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30章 日谍父女

正文 第0130章 日谍父女

    南造次郎其实是个老牌间谍。

    1907年9月,日本人在上海虹口昆山路146号,正式成立上海日本居留民团,南造次郎受日本外务省派遣,以居留民团团长身份作掩护,在上海从事间谍活动。

    南造次郎的女儿南造云子便是在上海出生的。

    南造云子在少年的时候,南造次郎这个老牌特务,花了很多精力,全方位培养她射击、骑马、歌舞等。

    在南造云子13岁时,南造次郎把她送回了日本神户间谍学校学习。

    在间谍学校里,南造云子系统地学习了汉语、英语、歌舞、射击、爆破、化妆、投毒等特工技术。

    在学习期间,南造云子非常受侵华间谍头目土肥原贤二的赏识,专门对她进行了特别训练。

    学习四年后,南造云子顺利毕业,并被派往中国从事间谍活动。

    1929年,南造云子被派往南京,化名廖雅权,以失学青年的身份做掩护,考入民党政府国防部汤山温泉招待所,当上了一名招待员。

    南造云子能歌善舞,妖媚迷人,凭色相勾引了一批民党高级军官,从中窃取情报。

    ……

    一行人很快回到日本住上海领事馆内。

    “冯桑,你同南造君先下盘围棋,我去处理点事情,晚上我们到绿波廊吃饭。”放下行李后,平冈龙一对冯晨说道。

    “好的,恭敬不如从命,我就向南造先生求教几招。”冯晨答应着。

    很快,井上樱子端来几杯茶水,放在接待室的桌上,冯晨同南造次郎坐到榻榻米上,拿过棋子,摆开了战场。

    南造云子微微笑着,站在一旁观战。

    从南造云子身上,散发着的阵阵玫瑰香味,搅得冯晨心猿意马。

    冯晨同南造次郎双方布局完毕,南造次郎手持一颗白子,望了眼冯晨问:“冯先生,你在哪里高就?”

    “哦,南造先生,我是新生通讯社的记者。”冯晨在棋盘中轻轻落下一枚棋子回答说。

    “噢,记者?我这里有条新闻,不知道冯先生是否感兴趣?”

    南造次郎在冯晨刚才落下的棋子旁边应了一手。

    “只要是新闻,当记者的哪有不感兴趣的?”冯晨端起旁边的茶杯喝了口茶说。

    “这条新闻,是关于你们的蒋委员长追剿中央红军的。”南造次郎淡淡地说了一句。

    “噢,追剿红军的?南造先生怎么会知道?这可是绝密呀。”冯晨精神一震,放下手中的茶杯,望着南造次郎问。

    “呵呵,小女在南京汤山温泉招待所,无意之中听到几位民党高级军官谈话,这才知道的。”南造次郎抬手指了指旁边站着的南造云子说。

    “哦,红军不是被委员长堵在湘江,损失惨重吗?”冯晨轻描淡写地问了句。

    “呵呵,是的,湘江突围出来的三万多人,很快又会钻入你们蒋委员长设下的包围圈里,看来不日,中央红军便会被彻底剿灭。”

    南造次郎在右上角放下一枚棋子,望着冯晨阴测测的点着头微微笑着。

    “红军不是突出封锁线了吗?”冯晨慌忙应了一手。

    “蒋介石已经判明,红军将去湘西的意图,把防堵中央红军北上与红二、六军团汇合作为兵力部署的重点,已经在湘桂边这个方向上摆放了12万的兵力,等待着红军钻进去。”

    南造次郎拿起一枚棋子,眼睛望着棋盘,慢悠悠地说道。

    听了南造次郎的话,冯晨的脑袋一下发蒙了,真要是这样,中央红军再次钻进蒋介石的伏击圈的话,剩下的三万余红军,将会难逃厄运。

    怎么办?南造次郎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

    情报是真是假?

    南造次郎透露给冯晨的消息,应该是绝对的机密,那南造次郎是如何探知蒋介石的兵力部署情况的?

