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47章 态度模糊

正文 第0147章 态度模糊

    冯晨的这些话,完全是避重就轻。

    写好以后,冯晨又反复看了两遍,这才放在茶几上。

    冯晨心里想,万一徐峥他们觉得自己写的不满意的话,那么自己就再也不写了,绝不能为了自由便出卖自己的灵魂!

    戴笠究竟会怎么样处理自己呢?

    无罪释放?

    可能性不大,自己毕竟同华尔顿的远东情报局有瓜葛,这无论怎么样都抵赖不过去,况且还有陆海防这个人证。

    判刑?

    可能性最大,但根据自己的行为能判多久呢?

    冯苦苦地思考着。

    过了一阵,徐峥在王新衡、沈醉的陪同下,再次从楼下来到二楼的会客厅。

    “冯先生写好了?”

    徐峥看了眼茶几上的那张稿纸问道。

    “嗯,在那里放着呢。”

    “哦,我看看。”

    徐峥上前,拿起冯晨写的那张稿纸,看了看,皱起了眉头。

    徐峥的表情已经告诉冯晨,他对自己写的东西非常的不满意!

    徐峥旁边的王新衡拿过稿纸,看了看笑着说:“呵呵,我冯老弟能有这个态度,相当不错了,说明我冯老弟已经供认不讳,我看这样写也说得过去。”

    “我看这样写很好!没错,大家都希望委员长领导我们抗日。”沈醉在旁边附和着说。

    见王新衡、沈醉给冯晨打着圆场,徐峥摆了摆头,也不好再说什么。

    ……

    就在“怪西人”案发生的这段时间,长征中的中央红军,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翻越终年积雪、人迹罕至的夹金山,在四川懋功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了。

    迎接中央红军的红9军25师74团侦察连连长莫三强,带领着全连战士,最先见证了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

    莫三强的侦察连,带着红四方面军主要领导人转交给中央的信,在夹金山与达维之间与红一方面军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先头部队汇合。

    莫三强当年被华英豪派人送到武汉后,带着安志达的信,直接投奔到鄂豫皖苏区的红12师,成为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

    1933年7月初,红四方面军在四川省南江县召开军事会议,通过了将师扩编为军的决议,其中第十二师连同巴中地区的地方武装合编为第九军。

    莫三强因为一身功夫,作战勇敢,被编在侦察连,他一直从士兵、班长、排长直到连长,全靠着战功一步步升任起来。

    在两军会师的时候,衣衫褴褛的红一方面军第二师第四团排长张永强,激动地上前同红四方面军的莫三强紧紧拥抱着。

    两个方面军的战士们,都沉浸在会师的喜悦中。

    “你……?”

    “你不是……?”

    当莫三强同张永强两人拥抱了一阵,分开时,突然发现,彼此之间似曾相识,相互用疑问的眼神,定定打量着对方。

    “你不是茂昌首饰店点的伙计吗?”莫三强指着张永强问道。

    “你不是对面绸业银行大楼里面干社的特……?”张永强停顿了一下,没有说出特务两字。

    “莫连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永强好奇地接着问道。

    “张排长,一言难尽啊!”

    莫三强把张永强拉到一边,把自己如何把马绍武的两名手下击毙,如何在冯晨的帮助下把自己送到武汉,自已又是如何千辛万苦到了鄂豫皖苏区,详详细细地告诉了张永强。

    两人很快便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会师后,莫三强、张永强两人都被编在左路纵队,一起经历了让他们二人终身难忘的过草地。

    ……

    由于怪西人案子最早发案地在武汉,所以罗伦斯被引渡到武汉关押,其他涉案人员也都押往武汉,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

    在冯晨写过所谓的“悔过书”后的第二天,天气有点炎热,徐峥带着一个排的宪兵,押着冯晨,登上了三北轮船公司的轮船,直航汉口。

    说是押解,倒不如说这一个排的兵力是在护送、保护徐峥和冯晨二人,行程中,根本没有押解的意思。

    冯晨除了没有绝对的自由,一点也不像个囚徒的样子。

    船舱内有点闷热,冯晨起身走了出去。

    站在船头,望着滔滔长江水,微风轻轻吹过,感觉很是惬意。

    “冯先生,你的悔过书写得太含蓄,态度又模糊,我怕对你不利啊!”徐峥来到冯晨身边,轻声地说道。

    “徐先生,那你说我该怎么写?”冯晨偏过头问。

    “我也是为冯先生考虑,既然我受贵表兄委托,我想的是,冯先生最好不受处罚,可你那样写,恐怕……”

    “恐怕什么?”冯晨问。

    “恐怕少不了要坐个三年两载的牢。”徐峥回答说。

    “坐牢就坐牢吧,我可以趁此机会多读读书。”

    “唉!其实你只要真诚悔罪,戴雨农是打算释放你的,他还让我劝说你加入他们复兴社呢,可谁知你那个悔过书敷衍塞责。”

    “三年两载,十年八年,这不都是由着你们说了算?国民政府的法律,有公平、公正可言吗?”

    冯晨望了眼徐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冯先生,如果要是定你个危害民国罪的话,轻则判个三、五年,重则有可能判上十几年,不过话又说回来,冯先生的令尊毕竟是党国的功臣,法官们这个因素也不得不考虑。”

    “顺其自然吧。”冯晨说。

    望着汹涌波涛的长江水,披拂着浩荡的江风,冯晨不由得新潮起伏。

    回首往事,可以说无怨无悔,自己没有出卖任何一位同志,唯一遗憾的是,不该写下了那个模棱两可的悔过书。

    瞻望未来,冯晨感到心里很不踏实,整个人仿佛又回到了被父亲抛弃的童年。

    难道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脱离了组织?

    突然之间,冯晨的心中特别想念自己的引路人安志达,还有英勇牺牲了的上线郑良才。

    安志达要是没离开上海该多好!良才同志没牺牲该多好!

    安志达现在在哪里?他又在做什么呢?

    分别将近两年了。

    ……

    安志达从上海撤退到中央苏区后,组织上任命他为红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长兼地方工作部部长。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安志达这位党的隐蔽战线上的斗士,又在烽火征程中,一次次出色地完成了组织上交给他的宣传和地方工作任务。

    1934年10月20日凌晨,安志达随中央红军大队人马,从木船搭起的浮桥上跨过于都河,离开了他工作战斗了一年有余的这块赤区红土,踏上了长征的征途。

    1935年2月下旬,红军二渡赤水,再克遵义,取得了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利,几乎陷入绝境的红军,开始神奇般地恢复了活力。

    安志达暗暗地下着决心,要在毛伟人的正确指挥下,继续搞好部队的宣传和地方群众工作,为长征的胜利尽心尽职。

    可就在此时,他被召到了周副主席那里。

    “志达同志,让你来是有重要任务要交给你。”周副主席温和地望着安志达说。

    “请周副主席指示。”

    “你是知道的,中央同共产国际的秘密电台联系已经中断许久,我们需要恢复同共产国际之间的联络。”

    “周副主席是想让我返回上海去?”安志达问。

    “是的,你先行一步,随后我会再派两名同志去协助你,你们到上海以后,要立即同潜伏在那里的冯晨同志接上头,尽快恢复同共产国际的联络。”

    “保证完成任务!”

    安志达给周副主席敬了个军礼,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

    “你到李维汉同志那里去一趟,他会具体安排你们三位同志离队的具体事项。”

    周副主席吩咐道。

    周副主席交代完任务,安志达来到了中组部部长李维汉同志那里。

    <!--gen1-1-2-110-20723-255059425-1487468281-->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