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17章 准备挨训

正文 第0117章 准备挨训

    街道对面的苏成德和另外一名特务孙歪嘴,被突发情况惊呆了。

    过了几秒,苏成德这才反应过来,立即抽出腰中的手枪,吩咐身后的孙歪嘴道:“赶快吹哨子!向巡捕呼救!”

    邝惠安见两枪击中谢阿生强后,快速跳跃着,冲进旁边的弄堂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附近的巡捕们赶到现场时,哪还有邝惠安的影子。

    苏成德本以为今天可以抓到邝惠安,没想到,不仅没能抓住人,而且邝惠安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把谢阿强给击毙了!

    苏成德除了胆战心惊外,更增加了缉拿红队队员的决心。

    见巡捕们控制了现场,苏成德带着孙歪嘴,沮丧地从福开森路上,朝着调查科特工总部上海区走去。

    “歪嘴,你说那个邝惠安身法怎么那么快?我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就把谢阿强给击毙了,太可怕了啊!”苏成德似乎惊魂未定。

    “苏长官,对付这种人,千万不能大意,下次一定要安排重兵包围才行!今天好在我们两人没暴露,否则……”孙歪嘴面露惊惧之色地说道。

    “一定要除掉此人!”苏成德咬牙切齿说。

    二人说着话,刚刚走到一个弄堂口,见张阿四从弄堂里走了出来。

    “张阿四,过来,过来,你他妈滴这一个多月是咋回事?到哪儿了?”苏成德把张阿四喊到跟前问道。

    “呵呵,原来是苏大哥啊,实在对不起,最近一段时间活动不自由。”张阿四尴尬地笑了笑,点着头回答说。

    “别给老子找理由,你是不是怕见我?!”苏成德寒着脸问。

    “呵呵,苏大哥,我既然跟着你干了,就会死心塌地的,大哥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会怕见你呢?只是最近特科红队把我拉去在秘密培训。”张阿四弯着腰,谄媚地笑着解释道。

    “哦?你参加了特科红队的培训?”苏成德精神一振,直了直身子问。

    “是的,苏大哥,我们这次参加培训的有十几个人,培训结束以后,可能会全部被吸收进红队里面去。”张阿四回答道。

    “好事啊!阿四。”苏成德拍了拍张阿四的肩膀说道。

    “好事?”张阿四疑惑地望着苏成德。

    “是的,阿四兄弟,你立功的机会到了。”苏成德说。

    “怎么立功?”张阿四问。

    “阿四兄弟,你听我说,你还没有暴露身份,要趁此机会混进邝惠安的红队里面,表现要积极一点,尽快取得他们的信任。”苏成德回答道。

    “然后呢?”

    “然后,你摸清楚红队的活动规律和邝惠安的住处以后,马上告诉我,我带人过去抓捕他们,这样阿四兄弟不就立功了!”苏成德得意洋洋的说。

    “可是,苏大哥,红队有规定,队员不能单独活动,我怎么同你见面?”张阿四伸手抓了抓脑袋问道。

    “阿四兄弟,你听我说,从明天开始,我让孙歪嘴在你家附近摆个水果摊,有情况的时候,你直接告诉孙歪嘴就行。”苏成德拉过身边的孙歪嘴给张阿四介绍着。

    “那行,我听苏大哥的安排。”张阿四答应着。

    “给,这些钱你先拿着用,等抓住红队那些人以后,另有重赏!”

