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46章 书面声明

正文 第0146章 书面声明

    王新衡也意识到,刚才自己问于莹话的口气,有种审讯的味道。

    王新衡心里想,即便是审讯于莹,也不能自己亲自上前,更不能当着冯晨的面审讯,况且处理冯晨的底线,戴笠已经划好,自己又何必那么认真呢?

    看来还是沈醉会做人啊!

    想到这里,王新衡扭头吩咐身后站着的洪宝林:“宝林,你下楼去,中午让老板好好弄几个拿手菜,我中午陪我老弟喝一杯。”

    洪宝林应了一声,下楼安排去了。

    接下来,王新衡不再谈论与案子有关的事情,大家随意聊着,海阔天空地吹着牛,慢慢气氛又开始融洽起来。

    “王大哥,你们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把我软禁在这里,再过段时间,我会发疯的。”大家正聊得热闹时,冯晨突然又来了一句。

    “呵呵,冯老弟,刚才还在说,不提这件事情了,怎么你又提起来了?既然你提起来了,大哥我就实话给你说,只要那个华尔顿开口,你很快就会自由的。”

    王新衡尴尬地笑了笑说。

    “听王大哥的意思,如果华尔顿一直闭口不言,我便会终老在这里了?”冯晨盯着王新衡问道。

    “要不冯老弟帮我们劝劝华尔顿怎么样?”王新衡说。

    “你们不怕我同他串供?还是算了吧,你们想软禁多久就软禁多久吧。”

    冯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冯大哥,你别老纠结这件事情,我们还是继续聊聊开心话题。”沈醉打着圆场说。

    “好!我们继续听于小姐给我们唱歌。”

    在大家的鼓动下,于莹又开始给大家唱起歌来。

    闹到中午,一大帮人各怀心思,热热闹闹地在楼下餐厅里大吃大喝了一顿。

    ……

    此后一个多星期时间,王新衡、沈醉把冯晨和于莹丢在辣斐德路公寓里,好吃好喝供奉着,也不再来过问和案子有关的事情,复兴社的人仿佛把他们两人忘记了一般。

    其实,王新衡、沈醉丢下冯晨和于莹不管,主要是在忙着审讯其他几名陆续落网的人员,想尽早把这个案子结了。

    虽然罗伦斯上校一直闭口不言,但是,刘思慕的千里大逃亡,让罗伦斯的远东情报局的中方情报人员一个个相继落网。

    被捕的关键人员有陈绍韩、黄维祜、程远、汪默清、胡克林、俞瑞允等人。

    其中在苏州被捕的陈绍韩,曾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十九团一营营长,德才俱优,军长王均特别赏识他,把他调至第三军军部,任上校参谋。

    而第三军的主力,在1934年被调往豫鄂皖地区,先后参加了对豫鄂皖苏区和红四方面军的第三、第四、第五次“围剿”作战。

    不难想象,当时身居第三军指挥中枢,担任要职的陈绍韩,他所提供的情报对于红四方面军的反“围剿”有多么至关重要。

    陈绍韩涉案,让蒋介石异常恼火。

    蒋介石把整个围剿红四方面军失败的原因,都归罪到陈绍韩泄露军事秘密上。

    陈绍韩被捕后,蒋介石立即下令处决。

    黄维祐因父亲是民党立法委员,被判刑七年。

    汪默清同样被判刑七年。

    程远被判囚禁四个月。

    ……

    处理完其他涉案人员的事情后,王新衡、沈醉这才再一次来到软禁冯晨的公寓里。

    “呵呵,冯老弟,我们几天没来看你,你心里有什么想法?”王新衡一脚踏进客厅,见到冯晨便笑呵呵地问道。

    “王大哥,我现在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朋友,也信不过朋友了!”

    冯晨话中有话的望了望王新衡。

    “冯老弟,你说具体点,别给大哥我打哑谜。”王新衡说。

    “我一直对王大哥、沈老弟很信任,没想到就因为于小姐演过我的话剧,你们二位便把人家扣在这里,我对得起她吗?”

