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15章 参与审讯

正文 第0115章 参与审讯

    丁默邨离开后,冯晨起身到隔壁,把杨寻真喊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问道:“寻真同志,你是说你亲眼看到老郑他……?”

    “是的,我看着良才同志被押上苏成德的车子,怎么办?我们两人是不是立刻撤退?”杨寻真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望着冯晨问道。

    “寻真同志,你怕吗?怕死吗?”冯晨异常镇静地问。

    “我怕,我怕我们暴露,但我不怕死!”杨寻真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冯晨回答道。

    “老郑是我的入党介绍人,我相信老郑!他不会像那些没骨气的人一样,在威逼利诱下很快就叛变了。”冯晨面色平静地说。

    冯晨虽然表面显得平静,内心却一直波涛翻滚!

    其实,冯晨是不想让杨寻真看到自己的焦急与紧张。

    当杨寻真返回,委婉地告诉他郑良才被捕的消息时,冯晨不啼于听到一声惊雷,但他不能在丁默邨面前表现出来。

    最近党组织被苏成德的上海区特工们破坏严重,更让人感到震惊的是,被捕的人有很多经不起威逼利诱,相继叛变,这几乎成了一种挥之不去的魔咒。

    郑良才是如何暴露的?

    冯晨一直想弄清楚这件事情。

    郑良才除了同自己和杨寻真联络过之外,就是同熊国华单线联络。

    可是熊国华已经死了,剩下知道郑良才存在的就是方晓勇和邝惠安两人,但这两人绝对不会出卖同志的。

    问题出在哪儿呢?

    就在冯晨在办公室里思考着对策的时候,苏成德的人在法租界的马思南路132号,终于守候到中共上海执行局秘书长盛忠亮。

    抓获盛忠亮后,苏成德立即用电话给特工总部的徐恩曾进行了汇报。

    “徐长官,报告一个好消息,盛忠亮抓住了,但这个人跟哑巴一样,一语不发!”苏成德在电话中兴奋地报告道。

    “立即押到南京来。”

    “好的,我马上安排人即刻把他押向南京。”

    “把秦曼云也带过来。”

    “好的!”

    苏成德答应着,正要放下电话,话筒里又传来徐恩曾的声音:“还抓有什么人?”

    “今天在租界特别法庭抓到一个叫郑良才的,据秦曼云交代,这个人是个交通员,主要同潜伏在我们内部的卧底联络,是个死硬分子!”

    “什么?我们内部有共党卧底?”电话那端的徐恩曾吃惊地问道。

    徐恩曾听到“卧底”两字,大吃一惊!

    当年顾顺章叛变时,共党卧底、自己的机要秘书钱壮飞带着情报,第一时间通知上海中共首脑机关转移,这件事情给徐恩曾的教训太深刻了!

    沉默了一阵,徐恩曾吩咐道:“让丁默邨和冯晨两人,协助你好好审问那个郑良才,一定要挖出共党卧底到底是谁!”

    ……

    盛忠亮被押到南京以后,仍然是一言不发,严刑拷打,威逼利诱,盛忠亮就是死不开口说话。

    无奈,徐恩曾带上叛徒顾顺章、李竹声来到了审讯室内。

    “盛先生,你昔日的同僚、领导,来看望你来了。”徐恩曾开门见山地说道。

    盛忠亮翻了翻眼皮子,望了望顾顺章、李竹声二人,嘴唇蠕动了一下,嘴巴仍然紧闭着,还是不开口说话。

    “盛先生,你不说话也行,其实你手里掌握的东西,李竹声先生都告诉我们了,现在你对于我们来说,根本没有什么价值!”

