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31章 通道转兵

正文 第0131章 通道转兵

    十一月份,离开江西苏区的中央红军,在广西境内强渡湘江,令山河含泪!

    红军在湘江突围后,队伍由出发时的86000余人,锐减到34000多人。

    敌人的疯狂围攻还在继续,革命的步伐不能停留!

    向前,往哪里走?

    当那面画着镰刀斧头的红旗,艰难地翻越广西与湖南交界的大山,来到湖南通道县时,中央红军的历史走向发生了变化。

    中央红军领导层,开始认真地思考着向何处去的问题。

    1934年12月12日下午,通道县恭城书院里,寒风彻骨,气氛压抑。

    书院屋内,两张拼接在一起的桌子周围,依次围坐着中央红军的高层领导人,正在召开着关乎红军命运和中国革命前途的临时紧急会议。

    会议由周副主席主持,主要讨论战略方针问题。

    参加会议的还有博古、洛浦、毛伟人、王稼祥、朱总司令、李德共七人,毛伟人的座位被安排在桌子的边角。

    “我们离开江西时,原计划是北上进入湘西,同二、六军团汇合,然后以此为依托,建立和扩大新的根据地,转入反攻,但湘江之战,我军损失惨重,几乎陷入绝境,现在究竟该朝那里走?大家都谈谈看法。”

    主持会议的周副主席最先发言,提出了红军今后的战略转移前进方向问题。

    “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北上,同红二军团汇合,依托红二军团的根据地,再加上红六军团的部队,我们就可以在广阔的区域内向敌人进攻。”博古接着发言说。

    “我非常赞同博古同志的意见,我们同二、六军团汇合以后,很快会在湘黔川三省的交界地带创建一大片苏区。”

    李德用右手把噙在嘴巴里的烟斗拿出来,扫视了一眼众人,附和着博古的北上观点。

    “我反对继续北进同二、六军团汇合,根据先头部队的侦查,在通往二、六军团的湘桂边这个方向上,敌人有重兵围堵。”

    王稼祥望了望坐在桌子边角上抽着烟沉思着的毛伟人,端起面前的杯子大大地喝了两口开水,重重放下杯子,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你这是畏敌情绪,逃跑主义!”李德情绪激动地站了起来,右手拿着烟斗指着王稼祥大声地呵斥道。

    “李德同志,请不要激动嘛,我们召开这次紧急会议,就是让同志们各抒己见,拿出一个最好的转移方案嘛。”

    周副主席,伸手扯了扯李德的皮衣,语调温和地劝说道。

    “我赞同稼祥同志的意见,我们应该取消北上同二、六军团汇合的这个计划,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

    毛伟人丢掉手中的烟头,站起身,睿智深邃的目光在参会人员的脸上一一扫过,用他那特有的湖南腔调说道。

    “向贵州前进?!”博古望着毛伟人问。

    “对头!我们应该放弃在长江以南,同红二军团一起建立苏区的意图,西出贵州,改向四川进军,去和红四方面军会师。”毛伟人语调平缓地说出他的想法。

    “为什么?我还是坚持北上,同二、六军团汇合!”李德指着毛伟人大声地质问着。

    “为什么,因为,蒋介石已经有十几万大军,在通道以北的城步、绥宁、武冈、芷江、会同、靖州一带,部署了一道口袋阵,正等着我们这三万多人朝里面钻!”毛伟人抬高声音,回答着李德的质问。

    “我赞同老毛的建议,停止北上,西进贵州,从贵州改向四川进军,去和红四方面军会师。”洛浦放下手中的笔,扶了扶鼻梁上眼镜,发言道。

    “我也赞同老毛的这个意见,改道西进贵州。”朱总司令紧跟着发言道。

    “你们这是消极避战,这是逃跑!我不同意!”李德再次站起来,大声地说道。

    “李德同志,湘江一战,我军损失惨重,如果我们再同敌人硬拼的话,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不能意气用事。”

    周副主席再次劝解着情绪依然激动的李德。

    “报告!上海来电,有紧急情报!”

    正在此时,政治保卫局副局长李克农手持一份电文,匆匆忙忙闯了进来。

    “噢?!什么情况?”周副主席站起来问。

    “上海的墨鱼同志来电,事关军情!”李克农说。

    “念!”周副主席命令道。

    “可靠情报,蒋已获取我军与红二、六军团汇合的意图,目前已调集12万大军,在通道以北地区部署,准备一举歼灭我军!墨鱼。”

    李克农声音洪亮地把电报内容念了出来。

    听完电文内容,与会人员不约而同地,齐刷刷地,把目光望向毛伟人,这份情报,再一次印证了之前毛的建议是正确的。

    “这个墨鱼是谁?我们不能仅凭他的这份还有待核实的情报,就放弃了我们原先制订好的转移计划,我们必须北上,必须同二、六军团汇合!”

    李德固执地坚持着。

    “墨鱼是我党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同志,我相信墨鱼同志这份情报的准确性!我也赞同老毛的建议,停止北进,改向贵州进发。”周副主席表态道。

    “我保留我的意见!”

    李德恼怒地拿起面前的笔记本,大踏步地离开了会议室。

    李德退出会场后,大多数同志赞同毛伟人的意见,会议通过了西进贵州的主张。

    当晚七时半,中革军委向各军团、纵队首长,发出了西入贵州的“万万火急”电令。

    随后,野战军司令部发布《我军进入贵州动作的部署》指示:“我军以迅速脱离桂敌,西入贵州,寻求机动,以便转入北上。”

    同时,电示红二、六军团:“我西方野战军已西入黔境,在继续西进中寻求机动,以便北上,你部应策应之。”

    12月13日,中央红军在通道境内,突然改变行军路线,分两路转兵贵州,把几十万追击的民党军队统统抛在湖南的西南地区。

    蒋介石妄想在湘西消灭中央红军的企图破灭!

    ……

    冯晨在瓦尔莎西菜馆发完电报出来,浑身感觉一阵轻松。

    罗伦斯让陆海防送冯晨下楼。

    “冯先生,听说你是中央特科的?”下楼时陆海防突然问了一句。

    冯晨心里一惊,偏过头望了眼这个油嘴滑舌的陆海防,心里想,罗伦斯怎么找了一个这样的人做交通员?这人同索尼娅比差得太远了!

    “呵呵,蔡老板有次告诉华尔顿先生,说冯先生是特科的人。”陆海防见冯晨没有理会他,尴尬地笑了笑接着说道。

    “哦,陆先生,我找华尔顿先生是有生意上的往来,我借用你们的电台,也是同武汉那边的生意伙伴联系业务,华尔顿先生没告诉过你吗?”

    冯晨开始对这个远东情报局的交通员陆海防,产生了提防之心。

    “陆先生是怎么认识华尔顿先生的?”冯晨想了想问道。

    “噢,我北平师范学校毕业后,因为精通英语,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华尔顿先生,我也就是帮助华尔顿先生,把报纸上有价值的材料翻译成英文而已。”陆海防回答说。

    说着话,两人已经来到马路边,冯晨伸手拦了辆黄包车,对陆海防说:“陆先生,请你转告华尔顿先生,我同他今天是最后一笔交易。”

    冯晨已经下定决心,再也不会到瓦尔莎西菜馆来了。

    也许是罗伦斯接手佐尔格的工作后,情报工作一直做得顺风顺水的缘故,什么样的人都吸收进来了,这样太危险了!

    应尽早切断与罗伦斯之间的关系!

    坐在黄包车上的冯晨,从陆海防身上隐隐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危险……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