    苏成德从身上掏出一叠钞票递给张阿四。

    “谢谢,谢谢苏大哥!”张阿四感激地连声道谢。

    ……

    自从郑良才牺牲后,冯晨一直心情很低落,为了排遣自己心中的愤懑,冯晨以新声通讯社记者身份,同作家沈熙,记者岳勋、范长江、石西民等人成立了一个记者座谈会。

    记者座谈会有数十人参加,定期在《大美晚报》上开辟《记者座谈》专栏,抨击新闻统治政策,呼吁新闻自由。

    《记者座谈》专栏,很快在上海新闻界引起轰动和广大记者们的共鸣,冯晨因此在文化界的知名度进一步提高。

    冯晨的言行举动,引起了民党中央调查科徐恩曾的注意。

    徐恩曾害怕冯晨同共党分子搅合在一起,影响到自己的前程,所以打算到上海来,亲自见见冯晨谈谈,好好了解了解这个年轻人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天下午,冯晨刚刚来到办公室里,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冯晨伸手拿过话筒,里面传来社会局局长吴文雄那低沉的声音:“冯晨,你马上到社会局我办公室里来一趟,徐恩曾长官要见你。”

    “好的,我马上就过去。”

    放下电话,冯晨心里想,徐恩曾要见自己,肯定是为了近期自己活跃在新闻战线上的事情,特别是自己发表的呼吁新闻自由的言论,触动了高层某些人。

    见到徐恩曾该如何应对?徐恩曾会不会怀疑自己是共党?

    想着应对之策,冯晨起身来到隔壁的办公室里。

    方晓曼、杨寻真正在忙着整理一些资料,见冯晨进来了,方晓曼放下手中的资料袋,开着玩笑说:“股长,我发现你最近好深沉啊,是不是失恋了?”

    “我这会到社会局去一趟,一会岳勋来了,你让他下午过来见我”冯晨吩咐道。

    “我开车送你!”方晓曼说。

    “好,寻真在家值班,我们这会就走。”

    下楼坐到车上,方晓曼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偏过头问道:“股长,局座找你?”

    “嗯,估计要受训!”冯晨回答说。

    车子行驶后,方晓曼问道:“是不是你最近同那班记者们走得太近了?你们在《大美晚报》上开辟的《记者座谈》专栏很不错,我经常看。”

    “可能那些要求新闻自由的言论,引起了上峰的不满,我今天就准备着挨徐长官和局座的骂好了!”冯晨靠到副驾椅背上说道。

    “徐长官到上海来了?”方晓曼偏过头问。

    “就是徐长官要见我。”冯晨回答道。

    “啊?你们的《记者座谈》惊动徐长官了?”方晓曼吃惊地问。

    “呵呵,当局不就是害怕新闻自由嘛!”冯晨微微笑了笑说。

    “不过,我认为也没有什么,记者要求新闻自由,这是理所当然嘛,再说了,你们的《记者座谈》,我每期都看了,除了抨击新闻统治政策外,也没有其他别的什么呀。”

    方晓曼平稳地开着车子,目视着前方说道。

    “就怕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拿这些言论做文章,硬同共党扯上关系,那我可真是百口莫辩呀!”冯晨慢悠悠地说。

    “不会的,这事情根本同共党不沾边,我想徐长官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方晓曼宽慰着冯晨。

    “唉,徐长官要是这样想就好了!”

    两人说着话,车子很快来到了上海社会局。

    “晓曼,你先回去吧,我到局座办公室去。”下车后冯晨吩咐着方晓曼说。

    “我到楼上后勤股等你,反正回干社去也没什么事情。”

    方晓曼锁好车门,随着冯晨朝着楼上走去。

    来到吴文雄的办公室门口,冯晨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吴文雄那低沉的声音。

    冯晨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吴文雄右手夹着根雪茄烟,正低头在翻看着文件。

    “局座好!”

    冯晨走到办公桌跟前,恭恭敬敬地站着,给吴文雄问了声好。

    “哦,冯老弟啊,坐,先在沙发上坐一会,我把这份文件先签署了。”

    吴文雄抬起头望了望冯晨,用夹着雪茄烟的右手指了指沙发。

    冯晨忙拎起办公桌跟前的开水瓶,给吴文雄的杯子里加了加水,接着拿过茶几上放着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才在办公桌前的沙发上坐下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