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25章 湘江恶战

正文 第0125章 湘江恶战

    邝惠安等特科红队队员被捕,使党在上海的地下组织进入了前所未有的低潮时期。

    冯晨除了定期到瓦尔莎西菜馆接受蔡叔厚下达的任务外,基本上把全部精力放在新闻采访和结交文艺界知名人士上。

    作为干社情报股,国军追剿中央红军的战报,定期都会从民党中央调查科南京特工总部传递过来。

    冯晨可以很方便地掌握到中央红军的动向。

    这天上午,冯晨在办公室里,仔细地看着方晓曼刚刚送来的最新战报:“全州战役共军损失惨重!”(湘江战役)

    战报很详细。

    冯晨低头慢慢看着战报,内心为转移中的中央红军担忧着。

    ……

    全州县,扼湘桂通道,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中央红军自10月10日从瑞金开始转移后,连续突破了国军三道封锁线,继续西行,向湘桂边境前进,于11月27日,到达湘江上游。

    蒋介石紧急筹划,设置第四道封锁线,企图把中央红军消灭于湘江以东。

    蒋介石命令湘军刘建绪的第一纵队,开赴广西东北部的全州,与广西第15军取得联系,组成拦截红军的正面防线。

    中央军吴奇伟的第二纵队,由薛岳指挥,沿湘桂公路祁阳、零陵、黄沙河一线进行侧面攻击,保持机动,防止中央红军北上与红二、六军团会合。

    中央军周浑元的第三纵队、湘军李云杰的第四纵队,湘军李韫珩的第五纵队,从东面将中央红军压向湘江防线。

    11月27日,湘军进入全州城,下午,红一军团抢占了全州以南、界首以北的所有湘江渡口,28日凌晨,桂军在新圩向红三军团发起进攻,湘江战役正式打响。

    新圩位于广西灌阳县西北部,南距县城15公里,北距红军西进路线最近点,大桥村古岭头5公里。

    古岭头是红军前往渡口的必经之路。

    11月27日下午16时左右,红三军团第五师,抢在桂军前面赶到新圩,占领了新圩至灌阳公路两边的山头,并派出部队沿公路向南面的马渡桥推进。

    当日下午,红五师先头部队与桂军侦察连遭遇,红军主动出击,将桂军侦察连击退,并沿公路向南追击至枫树脚附近,因前方的马渡桥已经被桂军占领,红五师便在枫树脚周围的山头构筑阻击阵地。

