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18章 充当秘书

正文 第0118章 充当秘书

    过了一会,吴文雄把文件签署好,放到一边,这才抬起头望着冯晨,微微笑着问道:“知道徐长官为什么要见你吗?”

    “局座,我不清楚,是不是徐长官要给我们情报股安排新的任务?”

    冯晨揣着明白装糊涂。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

    “你这个冯老弟啊,你说说,你整天同那些思想激进的记者们搅和在一起干嘛?这倒好,丁默邨到徐长官那里给你告了,说你有通共嫌疑啊!”

    “什么?丁默邨告我?!”冯晨吃惊的望着吴文雄问。

    “呵呵,你以为无缘无故的,徐长官会从南京专门过来一趟见你?!”吴文雄微微笑了笑,在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磕了磕烟灰说道。

    “局座,丁默邨这是血口喷人!局座可要给我做主呀!”冯晨气愤地说。

    “我清楚,我清楚!这个丁默邨还不是因为上次陈宝骅的那件事情,心里对你一直耿耿于怀?我已经给徐长官解释了,徐长官也是这种看法。”

    “多谢局座关心!”

    “你是我举荐的人,又是我的同乡,有人在背后使绊子,我当然会过问的!这个丁默邨不要以为他同陈立夫部长关系走得近,别人就拿他没办法了?!我吴文雄不吃他那一套!”

    吴文雄再次在烟灰缸里磕了磕烟灰,神态严肃地说道。

    “局座,最近丁默邨同苏成德走得很近。”

    “呵呵,丁默邨那是害红眼病,想抢功劳嘛,最近这个苏成德可是露脸了,把上海共党地下组织几乎全部破坏了,不简单啊!”

    “看来苏成德比那个马绍武厉害!”冯晨言不由衷地赞赏道。

    “不谈他们了,走,我们先到院子里等徐长官去,估计他也快到了。”

    吴文雄掏出怀表看了看,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二人刚刚到楼下不久,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缓缓驶进院子里来。

    车子停下后,吴文雄、冯晨忙迎上前去,冯晨麻利地把车门打开,徐恩曾弯腰从车子里下来,微微笑着望了望冯晨没有说话。

    紧接着,叛徒盛忠亮也从车子里钻了出来。

    “徐长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吴文雄跨前一步握着徐恩曾的手客气道。

    “吴局长,这位是盛忠亮盛先生,不久前还是共党上海执行局的秘书长,现在是我们中央党部社会科科长。”

    徐恩曾偏过身,给吴文雄介绍着身后的盛忠亮。

    “好,好啊!盛先生是明白人,能为党国效劳,可喜可贺!”吴文雄伸出双手握着盛忠亮的手说道。

    “呵呵,冯股长,怎么今天看你有点不高兴?是不是不欢迎我来?”

    徐恩曾似乎这才发现冯晨,面带笑容,半开着玩笑。

    “冯晨向徐长官检讨!”冯晨恭恭敬敬地给徐恩曾鞠了一躬。

    “噢?检讨什么?你做错什么了?”徐恩曾扶了扶眼镜明知故问。

    “请,请!徐长官,我们到楼上聊,外面风大。”

    旁边的吴文雄打着岔,礼貌地邀请着徐恩曾上楼。

    一行人来到二楼接待室里坐下,旁边办公室里工作人员过来,给每人倒了杯茶水,这才轻轻把接待室们带上出去了。

    “冯晨,你们干社情报股一直干得不错,我很信任你们,只是最近有人反映,你在《大美晚报》上弄了个《记着座谈》专栏,很多言论过左,影响很不好啊!”

    徐恩曾端起面前的茶杯,品尝了两口,望着冯晨,开门见山地责怪道。

    “徐长官,我也是想用这种办法,同那些激进的新闻界人士打成一片,这样我们情报股才能从他们那里了解到更多信息,才能够取得从其他渠道无法了解到的情报。”

    冯晨回应着徐恩曾的目光,把早已想好的冠冕堂皇的理由说了出来。

    “嗯,这的确是一种好办法,但你的尺度没把握好,有人到我那里汇报,说你有通共嫌疑,影响很不好啊!”徐恩曾把眼镜摘下来,放到茶几上说。

    “呵呵,通共?徐长官,你说说那些记者们哪个是共党?他们只是想争取新闻自由而已。”冯晨笑了笑辩解道。

    “那些记者里面有共党分子吗?”

