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34章 案子活了

正文 第0134章 案子活了

    罗伦斯收到关兆南的信后,经过仔细分析,便决定另外派人接替关兆南,完成他未完成的任务。

    罗伦斯通过原渠道,向线人刘思慕发电报通知再次接头。

    让罗伦斯万万不曾料到的是,此时的联络员关兆南,已经落入到复兴社的特工之手!

    不但如此,欲接头的线人刘思慕是否已经暴露,或者说已经处在暴露的边缘,这些问题罗伦斯根本没有考虑。

    周养浩这次到武汉来,虽然没有敲开关兆南的嘴巴,也没有得到远东情报局驻上海情报机构的丝毫内幕。

    但周养浩做到了一件事,他让案子活了!

    换句话说,就是因为周养浩使出了这一招,让一个陷入死胡同的案子,又重新按着老套路活络了起来!

    于是复兴社的特务们又有了机会。

    两天后,也就是1935年4月19日,在上海的远东情报局的罗伦斯,果然另外派了一个人到武汉来了。

    这次罗伦斯派人也出现了一个插曲!

    本来罗伦斯是派的陆海防,可是陆海防说家中有急事,给罗伦斯推荐了自己的弟弟陆独步,这个陆独步是个更没有特工经验的年轻学生。

    但是,谍海经验丰富的罗伦斯,还是多了个心眼,他要求,去武汉的人不能直接去联络关兆南取保他,而是拿着他的亲笔信,先找到武汉方面的线人刘思慕接头、交接情报。

    陆独步初次接受这样的任务,既感觉很好奇,又感觉很刺激,信心十足。

    陆独步牢牢地记住了接头的联络暗语和接头的地点,身上揣着罗伦斯用德文写的亲笔信,这些足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陆独步认为,这样的任务很好完成,不就是到武汉跑一趟嘛!

    可是他大错特错了。

    陆独步哪会料到,他从上海开始出发时,便已经落入了复兴社毛人凤和周养浩他们设下的圈套中。

    关兆南发出信件后,毛人凤就安排特务们,在汉口轮船码头随时关注着新的上海方面的来人,并通过电报局里的眼线,直接盯住发给重点地址的电报消息。

    关兆南就是因为前一份电报副本而落网,这次,毛人凤们不需要继续使用下三滥的手段了,而是冠冕堂皇地动用警察手段,时刻监视重点的收报地址和收报人姓名了。

    所以,陆独步一到汉口轮船码头,就被复兴社湖北站的特工们等个正着,立即遭到搜查而被捕。

    陆独步身上带着的文件和介绍信全部被查获。

    陆独步被带到复兴社湖北站审讯室里。

    毛人凤和周养浩两人安奈不着内心的激动兴奋,把陆独步身上带着的物品,摆放在审讯桌上,两人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对陆独步的审讯。

    “叫什么名字?”毛人凤问

    “陆独步。”

    “什么职业?”周养浩又问了句。

    “学生。”

    “到武汉来干什么?”毛人凤抬高声音,严厉地逼视着陆独步继续问道。

    “……”

    陆独步偷偷抬眼,望了望威严地坐在审讯桌跟前的毛人凤和周养浩,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才好。

    因为,在审讯桌上,已经摆放着罗伦斯的亲笔信件,陆独步属于人赃俱获的典型,他没有丝毫辩解的余地。

    “快说,来武汉同谁接头?”周养浩厉声问道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陆独步怯怯地回答说。

    “你们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接头?”毛人凤紧逼着问了句。

    “明天上午九点钟,在汉口太平洋饭店大厅里接头。”陆独步害怕了,把接头时间、地点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你们之间的接头暗语是什么?”毛人凤语调变得平和些问。

    “接头人问我,这不是从苏俄回国的大侄子吗?我回答,先生你们认错人了,我是从上海过来的,来找我大表哥的。”

    陆独步把接头暗语也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啪!”

    周养浩瞪着眼睛,猛拍了一下审讯桌,厉声问道:“就这些?”

    “就这些了。”

    陆独步胆怯害怕地,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望着周养浩,低声回答着。

    审讯完毕,毛人凤、周养浩立即布置第二天的抓捕方案。

    第二天,毛人凤的行动队特务们全部出动,提前化妆好,来到位于汉口的太平洋饭店大厅埋伏。

    毛人凤和周养浩两人亲自押着陆独步,坐在天平洋饭店大厅的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时刻观察着进出饭店的人们。

    九点过一点,有对三十多岁的夫妻,相拥着低语走了进来。

    男人一身西装革履,女人身着玫瑰色旗袍,这对夫妻进了饭店大厅,看似不经意地环顾了一下大厅里或站着,或坐着的人们。

    埋伏着的特务们,精神一阵紧张,十几双眼睛都盯着这对夫妻。

    坐在角落里的毛人凤也认出了来人,来人是蒋介石武汉行辕的上校法规专员刘思慕。

    毛人凤经常同刘思慕打交道,二人之间很熟悉。

    由于公务在身,毛人凤不便过去打招呼,偏过头装着没有看到刘思慕夫妇,脚底下,轻轻踢了踢陆海防,意思是让他准备着接头。

    “噢,菀菀,我钱夹忘在家里了!”

    突然,刘思慕摸了摸西服口袋,偏过头惊奇地对妻子曾菀说道。

    “你呀,怎么老是丢三落四的,反正时间还早,我们这会回家拿去。”

    曾菀娇嗔地扯了扯刘思慕的胳膊说。

    “好吧,我们再转回去拿钱。”

    说着话,刘思慕搂着曾菀的肩膀,夫妻两人很是坦然地出了太平洋饭店的大厅。

    刘思慕夫妇离开后,毛人凤等人,一直等到十一点多,再也没有见到可疑之人进出,也没有人上前同陆独步接头。

    毛人凤扑空了!

    失望地带着陆独步回到了复兴社湖北站里。

    “毛兄,是不是那小子没跟我们说实话?”周养浩垂头丧气地说。

    “估计是我们计划不周,暴露了!”毛人凤回答道。

    “暴露了?我根本没有见到有什么可疑之人进来。”周养浩不解地望着毛人凤说。

    “周老弟,九点刚过,有两个可疑人来过,只是你不认识他们而已。”毛人凤皱着眉头回答说。

    “噢?是谁?”周养浩精神一震。

    “蒋委员长的武汉行辕上校法规专员刘思慕夫妇,进来站了一会便离开了。”毛人凤回答道。

    “你怀疑接头人是他们夫妻两人?!”

    “不是怀疑,我敢肯定,八成就是他们。”毛人凤点着头说。

    “那当时怎么不动手?先抓回去问问再说。”周养浩冲动地说道。

    “周老弟,他们毕竟没有同陆独步接上头,没有证据啊,我一个小小的少校,去抓委员长身边的人?万一错了怎么办?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毛人凤紧皱眉头,不无遗憾地望着周养浩解释着。

    “那毛兄你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周养浩问。

    “我看,只有先把刘思慕夫妇秘密监控起来,立即给戴长官汇报,此事现在只能让戴长官出面定夺了。”毛人凤望了望周养浩说。

    “呵呵,毛兄,恐怕我们这样一折腾,姓刘的早跑了,我们还到哪儿去抓他们?”周养浩苦笑了一下。

    “没办法的事情,只能这样了,刘思慕要是一般人就好办了,可他毕竟是委员长武汉行辕里的上校,官阶又比你我高。”

    毛人凤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最终没有接受周养浩的建议,也没立即去抓捕刘思慕夫妇,这给刘思慕夫妇提供了足够的安全转移时间。

    <!--gen1-1-2-110-20723-255605273-1486887623-->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