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32章 歪打正着

正文 第0132章 歪打正着

    冯晨的担心,果然在几个月后得到了验证。

    其实,苏联远东情报局的据点——瓦尔莎西菜馆,早已经被复兴社的王新衡和沈醉盯上了,只是苦于没有抓到任何证据,王新衡还没有动手。

    原来,罗伦斯上校到上海接手佐尔格的工作后,正值民党军队集中全力“围剿”苏区红军,苏联远东情报局在华的情报工作重点,也转移到搜集相关情报上来,以协助中国工农红军粉碎敌人的围剿。

    罗伦斯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打开了情报工作的新局面。

    远东情报局的情报网络,遍及以上海为中心的各大城市,甚至渗透到蒋介石的武汉行营、北平行营、南京警备司令部等要害部门。

    由于情报工作的迅速发展,罗伦斯对加入远东情报局的人员,在审查和使用安排上就不那么慎重了,后来加入的情报人员,鱼龙混杂、良莠不分,最后终于从交通员陆海防身上,给整个远东情报组织带来了灭顶之灾!

    瓦尔莎西菜馆是远东情报局的核心所在,陆海防作为罗伦斯的重要交通员,担负着同其他情报网络之间的联络工作。

    这个位置非常重要,但陆海防没有经过系统的特工培训,人又有点油头滑舌。

    这个陆海防是湖南岳阳人,北平师范学校学生,北伐战争时期,在武汉参加革命,曾在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政治部任职。

    1930年5月份,一个偶然的机会,陆海防在上海遇到原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政治部同事于生。

    此时的于生,已经是佐尔格领导下的拉姆扎情报小组的主要成员,于生了解陆海防精通英文,思想又比较倾向于革命,于是便吸收陆海防加入了佐尔格的情报组织。

    陆海防的主要工作,便是将每天中国报纸上刊登的有价值的材料,翻译成英文。

    佐尔格调离上海前,根据秘密工作的原则,曾经严格要求,陆海防只能与于生单线联系,后来佐尔格调走,于生不久也调离上海。

    于生临行前,将自己负责的一部分情报关系转交给陆海防,让陆海防直接接受罗伦斯的领导。

    在于生移交给陆海防的情报关系中,有一位极其重要的人物,他叫刘思慕。

    刘思慕,广东新会人,岭南大学毕业,早年参加民党,曾任广东省党部秘书,后经鲍罗廷介绍,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7年从苏联回国后便脱离民党。