    桂军前锋于11月27日下午抢在红军之前占领枫树脚南面的马渡桥,但因红军在枫树脚附近建立了阻击阵地,桂军在占据马渡桥后无法继续向前推进。

    28日拂晓时分,桂军44师在机枪、重炮、迫击炮掩护下,向红五师前沿阵地发起进攻,红五师沉着应战,以密集火力封锁公路,大量杀伤敌人,红星炮兵营也向敌军开炮支援。

    桂军正面进攻受阻,遂于下午16时,派出一部兵力沿红军左侧的瘦马岐等几个山头迂回到红军前沿阵地的钟山、水口山一带进攻。

    红军腹背受敌,损失很大,前沿阵地有的山头一个排打得只剩下一名战士,红五师被迫退守第二道防线。

    当晚,红军后撤至杨柳井两侧的山头,平头岭和尖背岭一线,连夜赶筑工事。

    平头岭和尖背岭是公路两侧的最高山峰,红十五团防守公路左侧的平头岭,红十四团防守公路右侧的尖背岭,两个阵地互为犄角。

    29日,桂军第24师及45师134团投入战斗,战斗更加激烈。

    桂军先是以空军一队6架飞机低空轰炸、扫射,继而大炮轰击,接着以步兵轮番冲击,到中午时分,桂军正面与侧后迂回相结合的进攻,已经把红军坚守的山头逼到了绝境。

    红军与桂军展开了白刃战,反复争夺山头,但终因力量悬殊,红五师伤亡惨重,前沿的几个小山头相继丢失,第二道防线眼看就要被突破。

    红五师师长命令师参谋长到前线指挥红十五团,并电话命令红十四团收缩防线,把团指挥所转移到师指挥部位置。

    此时,桂军的机枪、炮火已经打到师指挥部旁边来了,师指挥部准备转移,结果,未等师指挥部转移,师长便接到了师参谋长牺牲的消息。

    红十四团防守的尖背岭和红十五军团防守的平头岭相继失守,红军交替掩护,且战且退,在板桥铺附近的虎形山构筑数层工事,集中兵力死守。

    30日凌晨,红五师接到紧急驰援红四师光华埔阵地的命令,新圩阵地交红六师十八团接防,由于十八团未能及时赶到,红五师被迫继续与桂军苦战。

    血战至中午,桂军见拿不下虎形山,便以重兵迂回左侧高山,向红军压过来,同时出动多架飞机对虎形山狂轰滥炸。

    红军拼死抵挡一阵后,被迫撤出阵地,退守新圩附近的楠木山和炮楼山一线。

    30日下午15时,红十八团赶到新圩,红五师于16时移交防务,迅速赶到界首东南的渠口,与红十三团汇合,从界首过江。

    因为损失惨重,过江以后,红五师缩编为一个团。

    红十八团在新圩接防后,仓促在新圩南面楠木山村附近的炮楼山一带进行布防,其中以两个营扼守楠木山村附近之炮楼山,一个营布防于陈家背。

    桂军以一部绕过红十八团向北追击,一部留在楠木山村围攻红十八团。

    12月1日拂晓,桂军对红十八团楠木山阵地发起猛攻,红十八团伤亡惨重。为避免部队被桂军吃掉,红十八团炮楼山防守部队被迫后撤,向在陈家背布防的那个营靠拢。

    桂军紧紧咬住十八团不放,在十八团撤退后迅速占领炮楼山,并一路跟踪追击,红十八团的两个营刚撤到陈家背,桂军便追了过来。

    战至中午,红十八团一部被分割包围于陈家背,一部在团长曾春鉴、政委吴子雄率领下突围而出,边打边撤,向湘江岸边转移,最后被桂军分割包围于全州古岭头一带。

    红十八团约两千名将士大部分壮烈牺牲,只有少数战士突破重围,但又在随后的地方民团的围剿中惨遭杀害,只有为数不多的战士隐姓埋名,流落民间。

    红六师第十六团、第十七团,损失也比较大,全师基本上不成建制,后缩编为一个独立团。

    11月29日下午15时,中革军委电令红三十四师,于30晨应接替红六师在枫树脚阻击桂军,但实际上,三十四师在接到命令时,新圩枫树脚阵地已经失守。

    军委的命令致使三十四师孤军深入,最后全军覆没。

    从11月30日起,便有桂军绕过红军阵地北上,12月1日起,更是蜂拥北上,其中桂军44师经新圩西北方向的石塘圩,向湘江麻子渡、界首方向追击,24师由文市西侧向北追击,134团留在灌阳县境。

    12月1日晨,桂军24师到达新圩东北方向的文市附近,将民党中央军周浑元纵队约一个连缴械,迫使中央军停止东进,之后调过头来向西追击红军。

    中央红军大量未来得及过江的部队,被桂军44师和24师切断、冲散,损失惨重。

    ……

    冯晨一字不漏地看着战报,如身临其境,战斗之惨烈,让他这个文人,忍不住黯然泪下,原来正面战场比白区斗争更为残酷!

    一定要想办法,在情报工作上,给予正面作战的红军以有力的支援!

    战报没有看完,冯晨的内心已翻江倒海,上海的地下组织几乎全军覆灭,主力红军又损失惨重,党和红军的命运堪忧,该怎么办?

    冯晨掏出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起身倒了杯茶水,准备接着把战报看完。

    “笃、笃、笃!”

    三声敲门声响起,冯晨直了直身子,平静了一下心情开口道:“请进!”

    门推开了,方晓曼手中拿着一叠资料走进来,递给冯晨道:“股长,又一份战报,共党红军在湘江几乎全军覆没。”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