    其实冯晨不知,这里面有个原因。

    原来,南造云子到南京国民政府国防部汤山温泉招待所不久,一次考试院院长戴季陶入住温泉招待所。

    化名廖雅权的南造云子,了解到戴季陶的身份后,设计特意在戴季陶经常散步的林**上等待着,在戴季陶再次散步时,南造云子假装慌慌张张从戴季陶对面走来,撞了戴季陶一个满怀。

    戴季陶被撞个趔趄,正要发脾气时,抬眼一望,原来撞到自己的是一位身材高挑,妩媚动人的年轻小姐。

    戴季陶立刻变换着笑脸,打量着南造云子问:“小姐是这招待所的服务人员吗?有什么要紧事情这么慌张?”

    “嗯,对不起先生,把你撞疼了吗?”南造云子故作害羞的样子,上前扶着戴季陶的胳膊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

    南造云子身上散发的香味,让戴季陶心里一阵激荡。

    “请问小姐贵姓?”戴季陶态度暧昧地再次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美人。

    “我姓廖,叫廖雅权,是招待所的服务员,先生在这里住?”南造云子双颊微红,美目含水,望着戴季陶回答说。

    “哦,呵呵,我叫戴季陶,最近在这里疗养,住在3号别墅,廖小姐不忙时候,可以到我那里坐坐。”戴季陶微微笑了笑邀请道。

    “哦?!原来先生便是大名鼎鼎的考试院院长?!”南造云子假装吃惊地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望着戴季陶。

    “呵呵,如假包换。”戴季陶微微笑了笑。

    “那我以后真会经常打扰戴先生的,我最近正在学习日文,听说戴先生早年曾经在日本留学,想必教授我日文应该没问题吧。”

    南造云子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便于今后有理由经常接触戴季陶。

    “没问题,没问题,廖小姐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尽管到3号别墅里来找我。”戴季陶求之不得地答应着。

    此后,戴季陶便成为国防部汤山温泉招待所的常客。

    南造云子借口找戴季陶学习日语,经常到戴季陶住的地方“求教”,有意无意间从戴季陶的嘴里,得到很多她想要的情报。

    这次蒋介石识破中央红军将与红二、六军团汇合,设下围堵中央红军陷阱的这个情报,便是南造云子从戴季陶那里得到的。

    南造次郎把这份情报告诉给冯晨,也是带着一定的阴谋。

    自从蒋介石提出了“攘外必先安内”的口号,日军方面趁着蒋介石围剿红军,无暇顾及日军动向时,大肆在中国华北地区扩张势力。

    日本方面担心,蒋介石把中央红军剿灭以后,会把军力转移到对付日军上来,所以,土肥原贤二在得知这份情报后,命令南造次郎,要想尽一切办法,把蒋介石的这份计划泄露出去,让中央红军不要钻进包围圈。

    由于冯晨的心里很乱,同南造次郎的这盘棋在冯晨大败之下,匆匆结束。

    刚刚下完棋,平冈龙一从外面走进接待室里来。

    “呵呵,冯桑,南造君的棋艺怎么样?”

    “呵呵,老师,今天我败得很惨!南造先生的棋风诡异多变,学生我难以招架啊!”冯晨笑了笑说。

    “哈哈!时间还早,要不,你们再下一盘?”平冈龙一大笑了两声问道。

    “老师,我这会回通讯社去还有点事情办。”

    说着话,冯晨从榻榻米上下来,把鞋子穿上。

    “噢,冯桑,松尾君已经在绿波廊把位置订好了,晚上你要好好帮我陪南造君父女多喝几杯。”

    “老师,我先回通讯社,把明天的稿子审核一下后,直接赶到绿波廊去。”

    “那好吧,我们在绿波廊等着你。”平冈龙一答应道。

    冯晨出了日本驻上海领事馆,伸手拦了辆黄包车,吩咐车夫,直接朝着霞飞路上的瓦尔莎西菜馆而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