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48章 不能逗留

正文 第0148章 不能逗留

    李维汉详细地向安志达介绍了离队后,如何到贵州城里,找地下党组织的联络方法。

    “志达同志,情况就是这些,剩下的全靠你们自己了。”介绍完情况,李维汉关切地望着安志达嘱咐道。

    “维汉同志,你放心好了,无论前面有多大的困难,我们一定完成组织上交给的任务。”安志达郑重表着态说。

    “组织上等着你们的好消息!”李维汉紧紧地握了握安志达的双手。

    接下来,安志达又同另外两位协助自己的同志,商量了到达上海后的联络事宜,一切商议妥当,剩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样走法。

    几十万民党大军前堵后追,在红军的周围设立了层层封锁线,要完成这一特殊的任务,沿途的艰难险阻是难以预料的。

    再加上道路不熟,没有向导,语言不通,一张口就会被人怀疑。

    但是,周副主席安排的任务一定要完成,困难必须克服!

    经历过白色恐怖下严峻考验的安志达,凭着他对敌斗争的超人勇气和智慧,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设计了一个巧妙的方案。

    在思考着如何走时,安志达突然想起,就在前两天,红军在遵义城里拘捕了一个出入于粤贵边境,专事鸦片贩卖的奸商。

    按照当时的规定,对于这样的奸商,红军是要严厉惩处的,于是奸商便被关押起来。

    想到这里,安志达已经想好了脱身之法。

    ……

    第二天,关押鸦片商人的房间里,又被红军关进来一位西装革履的商人。

    这位商人便是安志达化妆的。

    等押解的红军离开,安志达促到鸦片商人跟前,问道:“老哥,你也是商人?”

    “嗯,你也是?”鸦片商人打量着安志达反问了一句。

    “我是香港那边过来的,做玉器生意的,我叫杨涛,老兄是做什么生意?”安志达同鸦片商人套着近乎。

    “我是做鸦片生意,我叫钱万。”

    “好名字!一看老兄就不是一般人,可是……”安志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杨老板,可是什么?”钱万问道。

    “我听说红军抓住贩卖鸦片的商人,会枪决的。”安志达神秘兮兮地伏在钱万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真的?”钱万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瞪着惊恐的双眼望着安志达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他们昨天就处决了两名鸦片贩子。”安志达点着头回答说。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这……”

    钱万明显是被吓到了,额头冒着虚汗,在房间里来回度着步子。

    “钱老板,我有个脱身办法,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看到钱万的样子,安志达心里暗暗觉得好笑。

    “愿意,我愿意,杨老板快说,我们怎么样才可以脱身?”听到安志达的话,钱万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钱老板,你小声点,别让外面的看守听到了。”安志达提醒着惊慌失措的钱万。

    “杨老板,你快说说你的脱身办法,我们只要出去了,我一定重金酬谢你!”钱万焦急地催促着安志达。

    “唉!我有办法从这个房间里逃出去,可是这城里到处都是红军,出去了还是会被抓回来的。”安志达叹了口气说。

    “杨老板,不瞒你说,只要能从这间屋子里逃出去,我就有办法逃回贵阳去。”

    “你也准备到贵阳去?”安志达故作吃惊地问道。

    “难不成杨老板也准备到贵阳去?”钱万问。

    “正是。”安志达回答说。

    “那你快说说你的脱身办法。”钱万有点迫不及待。

    “我们这样……”安志达伏在钱万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阵。

    ……

    第二天晚上,后半夜,月黑风高,安志达从身上摸出一截竹片,从里面的门缝中伸了出去,鼓捣了半天,把关押着他们的房门轻轻打开了。

    安志达伸出头朝着外面看了看,看押他们的一名红军战士靠着墙睡着了。

    安志达趁着夜色,拉着钱万的手,悄悄摸出了房间。

    两人刚刚逃出不远,后面传来了一阵阵追捕的枪声和叫喊声。

    安志达低声道:“钱老板,我们快点,一会他们就追上来了。”

    两人全然不顾身后的枪声和叫喊声,拼命朝前狂奔着。

    不久,叫喊声、枪声慢慢停息了下来,安志达和钱万终于“甩开”了追捕的红军,他们终于脱离了危险。

    “杨老板,大恩不言谢!”钱万踹着气说。

    “钱老板,我们不能高兴太早了,这剩下的路我可是不熟悉,不知道该怎么走。”安志达泼着凉水说。

    “哈哈,杨老板,这个你放心好了,你要是相信兄弟我,就跟着我一起走吧,我绝对安全把你带到贵阳去。”钱万胸有成竹地笑着承诺道。

    就这样,安志达同钱万一路同行,钱万始终以礼相待。

    由于鸦片买卖是黑道上的生意,钱万带着安志达,行走于贩卖鸦片时往来的秘密小路,加上钱万人地两熟,路途中省却了许多麻烦。

    不过,碰上必须经过的封锁线时,遇上敌人的盘问,安志达同钱万两人,又成了商人与哑巴伙计的关系。

    安志达装作哑巴,哇哇乱叫,敌人问不出什么名堂,只得放行。

    两人翻山越岭,行走于羊肠小道之间,穿越过敌人的层层封锁,五天后,终于安全到达了贵阳城。

    安志达到贵阳后,同钱万分手,按照李维汉交代的联络办法,找到了中共贵州工委的地下党员月春和。

    月春和指派地下交通员周强,护送安志达出贵阳,经独山、柳州、梧州,再搭轮船抵达广州,然后转赴香港。

    根据组织上的指示精神,安志达到香港后,立即写信给在上海干社卧底的杨寻真写信。

    杨寻真接到化名杨涛的安志达信件后,当即明白了,这是组织上派人接头来了。

    杨寻真激动兴奋过后,马上给“杨涛”回了封信。

    香港的安志达,没几天即收到杨寻真的回信,得知杨寻真安全,安志达便乘船北上,到上海同杨寻真接上了头。

    安志达以杨寻真堂哥杨涛的身份,临时住在汉口路上的一家旅馆中。

    安志达同杨寻真见面后,杨寻真直截了当地汇报说:“志达同志,冯晨同志被捕了。”

    “噢?我撤退时不是嘱咐过,让你们静默潜伏吗?你们干嘛又私自活动?”安志达神态严肃的批评道。

    “你离开这两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冯晨同志也是在无奈的情况下,这才冒险同远东情报局联络,谁知受到了牵连。”

    接着,杨寻真给安志达详细汇报了,在他离开上海以后所发生的事情。

    一是,上海执行局在1934年6月、10月和1935年2月先后三次遭受大破坏,上个月被捕的特科红队队长邝惠安同另外几名队员,在南京遭到杀害。

    二是,在冯晨同志的设计下,徐恩曾下令,在镇江处决了叛徒顾顺章。

    三是,今年5月份,苏联远东情报局的罗伦斯上校被捕,直接导致冯晨同志被捕。

    听了杨寻真的汇报,安志达感到上海的斗争形势很严峻,感觉到自己不宜在上海过多停留,必须马上离开。

    “寻真同志,冯晨同志目前是个什么情况?”安志达问。

    “他被复兴社的特工软禁了,我前几天同社会局的吴文雄去看过他,他现在除了没有人身自由,其他方面还好。”

    “寻真同志,我不能在上海逗留,等冯晨同志安全后我再回来。目前,你一个人孤单地在敌人内部潜伏,一定要学会保护好自己。”

    “志达同志,你放心好了,我会的。”

    <!--gen1-1-2-110-20723-255059056-1487491314-->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