    徐恩曾偏过头,望了眼坐在身边的盛忠亮,突然问了一句。

    “这个……,那个……,那个新生通讯社的记者岳勋,这个人似乎有共党嫌疑。”盛忠亮吞吞吐吐地回答道。

    “有证据吗?”徐恩曾问。

    “这个倒是没有,我只是从他发表的言论分析,他可能是共党分子。”盛忠亮回答道。

    “哈哈,可笑!共党分子有那么傻吗?不怕暴露自己?在报上公开发表言论,证明自己是共党?!盛先生以前是不是也是这样做的?”

    冯晨望了望盛忠亮,大笑了两声质问道。

    “这个嘛,只是嫌疑,嫌疑嘛。自首过来的人,也没人同这个岳勋有过接触。”盛忠亮小心翼翼地说道。

    “算了,算了,我们不谈这些了,冯老弟以后注意些就行,不要再发表有违你身份的言论即可,这件事情嘛,我也不想过多深究。”

    徐恩曾拿起茶几上的眼镜,掏出手帕,擦拭了一番,把眼镜重新戴上,望着冯晨,接着说道:“你最近要加强同平岗龙一的联系,及时搜集日本方面的战略情报。”

    “是!坚决按照徐长官的指示办!”冯晨爽快地答应着。

    “你们情报股,要向上海区的苏成德学习。”徐恩曾继续吩咐着。

    “是!向苏成德学习!”冯晨直了直腰朗声回答道。

    “哈哈,冯老弟,我这不是训话,不要板着个脸嘛!”

    看到冯晨一本正经的样子,徐恩曾忍不住哈哈大笑。

    “多谢徐长官理解!感谢徐长官栽培!”

    见徐恩曾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冯晨趁机起身,拎起开水瓶,给在座的每一位人的杯子中添了添水,这才从新坐下。

    “冯老弟,以后在涉及新闻和文化领域方面的事情,你要多向盛先生汇报,盛先生可是共党有名的理论专家。”徐恩曾扶了扶眼镜说。

    “是!坚决按照徐长官的指示办!”冯晨直了直腰回答道。

    “哈哈,看看,看看,你又来了,我们这是随便聊聊,又不是工作汇报。”徐恩曾对冯晨表现出来的态度非常满意,大笑了两声指着冯晨说道。

    大家接着又闲聊了一阵,临近中午,从接待室里出来,徐恩曾把冯晨叫到一边,低声吩咐道:“我下星期准备到庐山开会,想让你随行,临时充当我的秘书,怎么样?”

    “一切听从徐长官的安排!”冯晨回答道。

    “那好,你这几天把情报股的事情好好安排一下,这次估计要在庐山住段时间。”

    徐恩曾轻轻拍了拍冯晨的肩膀。

    ……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庐山又名匡山、匡庐,地处江西九江市境内,山体呈椭圆形,是典型的地垒式块段山,这里是一座风光和历史相融合的风水宝地。

    蒋介石的剿共会议,大多喜欢在庐山召开。

    冯晨在9月22日,随同徐恩曾来到庐山,参加由蒋介石主持召开的秘密剿共会议。

    徐恩曾之所以带上冯晨到庐山参加会议,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因为冯晨的文笔特别好,徐恩曾的调查科特工总部,最近在上海破获了大量共党地下组织,需要利用冯晨的文笔,给老蒋写一篇花团锦绣的表功报告。

    另一个原因,徐恩曾觉得冯晨同自己的表弟陈宝骅一样,属于党国要人的公子,只是年轻,有些愤青而已,这样的人,通过感化,比那些反水过来的共党叛徒,更值得自己信任。

    <!--gen1-1-2-110-20723-256288194-1486190712-->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