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28章 伤亡惨重

正文 第0128章 伤亡惨重

    12月1日天刚放亮,湘军的进攻就开始了,阵地上炮声隆隆,杀声震天。

    仗愈打愈烈,伤亡越来越多。

    红军占据的各个山头都在吃紧,特别是红一、红二师的结合部。红一、红二师结合部的左翼是黄永胜率领的红一师三团,右翼是耿飚率领的红二师四团。

    湘军先向位于左翼的一师红三团阵地发起猛攻,接连攻了9次,都被红三团击退。

    这时,湘军发现红四团防守的珠兰铺是个薄弱点,因为珠兰铺长约5公里,而红四团已经不足千人,兵力十分单薄。

    当时红四团政委杨成武已经负伤,团长耿飚也因患疟疾身体非常虚弱。

    湘军集中兵力,重点进攻珠兰铺,红四团左翼被湘军突破。

    结合部被突破后,一股湘军竟然鬼使神差地冲到了红一军团指挥部附近,红一军团几位首长差点当了俘虏。

    红二师部署在东面靠近湘江的地方,有被切断西进退路的危险,师领导当机立断,命令防守白沙的红六团掩护,坚决顶住敌人,其他两个团撤出阵地向西边大山靠拢。

    接近中午时分,红一军团在军团首长指挥下,一师和二师相互交替掩护,边打边撤,向西转移。

    脚山一战,红一军团两个师,与湘军鏖战3天,伤亡惨重。

    军团政委聂荣臻负伤,四团政委杨成武和五团团长钟学高负伤,五团政委易荡平等千余人牺牲,两个师共损失近四千余人。

    湘江战役期间,红五军团三十四师奉命前往灌阳枫树脚阻击从灌阳北上的桂军。

    由于军委的失误,三十四师接到命令时枫树脚已经失守,加上地形不熟,红三十四师陷入桂北的崇山峻岭之中,在羊肠小道中艰难跋涉,未能按时接替红六师十八团阻击桂军,反而使自身陷入了孤军奋战的险恶境地。

    12月1日5时、下午14时,中革军委两次电令三十四师由东向西横穿灌阳至新圩公路,向西突围,三十四师依照命令,从板桥铺一带穿过公路,向西突围,但再次陷入崇山峻岭之中。

    12月3日,在前往湘江凤凰嘴渡口的途中,红三十四师与桂军夏威部44师、43师一部遭遇,地点是全州县安和乡文塘村。

    双方在文塘一带发生激战。红三十四师向桂军发起连续冲锋,试图向北打通前往大塘、麻市、凤凰渡的通道,但始终无法突破桂军阵地。

    在连续的冲锋中,红三十四师伤亡惨重,师政委程翠林、政治部主任张凯、一0二团团长吕官印、一0二团政委蔡中牺牲,大批将士血洒疆场。

    在向北的进攻受挫后,师长陈树湘率部南撤,试图从兴安以南寻路西进。但再度遭桂军层层阻击,无法打开前进通道。

    为了减少危险,师长陈树湘当机立断,率部向东退入雾源山区,并迅速占领了狗爪山和岭脚底村。

    此时,桂军再次发起了猛烈攻击,红三十四师一边打一边向大山转移,由于地形不熟,部队被切为数股,各团各自为战,一oo团政委候中辉、一o一团团长苏达清、一0一团政委彭竹峰先后牺牲。