    于莹被扣,冯晨心里暗中着急,在思考着如何为于莹开脱。

    “哈哈,冯大哥果然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小弟佩服,今天我同王大哥来,就是准备送于小姐回家的。”沈醉笑着说。

    “那如此说来,两位兄弟还算没彻底忘了我们之间的兄弟之情,多谢了!”

    冯晨抱拳向王新衡、沈醉拱了拱手,表示感谢。

    “那是自然的,冯大哥是不知道,为释放于小姐,王大哥在戴长官面前可是说了不少好话,最后又亲自作保,戴长官才同意放人的。”

    沈醉说的的确是实话。

    于莹被软禁后,通过外围调查,没有发现于莹同怪西人案子牵扯的任何证据,继续再把于莹扣着,只会引起越来越多的麻烦和指责,王新衡自找台阶,在戴笠面前保释了于莹。

    当王新衡安排李晓龙送于莹准备离开时,冯晨用别有深意的目光凝视着于莹嘱咐道:“于小姐,回去代我向老朋友们问好,请他们多加保重。”

    于莹一听就明白了:“冯晨所说的老朋友,肯定是指沈熙他们。”

    她定定地注视着冯晨,使劲地点了点头,这才转身随着李晓龙下楼。

    于莹被释放后,冯晨放下心来,独自面对接下来的命运安排。

    在于莹被释放的第二天,王新衡、沈醉陪着一名中校军官来到公寓里的会客厅。

    “冯老弟,这位是武汉行辕军事法庭的徐法官,特意过来看你的。”

    王新衡给冯晨介绍着来人。

    来人上前握着冯晨的手,自我介绍说:“我叫徐峥,苏明正将军的朋友。”

    表哥派来个法官做什么?

    冯晨一边同徐峥握着手,一边在心里琢磨着。

    徐峥同冯晨握过手,大大咧咧地走过去坐到沙发上。

    “冯先生,我同苏明正少将情同手足,苏将军近期公务繁忙,所以委托我来看看冯先生,了解一下冯先生究竟涉案多深。”

    徐峥一口一个苏明正少将,这明显是在提醒冯晨,他是代表表哥苏明正来帮冯晨的。

    “我刚才拜见了戴雨农,戴处长说了,你的事情他都知道,也没必要再问你什么了,只是,戴处长希望你能加入蒋委员长领导下的抗日工作。”

    徐峥在帮戴笠劝降?

    表哥苏明正让他这么做?

    冯晨心里琢磨着徐峥话里话外的真实意思。

    “冯老弟只要写个书面的说明,你的事情就画上一个句号。”王新衡说。

    “对!写个书面的东西,以示郑重嘛!”徐峥附和着。

    冯晨算是看明白了,今天王新衡带着徐峥来,是给自己摊牌来的,这是在逼自己表态,怎么表这个态?

    这个军事法庭的法官,真的是表哥苏明正的朋友吗?

    王新衡和沈醉不会阴自己吧?

    应该不会!

    冯晨从徐峥的口气中听出来了,戴笠对自己的处罚不会很重,并且还带有逼迫收买自己的意思,自己究竟该怎么办?

    千万不能钻进他们的圈套里。

    在公寓里被软禁的这段时间里,冯晨时刻在思考着,伍豪首长在撤出上海前告诫自己的那些话语,党的利益高于一切!

    保护好自己,继续为党工作,这才是最重要的。

    冯晨最后决定,还是避重就轻,只承认王新衡、沈醉已经掌握的东西,其他一概不承认,悔过就悔过吧!

    徐峥拿出纸笔,放在冯晨面前的茶几上说:“冯先生,你好好想一下,把书面声明写了,我们在楼下等着你。”

    王新衡、沈醉、徐峥下楼后,冯晨拿起笔苦苦思索,斟字酌句,含糊其辞地写下了一段话:

    “我从来不认识怪西人,以前也不认识陆海防,但我曾经帮助他们做了些秘密情报工作。我认为现在中国的问题是要抗日,希望蒋先生领导全国人民抗日。”

    <!--gen1-1-2-110-20723-255099345-1487403898-->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