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26章 界首战斗

正文 第0126章 界首战斗

    “把战报放这里,你去忙吧。”冯晨头也没抬地说道。

    “股长,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方晓曼看出了冯晨的异样。

    “没什么,就是嗓子有点疼,你去吧,有最新战报及时报来。”冯晨面色沉重地吩咐着方晓曼。

    方晓曼疑惑地看了看冯晨,转身把办公室门带上来开了。

    冯晨继续翻看着手中的战报。

    ……

    界首战斗,是湘江战役著名的三大阻击战场之一。

    界首是一座古圩,位于广西兴安县城以北15公里的湘江西岸,是中央红军过湘江时最重要的渡河点。

    前锋部队在江面上搭建了一些浮桥,方便军委纵队和后续部队过江。

    在界首的湘江西岸江边,距离界首渡口不到100米的地方,有一座古老的祠堂,叫三官堂,红军架设的渡河浮桥主道,就从三官堂门前经过。

    11月27日下午,红一军团二师四团抢占界首。

    红四团抢占界首后,奉命增援脚山铺,遂将界首防务移交三军团四师。

    27日晚,三军团四师先头部队到达界首,开始架设浮桥。

    28日,红四师三个团全部到达界首,在界首附近的湘江两岸布防,红十二团留守河东江南渠口,红十一团前出到石门及西北地域布防,红十团在湘江西岸界首南面光华铺一带布防。

    光华铺是界首至兴安间桂黄公路边的一个小村庄,位于界首渡口以南5公里,村北是开阔的水田,另三面是起伏的山丘。

    29日,红十团团长沈述命令三营营长张震率部在光华铺南面布防,以两个连在正面向兴安县城方向筑工事,机枪连和另一个连作预备队,团主力部署在渠口渡附近高地,团指挥所设在渡口附近的小高地上。

    民党方面,桂军在兴安驻有15军43师128团,发现界首渡口被红军占领,又急忙从平乐调一个师的兵力赶往兴安加强守备,以防止红军攻占兴安威胁桂林。

    29日晨,桂军侦察机飞临界首上空,对红军进行俯冲扫射。

    29日下午,桂军多架轰炸机飞临界首渡口,将红军临时架起的浮桥全部炸毁,当夜,红军收集船只,再次架起浮桥,次日晨,又被敌机再次炸毁。

    红三军团奋战数小时,再次将浮桥修通。

    29日晚,桂系15军43师一部向红军据守的光华铺高地攻击前进。

    当日深夜,部署在前沿的三营值班战士,发现湘江边的山上有手电灯光摆动,忙向张震营长报告,张震立即派出一支部队前往搜索,未发现打手电的人。

    正当搜索的战士感到事情有些蹊跷时,发现湘江西岸有密集的手电灯光在闪烁,原来桂军一部已经迂回到三营阵地后面,直插界首渡口。

    桂军这支部队行至界首渡口南面2.5公里处,与红十团主力发生接触,双方随即猛烈交火,张震营长见渡口危急,急忙收缩兵力,往回猛打,与十团主力夹击来袭桂军。

    敌我双方在黑暗中混战,但敌人数量众多,双方激战后形成对峙,混战中,桂军两次攻到离三官堂不足100米的地方。

    30日拂晓,张震率三营与团部汇合,但部分敌人突破十团防线占领了渡口。

    此时,军委第一纵队即将抵达东岸准备渡江,情况万分危急。

    中央主要领导人和中央红军的指挥机关都在军委第一纵队,军委第一纵队不能过江,情况非同小可。

    沈述清团长见三营伤亡甚众,下令三营休整,自己亲率一、二营直奔渡口,向人数不多但又时刻威胁着红军渡江部队的桂军发起猛攻。

    敌我双方都没有工事作依托,在江边来回拉锯,战斗异常残酷。

    经过反复冲杀,红十团终于夺回了界首渡口西岸,但十团团长沈述清在冲锋过程中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6岁。

