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24章 叛徒作证

正文 第0124章 叛徒作证

    由于邝惠安同其他被抓的几名红队队员,是在马路上或家里被抓到的,身上没有半点证据,法国巡捕房束手无策,一时不能定案。

    苏成德第一时间,来到法租界巡捕房,提审了邝惠安。

    邝惠安被两名全副武装的巡捕,押解到审讯室苏成德的面前。

    “叫什么名字?”苏成德问。

    “哈哈,可笑!抓我不知道我叫什么?”邝惠安大笑着回答道。

    “我当然知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邝惠安,中共特科红队队长!”

    “那你还废什么话?!”

    “你知道我是谁吗?”苏成德阴阳怪气地问。

    “知道!你是个狗叛徒!”邝惠安轻蔑地大声骂道。

    “邝惠安!你别不知好歹,等把你引渡到我那里了,你便知道我的厉害!”苏成德恼羞成怒地大声呵斥着。

    “哈哈,苏成德,你不就是有皮鞭、辣椒水、老虎凳、电椅、保险伞吗?!这些就想吓唬住老子?这些东西只能让你们那些可耻的叛徒害怕!”

    邝惠安怒目圆睁,大义凛然地逼视着苏成德。

    “何必呢?邝队长,你看看李竹声、盛忠亮,包括你的前任顾顺章,在共党里面哪一个没你的地位高?他们不照样自首,照样为党国效力吗?”

    苏成德起身给邝惠安倒了杯开水,拿出叛徒李竹声、盛忠亮为列劝解着。

    邝惠安趁苏成德不注意,疾如闪电般夺过身边一名巡捕的配枪,顶着苏成德的脑门扣动了扳机。

    可惜,手枪子弹卡壳,枪没有响。

    苏成德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脸色煞白地瘫软在地上,两名巡捕反应过来,紧紧架住邝惠安的胳膊。

    邝惠安把手中卡壳的枪摔到地上,不无遗憾地冷冷说道:“苏成德,算你走运,今天逃过一劫!”

    苏成德从地上爬起来,惊魂未定,望了眼被两名巡捕架着的邝惠安,恶狠狠地说道:“邝惠安,算你恨!我们改日见!”

    苏成德灰溜溜地离开了巡捕房。

    第二天,民党特工总部上海区,以上海特别市警察局的名义,与法国巡捕房勾结,将邝惠安等人押到特工总部上海区审讯。

    苏成德指派手下人,对邝惠安严刑拷打,酷刑用遍,但始终没能从邝惠安嘴里挖出一点我党组织的情况。

    苏成德在电话中,把审讯情况报告了南京特工总部的徐恩曾。

    “徐长官,邝惠安等人嘴巴紧的很,所有刑都用遍了,他们就是不说。”

    “成德啊,不能只用刑,要软硬兼施嘛,李竹声、盛忠亮开始不也是不说吗?好好想想办法,人都有自己的弱点。”电话中的徐恩曾吩咐道。

    “徐长官,是不是把盛忠亮派来邦我劝说劝说邝惠安,他毕竟曾经是邝惠安的领导嘛,或许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我问过盛忠亮,他说邝惠安刺杀史济美、熊国华,都是他下的命令。”

    “徐长官,那正好,可以让盛忠亮来指认邝惠安,不愁他不认账!”

    “行,我这就安排盛忠亮到上海区配合你的审讯!”徐恩曾答应道。

    晚上,盛忠亮在顾顺章的陪同下,来了特工总部上海区。

    审讯室里,满身伤痕的邝惠安被带了上来。

    “邝惠安,抬起眼看看,是谁来了?”苏成德开口道。

    “可耻的叛徒!有什么好看的?!我怕污了我这双眼睛!”邝惠安鄙夷地说道。

    “邝兄,不能这样说嘛,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比比我,我顾顺章为共党立功还少吗?可共党给了我什么好处?!”顾顺章开口劝说道。

    “狗叛徒!谁是你的兄弟?!”邝惠安抬起伤痕累累的右手,指着顾顺章怒斥道。

    “惠安,我曾经是你的上级,你也清楚,马克思主义,我比你懂得多,这套理论不适合我们的国情,你只要自首,我们还是好同事。”

    盛忠亮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装出一副理论家的模样,口气平缓,娓娓劝说着。

    “呸!盛忠亮,你个软骨头!可耻!你还有脸来见我?!你现在根本没资格同我谈论这些话!”

