没有王亚樵的消息?”蒋介石话锋一转问道。

    “他最近一直在香港那边蛰伏。”戴笠偷偷望了眼蒋介石,小心翼翼回答说。

    “雨农,像王亚樵这样死硬和我为敌的人,不杀掉他,简直让我无法过安稳日子啊!”蒋介石拿起手边的拐杖,站了起来,在地板上捣了捣说道。

    戴笠慌忙站起,低着头检讨道:“校长,上次在上海让他跑掉,确是是学生无能。”

    “雨农,我不怪你,要是很容易就能把他除掉,那他就不是王亚樵了。”蒋介石在房间里来回度着步说。

    “校长,我回去后,安排人立即去香港,这次一定把他除掉!”戴笠表着态说。

    “这次你派人去香港,定要做到除恶务尽。”

    蒋介石在地上再次捣了捣拐杖。

    “对王亚樵的人千万不能留情,特别是他的得力干将华英豪,也不要放过了!一定要斩草除根,你可懂我的意思?”

    “我懂了,校长!我这就回去布置去。”

    戴笠向蒋介石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蒋介石的官邸,匆忙赶回复兴社总部,安排特务火速前往香港去行刺王亚樵。

    <!--gen1-1-2-110-20723-254950410-1487552758-->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