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33章 严重误判

正文 第0133章 严重误判

    很快,那年轻人被带到复兴社湖北站内,毛人凤亲自审讯。

    “叫什么名字?”毛人凤厉声问道。

    “关兆南。”年轻人翻着眼皮看了看毛人凤回答说。

    “在小东门等什么人?”毛人凤皱了皱眉头,放低声调,冷冰冰地继续问道。

    “等一个亲戚。”关兆南回答。

    “什么亲戚?”

    “我岳父大人。”

    “你是从哪儿来的?”毛人凤接着问。

    “昨天从上海那边过来的。”

    “这份电报是怎么回事?”

    毛人凤把那份藏头诗的电报副本拿出来,递给关兆南看。

    “哦,你说这个呀,这个是我和岳父大人之间玩的文字游戏,我们翁婿之间觉得藏头诗好玩,经常用这种方式联系。”关兆南平静地回答说。

    “你岳父叫什么名字?你为何不直接到他家里去见他?”

    毛人凤用凌厉的眼神,逼视着关兆南,沉声问道。

    “我岳父大人叫崔国翰,他搬家了,之前没告诉我搬在什么地方,前几天他用藏头诗给我发了份电报,让我今天在小东门等他,就这么简单。”关兆南慢吞吞地说。

    “崔国翰?你岳父是大律师崔国翰?”

    毛人凤心里一惊,直了直身子。

    “是的,长官,你是不了解,我的这个岳父,最喜欢在我面前卖弄他的文采了,诗作的不怎么样,还喜欢藏头,这次倒好,没等到他老人家,反而把我等到你们这里来了。”

    关兆南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既然你是崔国翰的女婿,我们先不给你动刑,不过,年轻人,我还是奉劝你,有什么就说什么,要是你欺骗我们的话……”

    毛人凤目露寒光,逼视着关兆南,威胁着说。

    “长官,我可是个规规矩矩的好人,怎么会欺骗你们呢。”关兆南装出一副诚恳老实的样子,望了眼毛人凤说道。

    毛人凤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不再审问了,站起身,吩咐身边的陈国强道:“国强,把这个关兆南先关起来,听候吩咐!”

    “不行!我还要去见我的岳父大人,你们怎么能随随便便关人呢?!”

    关兆南猛然站起,大声地抗议着。

    毛人凤没再理会他,起身离开了审讯室。

    毛人凤哪里会相信关兆南的胡言乱语,心里暗暗想着,这个关兆南肯定有问题,一定要从他口中问出来,他到武汉来究竟是和谁接头,在上海那边的幕后联系人是谁?

    但是,接连几天的审讯,关兆南反复就是那几句话,一直坚称自己是平民、好人,再问,他就一言不发。

    对关兆南的继续审讯再也没有得出什么新结果。

    复兴社湖北站的毛人凤和其它特务们陷入一筹莫展的困境。

    但毛人凤不死心,于是向南京鸡鹅巷53号复兴社特务处本部求援。

    4月上旬,南京复兴社特务处,调周养浩到武汉来,任武汉剿总调查科司法科员,协助毛人凤等人审讯关兆南。

    周养浩是正规的法律科班出身,与戴笠、毛人凤都是浙江省江山县的老乡,他们之间的私人关系非常密切,这些人也就是所谓的“复兴社江山帮”核心成员。

    后来在军统内部,周养浩还与沈醉、徐远举三人被并列为“军统三剑客”。

    除此之外,这个周养浩还另有一个“书生杀手”的外号,在全面抗战和内战时期,周养浩也是个令人恐怖的人物。

    但此时的周养浩初出茅庐,名不经传,他不过只是戴笠的复兴社特务组织中的一个小小科员而已。

    周养浩当然想利用机会,亮亮自己的身手,为今后的发展打好基础,所以他一到武汉上任,就立即参与到对关兆南的审讯。

    尽管经历疲劳审讯的反复折磨,关兆南还是老模样,傻傻的,只说自己来武汉是见自己的岳父大人,说不出丝毫有价值的东西。

    毛人凤和周养浩真弄不懂这个关兆南是装傻还是真傻!

    眼看从他身上榨不出丝毫油水,毛人凤、周养浩失望至极!

    二人商量着准备放弃了。

    “周老弟,也许关兆南真的只是初涉深水,价值不高,再审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毛人凤望了望低头深思着的周养浩建议道。

    看样子,周养浩也是江郎才尽、无计可施了。

    “毛兄,我在考虑,我们是不是从关兆南在上海的亲戚朋友中,找出一些别的有用线索来,还有他的岳父崔国翰,我们也应该秘密调查调查。”

    周养浩抬起头看了眼毛人凤,从身上掏出香烟,抽出一支点着,大大地抽了口,慢慢吐出烟雾后建议着。

    “我看可以。”

    二人仔细商量了一阵,再次来到了审讯室内。

    周养浩突发奇招,盯着关兆南问:“关兆南,你口口声声自称你是无辜的,我们怎么才能相信你?”

    “你在上海总归有亲戚朋友对吧,如果你不想继续被关押在武汉,我们就给你一次机会,帮你给上海的亲人带个信,或者给你在沙市的岳父带信也行,让他们出面证明你是好人,把你保出去,如何?”

    周养浩用犀利的双眼,盯着关兆南看了许久。

    见关兆南抬起头回望了自己一眼,周养浩摊了摊双手,继续说:“如果没人愿意为你提供担保,那么,我们也是爱莫能助,你只能无休止地被关在这里,你知道的,蒋委员长有令,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周养浩的话,引起关兆南的一阵沉默。

    过了许久,关兆南再次抬起头,试探性地询问道:“长官,你们能否同意我给我的熟悉朋友写个信?”

    关兆南的意思很明显,他是不想把上海亲人名字和地址,直接交到复兴社这班人手里,更不想因为自己,牵连到岳父崔国翰。

    周养浩看了看毛人凤,二人相视一笑,他们同意了。

    周养浩和毛人凤商量了一阵,还破例地允许关兆南通过秘密信箱写信求人,出面保释自己,而不必让他透露地址和收信人真实姓名。

    关兆南的内心就是害怕因为自己的事情,把家人和朋友牵扯进来。

    同时,他还考虑到另外一件大事,如今自己失手了,与线人没有接上头,人又落到复兴社特务们的手中,接头不成功的消息上级还不知道,他必须要找机会把消息向上峰通报!

    见毛人凤、周养浩如此大度,关兆南大概心里觉得这两个人挺善解人意,而且确实是不怎么怀疑自己了。

    于是关兆南决定,不妨按经常联系自己的那个信箱试发一信,给上级通个消息。

    关兆南相信,同自己联络的信箱就是个保密的死信箱,就是用来保护收信人的地址和身份的,以前自己就是那样使用而没暴露过什么。

    关兆南在得到毛人凤、周养浩的同意后,便开始下笔写了一封短信。

    当然,关兆南写的信件内容,简明含蓄,只是写生意没成,现在想回家却又没有路费有困难等,隐秘地通报了接头不成,任务没完成的状况。

    初看起来,这封信丝毫不露破绽,毛人凤和周养浩也睁只眼闭只眼,任其方便,他们还让关兆南自己封好信后,然后带他到邮筒前直接投进去,以此显示自己不关心信的内容。

    不过,关兆南万万没料到,他那样做,使得收到信件的罗伦斯产生了严重的误判,联络员还没有失联!

    罗伦斯认为,既然他能自由地发回来信件,想必,造成联络员与线人接头不成功的原因或许只是技术上的意外,而不是因为暴露或被抓捕。

    <!--gen1-1-2-110-20723-255605378-1486866903-->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