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45章 配合演戏

正文 第0145章 配合演戏

    “呵呵,我不像吗?”冯晨意味深长地微微笑着,眼睛定定望着于莹问。

    “你们是在演戏吗?我只知道冯先生同沈醉沈先生之间,你们接触的更加频繁,那么沈先生也是共党吗?”于莹瞟了眼沈醉反问道。

    “哈哈,有这个可能,不仅我这个沈老弟,还有我那个王新衡王大哥,他们两个和你一样,都有通共嫌疑!”冯晨大笑了两声,拍了拍沈醉的肩膀说。

    “呵呵,冯大哥,你真在同于小姐演戏?”沈醉讪讪地笑了笑,尴尬地说。

    “不对吗?我同你和王大哥的关系,可是比同于小姐的关系亲密多了,于小姐的分析很有道理,你和王大哥,还有于小姐,咱们大家都是共党。”

    “噢,对了,还有我们的局座,我们局座对我也非常关照,似乎也应该是共党才对!”

    冯晨乱七八糟地调侃着沈醉,弄得沈醉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通过冯晨调侃的话语,冰雪聪慧的于莹,已经快速想好了应对方法,心里断定沈醉并没有抓到自己什么把柄,他只是想让自己来指证冯晨而已。

    “如果沈先生认为,我出演了冯先生剧本中的角色,就一定同冯先生有关系,那我真无话可说,我演的戏多了去了。”于莹正色地望着沈醉说。

    “好了,好了,冯大哥和于小姐你们两个不要再演戏了,我这不是看冯大哥住在这里无聊嘛,把你于小姐请来,大家探讨探讨话剧总可以吧。”

    沈醉摆了摆手,不让于莹再说下去了。

    “这还差不多,那我们是不是让于小姐给我们演一段沈熙写的《赛金花》怎么样?”冯晨趁机提议道。

    “好!于小姐那你就来一段《赛金花》。”沈醉望了眼于莹吩咐道。

    “沈熙的《赛金花》才刚刚在《文学》杂志上连载,我只看了一幕,怎么表演呀,要表演我还是来段冯先生的《工厂里的夜景》吧。”

    于莹算是明白了,冯晨这是采用这样的方式,来转移沈醉他们的注意视线。

    “听说于小姐不仅话剧演的好,歌也唱得很好,要不于小姐就给我们唱几首歌也行。”沈醉望了眼情绪完全放松下来的于莹建议道。

    “好!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给你们唱首《十里洋场》好不好?”

    “好,大家欢迎!”沈醉带头鼓掌,起哄着于莹。

    于莹大大方方地站了起来,放开歌喉开始唱了起来:

    把苏杭比天堂

    苏杭哪现在也平常

    上海哪个更在天堂上

    洋场十里好呀好风光。

    ……

    坐汽车住洋房

    盖着哪绒毯睡铜床

    呢绒哪个衣料时新样

    火油钻石闪呀闪光芒。

    ……

    跳舞场最疯狂

    歌声婉转步匆忙

    灯光哪个暗暗魂儿荡

    有情男女一呀一双双

    一双双。

    歌声悠扬动听,于莹唱完,客厅里的人们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

    “以前只知道于小姐的话剧演的好,没想到于小姐的歌唱的也这么好,简直赛过了李香兰的原唱。”沈醉鼓完掌,赞扬着说。

    “既然沈先生觉得我唱得不错,那我再给大家唱一首,我特别喜欢的歌曲《卖报歌》,希望你们各位会喜欢。”

    “好!”

    沈醉又带头鼓起掌来。

    于莹清了下嗓子,便接着开始唱了起来:

    啦啦啦啦啦啦

    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不等天明去等派报

    一面走一面叫

    今天的新闻真正好

    七个铜板就买两份报。

    ……

    啦啦啦啦啦啦

    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大风大雨里满街跑

    走不好滑一跤

    满身的泥水惹人笑

    饥饿寒冷只有我知道。

    ……

    啦啦啦啦啦啦

    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耐饥耐寒地满街跑

    吃不饱睡不好

    痛苦的生活向谁告

    总有一天光明会来到。

    于莹的歌声,勾起了冯晨对童年生活的回忆,冯晨的眼睛湿润了。

    沈醉发现冯晨有点异样,偏过头望着冯晨,问道:“冯大哥,你怎么了?”

