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16章 牵强理由

正文 第0116章 牵强理由

    亲眼目睹自己的同志受刑,冯晨的心像刀割一般痛疼!

    怎么办?如何才能把郑良才同志营救出来?

    从苏成德那里回到干社,冯晨静静地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内,想着应对之策。

    在参与审讯时,从苏成德的话里,冯晨听出来了,郑良才是秦曼云供出的,很可能是郑良才到秦曼云那里领取活动经费时,让秦曼云知道了身份。

    冯晨在办公室里思考了一阵,起身来到对面《社会新闻》编辑部,编辑部里,丁默邨同唐惠民正在低声谈论着什么,看到冯晨进来了,两人突然都不说话了。

    “呵呵,丁总干事长、唐主任,你们又在谈论什么花边新闻,怕让小弟偷听到?”冯晨微微笑着,高声同丁默邨、唐惠民打着招呼。

    “呵呵,那里,那里,我这《社会新闻》编辑部,对你冯老弟没有秘密可言。”丁默邨起身拿过杯子开始给冯晨倒茶。

    “冯股长,刚才丁总干事长正在给我讲苏成德那里抓到的共党郑良才,你说说,他的身体是钢材做的?什么酷刑都熬遍了,就是不招供,唉,第一个呀!”唐惠民感叹着道。

    “看来共党被捕既叛变,要从姓郑这里终结了呀!”

    丁默邨让着冯晨在沙发上坐下,把倒好的茶水放到冯晨面前。

    “总干事长,这个姓郑的真是共党?我怎么看着不像呀。”冯晨在丁默邨对面坐下,望了望丁默邨问道。

    “呵呵,冯老弟啊,信仰的力量可怕啊,这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呀!像我,苏成德,还有惠民老弟,当年加入共党,只能算是跟风,对,跟风!”丁默邨恬不知耻地说。

    “丁总干事长,你说说姓郑的要是一直不说,苏成德会拿他怎么样?”冯晨故意问道。

    “怎么样?枪毙!”丁默邨说。

    丁默邨的话,让冯晨的心似针扎一般刺疼。

    ……

    顾顺章的主意果然奏效,当把秦曼云带到盛忠亮的面前时,这个自从被捕后一直一言不发的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曼云,你真叛变了?”盛忠亮睁大双眼,热烈地望着秦曼云问。

    “忠亮,你这是什么话呀,我这叫洗心革面,这么多年跟着共党,担惊受怕的,我早受够了。”秦曼云柔声细语地说。

    “唉,我的信仰呀!”

    盛忠亮仰起头,叹了口气。

    “忠亮,你不就是比别人多读了几本马克思的著作吗,你不就是受苏俄模式影响吗,可这些你没想想,在我们中国行得通吗?你思考过吗?”秦曼云依然柔声细语地反问着。

    “曼云,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投降?当叛徒?”盛忠亮的心理防线开始松动。

    “忠亮,看你说的好难听啊,我们这应该叫回头是岸,改过自新!”秦曼云稍稍抬高了声音说道。

    “曼云,我总感觉我们要是叛变了,怎么对得起你九泉之下的哥哥呀,你哥哥是多么的坚贞,宁死不屈,可我们……”

    盛忠亮怀着矛盾的心里摆了摆头。

    “忠亮,别提我哥哥好吗,他要是跟我一样,积极配合政府,会被杀害吗?识时务者为俊杰!忠亮,我的话你好好考虑考虑。”

    “好!好!好!秦女士说得好啊!”

    正在此时,徐恩曾带着顾顺章、李竹声进来了。

    “盛先生,你终于开口说话了,很好!”

    徐恩曾走到审讯桌跟前坐下。

    “只要盛先生肯在报上登载一篇脱离共党公告,你马上便可获得自由,我给盛先生、秦女士在夫子庙附近,还准备了一套别墅,你们可以安安稳稳地享受生活。”

    “徐先生,我同意向你们自首,但我这不是背叛我的信仰才自首的,我是为了曼云,为了我和曼云的爱情才自首的!”

