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43章 顺藤摸瓜

正文 第0143章 顺藤摸瓜

    王新衡、沈醉听到冯晨回答说,不认识刘思慕,两人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冯晨既然不认识刘思慕,那就说明,他在华尔顿这个案子中陷得不深。

    华尔顿不开口,刘思慕便成了整个案子的关键人物。

    可是,复兴社派出了大批的特务追踪,依然没能抓到刘思慕。

    原来,5月5日那天,就在抓捕陆海防的同时,黄维祐从南京来到上海,她按照罗伦斯的指示,以及刘思慕在电报中提供的轮船班次,驾驶着一辆汽车,准时来到上海黄浦江边的客运码头接船。

    黄维祐开着的这辆车子是借来的。

    车子是黄维祐的同学蒋浚瑜家的,蒋浚瑜同样是远东情报局的情报人员。

    黄维祐开着车子来码头,要接的人,正是刘思慕的妻子曾菀和他们的三个孩子。

    黄维祐接到曾菀和三个孩子,开车回来时,发现南京路东亚饭店显得有些诡秘,气氛有点不对,因为这里刚刚发生过抓捕陆海防的事。

    黄维祐猜测东亚饭店可能出事了,于是果断改变目的地,把曾菀及孩子接到法租界沧州饭店暂时住下。

    正因为黄维祐的机警,没去莽撞地到东亚饭店,这才让曾菀幸免于难。

    但是,黄维祐自己却因此暴露了身份,她被沈醉留守在东亚饭店的便衣们跟踪上了。

    事实上,曾菀离开武汉到上海的一路上,都有人秘密跟踪。

    黄维祐到轮船码头去接曾菀,武汉跟踪过来的便衣们,自然顺风顺耳,注意上了她,并且记住了她的车牌号码。

    黄维祐只因借用了同学蒋浚瑜家的汽车,从而把蒋浚瑜也暴露了。

    黄维祐发现自己被跟踪了,知道大事不好,肯定是自己暴露了。

    黄维祐发现自己可能暴露了,没敢在上海过多停留,立即赶回南京,住进男友王墨馨的家。

    黄维祐同男友王墨馨刚刚会面不久,便被跟踪而来的复兴社便衣们逮捕。

    接着,复兴社的特务们,又凭借着抄录下来的车牌号码,找到蒋浚瑜家,此时,蒋浚瑜已经逃往武汉了。

    蒋浚瑜刚刚达到武汉,既被复兴社湖北站的毛人凤逮捕。

    黄维祐,王墨馨和蒋浚瑜的接连被捕,使形势到了极端险恶的地步,刘思慕一到上海沧州饭店与家人团聚,就陷入到困境中,一家人危在旦夕!

    关键时刻,黄维祐的朋友,另一位远东情报局的秘密情报员程远,自告奋勇,接下了继续掩护刘思慕一家的工作。

    刘思慕是程远留德时候的同学,见情况紧急,程远义无反顾,果断地到沧州饭店接走刘思慕一家人,设法进行掩护。

    因风声很紧,程远家无法隐蔽刘思慕一家人,于是,她灵机一动,带着刘思慕一家人,躲进了四川军阀王陵基的姨太太家里。

    当时,王陵基正在上海赋闲,而他与上海军、警、特大员们有着很深的关系,程远利用王陵基的身份,掩护刘思慕一家在王陵基那里住了几天。

    但是,不久沈醉的人又盯上了王陵基那里,于是,刘思慕一家决定再次转移,在程远的安排下,一家人逃往程远在苏州乡下的老家。

    可是,沈醉的人,紧追不放,跟踪而来。

    就在掩护刘思慕一家人逃往苏州时,程远女士落入了沈醉手下人之手。

    同时,在苏州的华尔顿情报小组的另一名线人陈绍韩,因没有及时转移而遭逮捕。

    刘思慕感觉苏州也不安全,就决定再逃。

    沈醉的人,依然按照原来的计划,若即若离地跟踪着刘思慕一家人,始终没有出手抓捕刘思慕夫妇。

    刘思慕夫妇成为王新衡、沈醉抓捕华尔顿情报组成员的饵料。

    可是,刘思慕夫妇还蒙在鼓里,继续着他们一家人的千里大逃亡!