    邝惠安朝着盛忠亮吐出一口带血的吐沫,正气凛然地逼视着盛忠亮斥责道。

    “邝惠安,我来上海时,徐恩曾长官交待,只要你自首,可以既往不咎,并且今后绝对不让你出面对付共党。”

    盛忠亮似乎并不生气。

    “盛忠亮,既往不咎,我做什么了?让徐恩曾既往不咎?我邝惠安杀的都是该杀的人!”邝惠安指着盛忠亮质问着。

    审讯无法进行下去。

    盛忠亮、顾顺章只要灰溜溜地离开了审讯室。

    ……

    由于巡捕房在邝惠安的住处,搜查到大量的枪支弹药,并依此为证据,决定公开审判邝惠安等人。

    冯晨的情报股,接受了苏成德的邀请,参加了上海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对邝惠安等红队人员的“公开审讯”。

    邝惠安等人的被捕,让冯晨内疚痛苦了很久,如果自己及时联系上红队,把情报传递给他们,也许苏成德就无法抓到邝惠安等人。

    10月29日上午,冯晨带着方晓曼、杨寻真,早早来到上海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的审判庭,找了个靠前的位置坐下。

    九点整,三名法官在审判席上就坐。

    解案捕房代表,身穿黑衣白边的中国律师制服,坐在公诉方律师席上。

    这些捕房律师,都是捕房聘请的在中国政府领有执照、在上海执行律师业务的中国人,绝大多数是上海东吴法科大学的毕业生。

    不一会,邝惠安、赵轩、梦华庭、陈杰明等多名红队队员被法警带了上来。

    捕房律师出示了在邝惠安等红队队员住处搜查到的枪支弹药、匕首、刀具,以及部分党组织的秘密文件。

    “肃静!肃静!”

    “邝惠安,上海特别市公安局督查吕克勤是你杀害的吗?”

    主审法官拿起法锤,敲了敲审判桌问。

    “我不认识吕克勤!”邝惠安回答道。

    “那马绍武你认识吗?”

    “不认识!”

    “史济美呢?”

    “噢!法官大人,你说这个特务啊,是我送他见阎王的!”邝惠安坦然地回答说。

    “好,我再问你,在昼锦鲤谦吉旅馆你是不是枪杀熊国华?最后发现人没有死,又追到仁济医院,把熊国华杀害?”

    “是的!法官大人,这些都是我干的!”邝惠安毫不畏惧地承认道。

    “邝惠安,那你是否知罪、认罪、服罪?!”主审法官问。

    “为民除害,何罪之有?!”邝惠安大声喝问道。

    坐在旁听席上的冯晨,在心里暗暗为邝惠安的回答喝彩。

    “股长,这人浑身充满了凛然正气,你看看,好像是他在审法官!”坐在冯晨旁边的方晓曼偏过头低声说道。

    “久闻大名啊,今天才见识这人真不简单。”冯晨望了眼方晓曼说。

    “肃静!肃静!”

    “请证人出庭作证。”法官敲了敲法锤。

    盛忠亮走向证人席站定。

    “证人姓名?”法官问。

    “盛忠亮。”

    “职业?”

    “民党中央党部社会科科长!”盛忠亮回答道。

    “盛先生,请发表证言!”法官望着盛忠亮说道。

    “此人叫邝惠安,是共党特科红队队长,马绍武被刺案、昼锦鲤谋杀案、仁济医院谋杀案等,都是此人策划和参与的!”

    盛忠亮恬不知耻的手指着邝惠安,一件件地指正着。

    “可耻,叛徒!该死!”杨寻真小声地嘀咕着。

    “寻真,你在说什么?”方晓曼偏过头望着杨寻真问道。

    “没什么,我看这个姓盛的不是个好东西!”杨寻真生气地说。

    “嗵!嗵!嗵!”

    “现在休庭,改日宣判!”

    盛忠亮指正完,主审法官敲了三下法锤宣布休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