    “唉!你冯大哥我八岁的时候,不仅在这上海滩街头卖过报,我还擦过皮鞋,烧过老虎灶,这个中滋味,你沈老弟是永远体会不到的。”

    冯晨从上衣口袋中掏出手帕,擦了擦两眼,声音低沉地说道。

    “对不起!冯先生,我不该唱这首歌,让你想起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于莹重新在冯晨对面坐下,望着冯晨道歉道。

    “没事,我最喜欢听这首歌曲了。”冯晨说。

    “我曾经听创作这首歌曲的聂耳告诉我,他在联华影片公司工作时,结识了一个名叫小毛头的卖报女孩,卖报歌的原型就是小毛头。”

    冯晨用缓缓的口气,给大家讲述着卖报歌的由来。

    “小毛头这名小女孩姓杨,十岁了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学名,人们都称她为小毛头。

    有一天,小毛头饿得头昏眼花,摇摇晃晃的时候,一辆电车靠站,一批人从电车上涌下来,小毛头被撞倒在地,头上起了血泡,手上的报纸散乱一地,小毛头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这时,一位陌生的叔叔,帮小毛头拾起地上的报纸,并把她扶了起来,掏出钱,把弄脏的报纸全部买了下来,这个人便是聂耳。”

    冯晨讲述完,大家沉默着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沈醉问道:“冯大哥说的是聂守信吧?”

    “是的。”冯晨回答道。

    “他谱曲的《义勇军进行曲》我特别喜欢。”沈醉说。

    “前段时间放映的电影《风云儿女》你看了嘛?”冯晨望了眼沈醉问道。

    “是的,我同王大哥一起看的。”沈醉回答说。

    “可是你们还要到处抓聂守信,抓到了吗?”冯晨问。

    “恐怕是抓不到了,听说他已经去日本了。”沈醉回答道。

    “唉!这么大一个上海滩,怎么就容不下一个才子?沈老弟,你说说,国民政府究竟是怎么了?”冯晨感叹着问道。

    沈醉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房间里再次陷入一阵沉默寂静之中。

    正在这时,王新衡带着两名便衣,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受怪西人传染?一个个呆着个脸坐在这里不说话。”

    踏进门来的王新衡,在大家的脸上来回看了看调侃着说。

    “刚才我们听于莹小姐给我们唱卖报歌,冯大哥又讲述了聂耳创作卖报歌的故事,我们正沉浸在故事中呢。”

    沈醉望了眼王新衡解释道。

    “于小姐,你最后一次见到沈熙是什么时候?”

    王新衡没有理会沈醉,突然盯着于莹问了一句。

    “我也记不清楚,有段时间了吧。”于莹脱口回答道。

    “我听沈熙的邻居说,你昨天还去他那里了,怎么会记不起来了?”王新衡用怀疑的目光望着于莹反问道。

    “王新衡,你要是审讯人,干脆把我和于莹带到你们的审讯室审问好了,别在这里气势汹汹的好吧,你板着个脸给谁看?!”

    冯晨有点不满王新衡问于莹话的口气。

    “王大哥,快坐下说话。”

    沈醉给王新衡倒了杯茶水,拉着王新衡在冯晨身边坐下。

    “大哥,是不是没找到沈熙?”沈醉接着问道。

    “唉,晚了一步,让他跑了。”王新衡懊恼地叹了口气。

    “跑就跑了,再说了,让沈熙来又有什么意义?证明冯大哥是共党?通共?两位大哥不要再为这件事情伤了和气。”

    沈醉劝解着王新衡。

    “好,刚才是我的不对,我向冯老弟道歉,望冯老弟、于小姐别记在心上,中午我好好敬你们二位一杯。”

    “不敢,我们现在是你王长官的阶下囚,那敢让你敬酒?!”冯晨讥讽道。

    <!--gen1-1-2-110-20723-255099896-1487384258-->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