    刘思慕仍然不断地用电报落实着下一个落脚点,然后率全家人奔向下一站,他丝毫没意识到这种方式的危险性。

    就这样,刘思慕在前面逃,复兴社的特务们就在后面追。

    刘思慕一家在前,辗转上海、苏州、西安、太原、北平等,复兴社的特务们在后,紧追不舍地进行大追捕。

    一路上,诸多同远东情报局有联系的线人们,一一遭到被捕。

    最后,济南齐鲁大学医学院教师江涛声博士,通过朋友的帮助,把刘思慕一家安置在泰山脚下,正在那里消闲的冯玉祥将军的住处。

    冯玉祥是民国元老,山东土皇帝韩复渠原本又是冯玉祥的老部下,此时的山东,正处于韩复渠的管辖之下,追踪而来的沈醉部下,没敢擅闯冯玉祥的住宅抓人。

    但是,江涛声却因此暴露身份而遭拘捕。

    刘思慕暂时安全了,但因为他的逃亡,使得整个远东情报局的网络,彻底瓦解了。

    ……

    王新衡、沈醉把冯晨软禁以后,同冯晨谈了次话,便把主要精力放在审讯华尔顿和追铺刘思慕身上。

    冯晨被晾在辣斐德路上复兴社租下来的那家公寓里,由沈醉的部下洪宝林、李晓龙两人好吃、好喝地伺候着。

    第三天上午,冯晨正在公寓里看着报纸,洪宝林、李晓龙在一旁下着象棋,上海社会局局长吴文雄带着方晓曼、杨寻真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

    见到冯晨的第一眼,吴文雄寒着脸,劈头盖脑地问了一句。

    “辜负了局座的栽培,给局座脸上抹黑了。”冯晨慌忙起身,丢下手中的报纸,低垂着眼帘回答说。

    洪宝林、李晓龙让着吴文雄三人在沙发上坐下,又给三人每人倒了杯茶水,这才悄然退到一旁伺候。

    “你给我说实话,你究竟同那个怪西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吴文雄上下打量了一眼,规规矩矩站在自己面前的冯晨问。

    “我不认识怪西人,过去也不认识瓦尔莎西菜馆的服务生陆海防。”冯晨望了眼吴文雄,回答道。

    “那你怎么会同他们扯到一起了,你看看,报纸上这几天为怪西人的案子炒得沸沸扬扬的,委员长已经亲自过问了。”

    说着话,吴文雄从身上掏出一只雪茄烟,噙在嘴巴里,一旁的洪宝林,很使眼色地掏出火柴,上前帮吴文雄点着。

    “犯错误不怕,只要能真心悔过就好!南京的徐长官也知道你牵连进来了,徐长官说了,只要你真心改过,他会既往不咎的。”

    吴文雄大大抽了口雪茄,慢慢吐出烟雾,透过面前漂浮着的烟雾,给冯晨交了底。

    “多谢局座关照!多谢徐长官关心!”

    冯晨在吴文雄面前表现出一副知错就改的样子。

    在吴文雄和冯晨谈话的时候,方晓曼和杨寻真两人,始终拿睛在冯晨身上看来看去,但两个人的内心却是有着不同的想法。

    方晓曼心里想,冯晨怎么会同共党组织有牵连?

    联想到之前莫三强的事情,方晓曼心里一道闪电划过,莫非冯晨和莫三强早已加入了共党地下组织?

    杨寻真又是另一番想法,一种焦急不安笼罩着她的心头。

    冯晨同志肯定是通过远东情报局,给中央传递情报时,这才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现在该怎么办?自己是否应该立即撤退?

    冯晨同志会出卖自己吗?杨寻真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想到这里,杨寻真抬眼朝着冯晨望去,正好同冯晨望过来的目光相遇。

    冯晨朝着杨寻真微微点了点头,目光是那样的平静。

    从冯晨的眼睛中,杨寻真看到了一种无形的信任。

    不,冯晨同志不会出卖我的!

    我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候撤退,那样的话,冯晨同志就会更加危险了。

    我应该信任他!

    <!--gen1-1-2-110-20723-255201702-1487290772-->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