    盛忠亮扯出一个牵强的理由。

    “呵呵,盛先生,背叛信仰也好,为了爱情也好,只要盛先生能够幡然悔悟,我们都欢迎,我会兑现我的诺言!”徐恩曾摘下眼镜,微微笑着说道。

    “哈哈,要不是曼云已经自首,我绝对不会向你们低头的!我不怕死!”盛忠亮望着徐恩曾,干笑了两声。

    “呵呵,我知道,我知道,盛先生同李先生一样,是共党里面,从苏俄回来的数一数二的理论家,怎么会怕死呢?”徐恩曾讥讽地微微笑着说。

    “徐恩曾,说说你究竟怎么安置我和曼云?”盛忠亮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刚才说了,我会兑现我的诺言,夫子庙附近的那栋别墅送给你们二位,你们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到中央党部社会科来公干。”

    徐恩曾把眼镜擦拭了一下,从新架到鼻梁上,望着盛忠亮,微微点了点头说。

    盛忠亮在秦曼云的苦苦劝说下,在徐恩曾的利诱下,终于叛变了……

    随后,盛忠亮供出了手中掌握着的所有秘密,以及中央苏区同共产国际之间的联络密码和电台。

    中央机关同共产国际的联系从此中断。

    盛忠亮叛变不久,冯晨的上线郑良才在上海被苏成德秘密处决。

    冯晨、杨寻真二人除了悲痛之外,也彻底失去了同党组织的联系。

    ……

    上海,福克森路上。

    苏成德带着两名便衣,正在秘密跟踪特科红队队长邝惠安。

    盛忠亮叛变后,供出了特科红队的线索,盛忠亮告诉徐恩曾,邝惠安经常在法租界巨赖达路一带活动,有可能他就住在巨赖达路附近。

    苏成德接到这一线索后,便带着叛徒谢阿强和一名特务,连续几天在法租界巨赖达路上守候,今天终于发现邝惠安的踪迹。

    谢阿强曾是特科红队预备队员,此前曾经多次参加过特科红队的秘密培训,但因为身体条件太差,没被吸收进红队。

    苏成德三人一直从巨赖达路跟踪到福开森路,由于惧怕邝惠安的威名,苏成德只是暗暗跟踪,没敢轻举妄动。

    其实,今天邝惠安从家中出来,便发现有人跟踪自己,所以他故意装出一副很悠闲的样子,在大街上兜着圈子,想看看究竟是谁在跟踪自己。

    在巨赖达路上绕了几圈,邝惠安拦了辆黄包车,朝着福开森路而去,在黄包车上,最终邝惠安发现,跟踪自己的人中,有红队预备队员谢阿强。

    这个谢阿强,邝惠安印象特别深,有哮踹病,参加过多次秘密培训,最终因为体质跟不上来,邝惠安才没能让他进红队。

    邝惠安靠在黄包车上,思考着如何整治这个叛徒,当他看到对面弄堂口有家“老虎灶”时,便立即叫停了黄包车,付过钱,大步朝着老虎灶地方走去。

    “老板,来碗茶!”

    邝惠安把帽檐朝下拉了拉,用余光看了看对面跟踪自己的三人。

    “先生,你的茶来了。”

    邝惠安站着,接过茶碗,一边慢慢喝着茶水,一边注意着街对面苏成德三人的动静。

    苏成德看到邝惠安在老虎灶跟前喝茶,低声吩咐着身边的谢阿生道:“阿强,你过去设法缠住邝惠安,我来安排人增援,今天一定要抓住他!”

    “苏大哥,我怕……”谢阿强身子打了个哆嗦。

    “怕什么?你同张阿生叛变过来,这是秘密,邝惠安肯定不清楚,他怎么会向自己的同志下手?放自然点,过去!”

    谢阿强偏过头望了望寒着脸的苏成德,双腿发软,硬着头皮,朝着街道对面老虎灶旁边正在喝茶的邝惠安走去。

    “啪!啪!”

    邝惠安抓住机会,丢下手中的茶碗,如闪电般从腰中掏出两把驳壳枪,双枪齐发,谢阿强一个踉跄,倒在了血泊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