    沈团长牺牲后,第四师参谋长杜中美接任红十团团长,杜中美率军将桂军残敌驱赶到光华铺以南。

    30日上午,军委第一纵队开始从界首渡过湘江,进抵界首西北之大田地域。

    不久,桂军45师韦云淞部赶到兴安,兴安县的桂军增至四个团,桂军随即以二个团的优势兵力,在炮火的支援下,向红十团发起了疯狂反扑。

    30日中午,光华铺失守。

    为了夺回光华铺,杜中美团长急忙组织部队反攻,在向张家岭高地发起冲锋时,杜中美中弹牺牲,桂军乘势反扑,红十团政委杨勇腿部被弹片击中受伤。

    为了保存实力,杨勇将部队撤到西起石门飞龙殿,北至碗渣岭、大洞村丘陵,东至湘江一线,构筑第二道防线。

    为夺回光华铺,渡江总指挥彭德怀紧急调红四师的另外两个团赶来增援红十团。

    桂军的轰炸机再次对界首渡口的浮桥进行轰炸,但红军在当地群众的配合下也再次架起了浮桥,保证了军委一、二纵队全部渡过湘江。

    在增援光华铺的部队到达的同时,桂军的另一个团已经悄悄渡过湘江,急速从湘江东岸向界首渡口推进。

    当时,军委第二纵队已经于午前进抵界首以东之月亮山附近,如果桂军这个团继续北进,后果将不堪设想。

    渡江总指挥彭德怀见情况紧急,急忙命令红五师十三团黄振团长率所属部队,迅速打击东岸立足未稳之敌,阻止其继续北上。

    黄昏后,中央第二纵队开始过江。

    渡江总指挥彭德怀指挥三军团四师集中所有兵力向光华铺之敌发动反攻,经过又一夜苦战,虽然未能夺回光华铺,但是终于在光华铺与界首之间建立了第二道阻击线。

    12月1日凌晨1时30分,军委下达了紧急作战命令:

    (一)三十日的战斗,全州之敌已进到朱塘铺,兴安之敌已进到光华铺,灌阳之敌已进占新圩,并继续向古岭头方向前进。

    (二)敌之先头部队有已渡过文市河之可能。……一号各兵团之部署及任务应如下:

    三军团应集中两个师以上的兵力在汽车道及其以西地域,有向南驱逐光华铺之敌的任务,并须占领唐家市及西山地域。

    六师之部队应留河东岸,有占领石玉村的任务,并掩护我五、八军团及六师切断的部队通过湘水,以一个营仍留界首任掩护,该营应向麻子渡派队与五军团切取联络,在万不得已时,三军团必须困守界首及其西南和东南的地域。

    在这道命令中,军委要求红三军团将四师、五师主力集中在湘江西岸的桂黄公路及以西地域,界首只留一个营,这是有其道理的。

    当时,军委两个纵队已经部分过江,这两个纵队缺乏战斗力,如果光华铺附近的桂军绕过三军团阵地攻击军委纵队,后果将不堪设想。

    为防止这种严重局面的出现,红三军团必须将防线向西延伸,但这也意味着战线的延长,界首渡口处于危险之中。

    12月1日拂晓,从新圩阻击战撤下来的红五师十四团、十五团赶来,与十三团会合,接替了红十团的防务,参加了阻击。

    12月1日清晨,茫茫大雾吞没了湘江,十几米外就看不清人脸,但敌我双方继续在浓雾中激战。

    红三军团四师和从新圩撤出的红五师主力,在界首西岸阻击光华铺之敌,红六师主力到达界首东岸,一面组织渡江,一面阻击兴安北上之敌,掩护星夜赶来的红八军团、红九军团从凰嘴渡口涉渡湘江。

    战斗到12月1日中午,中央红军主力大部分渡过了湘江,其他负责掩护的部队也已经奉令撤离,可红四师却没有接到撤退命令。

    桂军的攻势并没有减弱,红四师孤军奋战,如果不及时撤退,后果不堪设想。

    红四师政委黄克诚感觉到形势不妙,便向师长张宗逊建议组织部队撤退,向西转移。

    界首战斗结束。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