    徐恩曾用起了激将法。

    听到徐恩曾的这句话,盛忠亮的面部明显抖动了一下。

    “盛先生,你下去好好想想吧,想通了找我。”

    徐恩曾撂下最后一句话,起身大踏步走出了审讯室。

    “顺章,你说说,对付盛忠亮这种人该用什么办法好?”徐恩曾向紧跟在身后的顾顺章讨要办法。

    “呵呵,徐长官,你刚才应该告诉他,秦曼云已经自首了。”顾顺章奸笑着说。

    “哦?秦曼云?秦曼云自首同他有什么关系?”徐恩曾问。

    “这个盛忠亮一直在追求秦曼云,对她的话言听计从。”顾顺章回答道。

    “是吗?李先生?”徐恩曾偏过头问李竹声。

    “是的,徐长官,秦曼云是上海执行局的总会计,我是书记,但我每次想从他那里支取活动经费,没盛忠亮发话,她一个子也不会支,为此我意见很大。”李竹声回答说。

    “那如此说来,我们应该让秦曼云来试试?”

    徐恩曾驻足,转身望了望顾顺章。

    “秦曼云出面,盛忠亮肯定会开口的!”顾顺章自信地说。

    ……

    上海,调查科特工总部审讯室内。

    冯晨陪着苏成德、丁默邨坐在审讯桌跟前,审讯室里摆放着各种刑具。

    “丁总干事长,冯股长,这些刑具姓郑的是第一个尝了个遍,其他的共党分子,两种刑具没用完,就自首了。”

    苏成德指着刑具介绍着。

    “成德,用刑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让那些人投诚过来。”丁默邨说道。

    “总干事长说得对,这些刑具也就是恫吓一下那些不坚定的共党,像姓郑这样的死硬分子,再多的刑具也没办法。”

    苏成德显得很是无奈。

    “苏主任,还是把郑良才带上来吧。”

    冯晨望了眼苏成德。

    “把郑良才押进来,让丁总干事长和冯股长给他做做思想工作。”

    苏成德吩咐着审讯室门口站着的两名彪形大汉。

    不一会,满身伤痕的郑良才带着脚镣、手铐,在两名大汉的押解下,踉踉跄跄的走进了审讯室内。

    “郑良才,快说,你的上线是谁?下线是谁?早说少受点皮肉之苦!”苏成德瞪着三角眼厉声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就是特别法庭请的一个打杂的,你们无凭无据干嘛把我抓进来?!”

    郑良才抬起浮肿的双眼朝着审讯桌望往来。

    冯晨的目光同郑良才的目光接触的瞬间,感受到郑良才目光中透出的坚毅与决绝,他的目光丝毫没有那种畏惧与害怕。

    “无凭无据?!”

    “那你说说,你一个打杂的,干嘛跑到共党上海社会局总会计秦曼云那里领取经费?秦曼云早招了,你还想抵赖!”

    苏成德大声呵斥道。

    “我那是帮朋友去取的货款!”郑良才朗声道。

    “货款?你朋友叫什么?做什么生意的?”苏成德追问着。

    “哈哈,有必要告诉你吗?你管的挺宽啊!”

    郑良才大笑着抬起带着手铐的右手,指着苏成德厉声指责道。

    “苏主任,把他的脚镣、手铐先取了,我们好好劝劝他。”丁默邨朝着苏成德偏过头,建议道。

    “把他的脚镣、手铐取了。”苏成德吩咐着郑良才身边站着的两名彪形大汉。

    “郑先生,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想必你也知道,我丁默邨同苏主任之前也在共党那边干过,可共党给了我们什么好处?”丁默邨声调平和地劝说着。

    “呵呵,丁默邨,你一个出卖灵魂的人,有资格同我说话吗?!”郑良才讥讽地笑了笑说。

    “嗵!”

    苏成德一拳擂在审讯桌上,大声叫嚣着:“郑良才,别不知好歹!给脸不要脸!”

    “哈、哈、哈!你们这些人有脸吗?!”郑良才大笑着,指着苏成德说。

    “用刑!让他再尝尝老虎凳的滋味!”苏成德恼羞成怒,吩咐着两名彪形大汉道。

    郑良才被两名彪形大汉架着,按倒到老虎凳上,冯晨有心制止,可嗓子发干,嘴巴张了张,最终没有说话。

    老虎凳是一种特有的刑具,通过对双膝和膝盖关节施加人体无法承受的压力,达到折磨、拷问受刑者的目的。

    自从被捕后,郑良才已不知有多少次被这种刑具折磨……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