    1933年,刘思慕旅欧回国以后,在上海参加了远东情报局,1934年打入南京民党内务部,1934年底,更是贴近到蒋介石的身边,任蒋介石的“武汉行营”上校法规专员。

    此时,正值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关键时期。

    在内务部时,刘思慕便经常把蒋介石的围剿计划以及军事地图带回家,逐张拍摄下来,每张拍两次,冲洗后通过交通员传递给远东情报局的罗伦斯。

    刘思慕到蒋介石武汉行营任职后,更是集中精力搜集蒋介石追剿长征中的红军兵力部署情报,通过武汉的交通员把情报传递给上海的罗伦斯。

    这个交通员便是大名鼎鼎的崔国翰。

    崔国翰,湖北江陵沙岗人,1913年入湖北法律专科学校,1920年回乡,任县自治筹备处秘书,1927年6月,加入党组织,7月份与党组织失去联系。

    1927年11月,崔国翰受张知本邀请,出任湖北省政府秘书,后因湖北省政府被民党右派控制,崔国翰便改操律师职业。

    1931年,崔国翰到上海,遇到湖北老乡胡鄂公,胡鄂公当时已经是佐尔格的远东情报局里的秘密成员。

    胡鄂公是老同盟会会员,中山先生的忠实追随者,曾参加了武昌首义,参与了革命军的重要军政指挥事务,为辛亥革命贡献了自己的心血与才智。

    在胡鄂公的介绍下,崔国翰加入了远东情报局,成为一名地下交通员,主要是作为于生和刘思慕之间的联络员。

    1933年,胡鄂公被捕,由于胡鄂公是老同盟会员,社会关系不一般,各方立即展开营救,不久之后,他就被释放出来并转道到了北平。

    胡鄂公的被捕,虽没因受刑而出现问题,但还是不可避免地造成远东情报局部分情报网的暴露,崔国翰担心自己受到连累,于是举家迁回湖北沙市避难。

    崔国翰离开以后,他所担负的交通员工作,便交给了他的大女婿关兆南负责。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罗伦斯来到上海,接替了佐尔格的工作,关兆南正式成为罗伦斯手下的交通员,负责同武汉的刘思慕联络。

    ……

    1935年初,蒋介石把杨虎城派驻武汉的代表胡逸民关进牢房。

    复兴社湖北站的上校行动队队长毛人凤,接受戴笠的秘密授意,在武汉四处搜集胡逸民通共反蒋的证据。

    1935年4月初的一天,毛人凤带着手下的陈国强、黄富民,来到武昌电报局,查找胡逸民的往来电报,想从中找出蛛丝马迹来。

    陈国强在翻查电报时,顺手牵羊拿走了一份无关的电报副本。

    三人回到复兴社湖北站里,毛人凤看了看带回来的那份无关的电报副本,随手丢给陈国强道:“国强,这份电报同胡逸民没有任何关系,你把它烧了吧。”

    “好的。”陈国强答应着接过那份电报副本准备烧毁。

    “让我来。”旁边的黄富民说。

    陈国强顺手又把那份电报副本递给了黄富民,黄富民无意中浏览了一下电文内容,电文是一首诗:

    七珍飞满座,

    日月不并照,

    九衢横逝水,

    点滴侵寒梦,

    小山秋桂馥,

    东南得幽境,

    门严九重静,

    见人切肺肝。

    黄国强正纳闷着,是哪个人发电报,发首诗干嘛,想着便拿出火柴擦着,正准备点燃时,竖着又看了眼电报副本,猛然见,黄富民看到了下面这句话:“七日九点小东门见。”

    “不对!毛股长,这份电报是首藏头诗!”黄富民吹灭已经点燃一角的电报副本,大声地汇报道。

    “什么?!我看看!”

    正在翻看其他电报副本的毛人凤,立即丢下手中的电报,来到黄富民的身边。

    “股长,你竖着看每行的第一个字。”黄富民指着电报内容说。

    “七日九点小东门见。”

    毛人凤慢慢念出声来。

    “这是份接头时间和地点的电报,明天就是7号,我们立刻把小东门一带监视起来。”毛人凤立刻吩咐着。

    第二天上午八点刚过,毛人凤带着十几名便衣,提前来到武昌小东门一带埋伏,暗中监视着,看看究竟是谁到这里来接头。

    快九点的时候,毛人凤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位东张西望的年轻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股长,我看这个年轻人像是来接头的,怎么办?”毛人凤身边的黄富民问。

    “通知大家,都先别动,给我盯紧点,等另外一个接头人来了,我们再动手。”毛人凤低声命令着。

    就这样,毛人凤带来的十几名特务,一直在周围监视着那名年轻人,没有轻举妄动,等待着前来接头的人。

    那名年轻人,在一棵法国梧桐树旁站着等了一阵,四下望了望不见人来,样子似乎有点很是焦急。

    “股长,快十点了,看来同他接头的人不会来了,再不行动,这家伙一会就溜了。”陈国强来到毛人凤的跟前建议道。

    “好吧,你同富民过去,把那人带回去,先审问审问,看他究竟是和什么人接头。”毛人凤点了点头同意了。

    陈国强和黄富民,一左一右慢慢靠近那名年轻人,上前架住他的胳膊,把他押向停在不远处的一辆车子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