    红三十四师沿白路河而上,经大白路、小白路转移到瑶寨茶皮浸,此时全师只剩下1000多人。

    茶皮浸海拔1200米,其南面为板瑶山、北面仅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往灌阳。

    这时,桂军44师从安和沿大路经蕉江再从小路经高屋场赶到板瑶山。当桂军到达板瑶山时,红三十四师正从村南的小道向灌阳前进,双方发生遭遇战。

    陈树湘爬上板瑶山村寨的后龙岭,用望远镜观察情况,发现通往灌阳的山路已被桂军切断,遂命令部队退回茶皮浸。

    随后,红三十四师由茶皮浸瑶族青年梁明卿带路,沿一条羊肠小道至鱼湾住宿,暂时摆脱了桂军。

    文塘一战,红三十四师损失惨重,由入湘桂边境四关时的4300余人锐减至800余人。

    12月4日下午,陈树湘率余部从新圩以南穿越全灌公路时,在新圩附近的罗塘、板桥铺遭到桂军围攻,仅四百余人冲出包围,被迫再次翻过观音山,于当晚在地处半山腰的洪水箐村宿营。

    12月5日,三十四师被桂军发现,再次遭到包围。

    师长陈树湘紧急召集师、团干部,宣布两条决定:

    第一、寻找敌人兵力薄弱的地方突围出去,到湘南发展游击战争。

    第二、万一突围不成,誓为苏维埃新中国流最后一滴血。

    陈树湘决定突围,沿长征原路返回井冈山。

    突围过程中,负责掩护的红一00团大部分牺牲,部分分散到群众中去寻找党组织。

    ……

    中国工农红军第八军团,是由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二十一、第二十三师,也就是中央警卫师和工人师改编的一支革命武装。

    长征出发时,中革军委的统计表格上显示该军团为10922人,这个军团新兵多,战斗力不强。

    长征期间,红八军团担任全军的右后翼,掩护军委纵队前进。

    越过三道封锁线后,红八军团变为左后翼。

    渡过潇水后,红八军团与红九军团,向江华、永明方向开进,威胁广西龙虎关、恭城、富川、贺县等地,迫使桂军夏威部主力从灌阳南调恭城。

    11月25日17时,中革军委下达了《我野战军前出至全州、兴安西北之黄山地域的作战部署》的作战命令,决心从桂北西渡湘江,电文规定:

    “八、九军团为第四路纵队,经永明,如不能占领永明则从北绕过之,至三峰山向灌阳、兴安县道前进。”

    根据这一命令,八、九军团成了最靠南的一路纵队。

    红八、九军团在湘桂边境的三峰山遭到桂军及民团的阻击,无法按原定路线前进。

    11月27日下午,红八、红九军团接到紧急命令,晚上再度组织强攻,仍然无法突破桂军阵地。

    28日凌晨,八、九军团接到命令,改道北上由雷口关入桂。

    此时,距桂军夏威部主力南撤恭城已经过去了五天,距中革军委作出西渡湘江决定已经过去了两天,而八、九军团仍滞留于湖南永明、江华境内,他们要先北上再西进,走一条直角形的路线,比其他部队多走了不少路。

    就在这时,民党中央军占领了道县,桂军主力返回灌阳,湘军刘建绪部进占全州,八、九军团的西进通道,随时都可能被中央军、桂军、湘军切断,八、九军团成了红部队中处境最为危险的部队。

    红八、九军团西进道路上的第一个危险来自周浑元的中央军。

    民党中央军周浑元部于11月26日占领了道县,他们随时都可以西进占领湘桂边境的雷口关、永安关,封闭红八、红九军团的西进通道。

    幸好周浑元部行动并不积极,红八、红九军团才得以顺利通过都庞岭,进入广西境内。

    11月29日午夜,红八军团赶到广西灌阳县水车地域,这里距离湘江还有大约五十公里,在那里,红八军团碰到了红五军团三十四师。

    红三十四师转来军委电报,称鉴于敌情紧张,要求八军团:

    “火速前进,不惜代价,必争二十四小时通过湘江,否则有被敌人截断的危险。”

    天亮后,红八军团尾随红九军团从左翼向湘江前进。

    红三十四师则赶往灌阳新圩接防红六师第十八团阻击桂军。

    30日下午15时左右,桂军一部由灌阳方面,绕过红五师的阻击阵地,穿插进来,前出至全州两河乡鲁枧村隔壁山一带,截断了红八军团的去路,双方发生激烈交火。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