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10章 疏忽大意

正文 第0110章 疏忽大意

    冯晨的担心非常有道理,苏成德确实发现了上海中央执行局活动的蛛丝马迹。

    1933年初,临时中央撤退到江西苏区后,党在上海新成立了上海执行局,代表中央在上海进行领导工作,并负责江西苏区中央机关与各地党组织的联络。

    此次苏成德到上海后,很快收买了以前在特科的同事张阿四。

    苏成德从张阿四口中得知,沪西区委已选拔出张阿四,作为特科红队预备队员参加训练。

    苏成德吩咐张阿四,一定要打入特科红队内部,随时掌握红队的活动动向。

    张阿四还向苏成德提供了很多上海中央执行局主要人员的活动线索,苏成德采取跟踪、盯梢、蹲点守候等办法,逐步掌握了中央执行局和江苏省委在上海的多个秘密联络点。

    这天上午,冯晨正在办公室里写着东西,桌上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冯晨拿起话筒,里面传来了徐恩曾的声音。

    “冯晨,今天晚上上海区的苏成德有个大的行动,你们情报股要协助他们。”

    “好的,徐长官,不过,我们情报股该如何协助?”冯晨问道。

    “苏成德已经掌握了英、法租界内几处共党的联络点,你在下午四点前,带着他提交给你的抓捕名单,亲自到租界特别法庭,让特别法庭签署逮捕令。”徐恩曾在电话里吩咐道。

    “好的!”冯晨回答道。

    冯晨放下电话不久,苏成德便兴冲冲的过来了。

    “冯股长,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掌握了共党的多处联络点,是该行动的时候了!”苏成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

    “哦?那要恭贺苏主任了。”

    冯晨起身给苏成德倒了杯茶水放到茶几上。

    “功劳肯定是我们大家的!我今天过来,就是想同冯股长在一起商量一下行动方案。”

    “噢,那苏主任打算什么时间行动?”

    冯晨明知故问。

    “越快越好,我给徐长官已经汇报了,今晚八点钟开始行动!”苏成德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说。

    “今晚?”

    “对!今晚在英、法租界和华界同时行动!”

    苏成德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华界还好说,英、法租界内抓人,需要租界特别法庭签署逮捕令啊。”

    冯晨内心里快速地思索着对策,表面平静地望着苏成德说道。

    “南京总部的徐长官没通知你?”苏成德睁大三角眼望着冯晨问道。

    “刚刚通完电话,徐长官让我带着你提交的抓捕人员名单,亲自去租界特别法庭签署逮捕令,你名单带过来了吗?”

    “呵呵,冯股长,实在对不起,我考虑着,要是名单递交过去早了,恐怕容易暴露,所以这会没带,下午我亲自送来怎么样?”

    苏成德狡诈地笑了笑。

    “哦!看来苏主任是不相信我了?”冯晨脸色一变说道。

    “不,不,不,我怎么会不相信冯股长呢,我是不相信租界特别法庭那边。”

    苏成德慌忙解释着。

    “苏主任,万一因为租界特别法庭逮捕令的事情,影响到你今晚的统一行动,我可不负责任啊!”冯晨有点生气地说道。

    “对不起,冯股长,你稍等,我马上回去把名单带来给你。”

    说着话,苏成德起身离开了冯晨的办公室。

    ……

    下午,冯晨、杨寻真乘上方晓曼开着的车子,带着苏成德亲自送过来的,晚上在英、法租界抓捕人员的名单,朝着薛华立路上的租界特别法庭驶去。

    自1843年租界在上海开辟后,西方列强,便凭借条约中关于领事裁判权的规定,在租界内设立了领事法庭。

    租界内的外国人违法犯罪,可以不受中国法律的制裁,由各国驻沪领事自行审理。

    1868年4月,根据上海道台和英美等领事商订的《洋泾浜设官会审章程》,在英美租界设立了会审公廨。

    会审公廨是上海历史上,在特殊时期、特殊区域成立的一个特殊司法机关,由道台任命中方专职会审官,与外方陪审官会同审理租界内与华人有关的诉讼案件。

    由此,租界便成为“国中之国”。

    从那时开始,到后来的一百多年里,有关中国法律中的绝大部分问题的来龙去脉,人们都不得不从与西方的关系中加以理解。

    整个一部中国近现代的法律发展史,其实就是一部中国法和外国法、中国政府和外国政府之间冲突博弈而又调适妥协的历史。

    到了薛华立路租界特别法庭,冯晨带着方晓曼、杨寻真,刚刚跨进法庭大门,便看到郑良才拎着两个开水瓶走了过来。

    冯晨驻足,吩咐方晓曼、杨寻真道:“你们两人先上楼去,我去趟卫生间便上去。”

    说着话,冯晨很有深意的望了一眼郑良才,接着便朝着一楼卫生间走去。

    刚刚进入卫生间,郑良才拎着开水瓶,随后跟了进来。

    “老郑,上海执行局和江苏省委已经暴露,立即联系报警员,让这些人务必在今晚八点以前转移。”

    冯晨从身上掏出一张折叠着的信笺纸递给了郑良才。

    “好,我立即把这份情报送到报警员家中。”郑良才接过信笺纸说道。

    “报警员”属中央特科直接领导,其任务是传递敌人危害中央机关与领导人的紧急情报,报警员一方面与隐藏在敌人内部的情报人员接头,一方面可以直接向中央特科领导汇报。

    为预防情报人员送来情报后,但报警员外出不在家,致使情报传递耽搁,中央特科还规定,遇到报警员不在家时,由情报人员直接将情报放入报警员卧室内,写字台右边一个有暗锁的抽屉里。

    报警员外出回家后,不管有事没事,都要先打开右边抽屉看一下。

    从卫生间出来,冯晨直接到二楼去办理逮捕令去了。

    郑良才把水瓶送回办公室,借口家中有人得了急病,请假半天,离开了租界特别法庭,紧急送信去了。

    同郑良才暗中联系的秘密报警员叫熊国华,郑良才火急火燎地带着情报,来到熊国华家中,家中只有熊国华的老婆,熊国华外出不在家中。

    “嫂子,国华到哪儿了?”郑良才踹着气焦急地问道。

    “上午就出去了,说是下午回来,他外出从来不告诉我他到什么地方。”

    “哦,那我把东西放到他抽屉里,他一会回来你提醒他一下。”郑良才嘱咐道。

    接着,郑良才来到熊国华的卧室,掏出身上的钥匙,打开床头旁边写字台右边锁着的抽屉,把写有名单的信笺纸放进里面。

    在郑良才离开熊国华家不久,熊国华回来了,他刚刚跨进家门,便问老婆道:“家里的酒壶在哪儿?我去打两斤酒回来。”

    “喝,喝,喝死你!刚才老郑来过,说东西放在你抽屉中。”熊国华的老婆发着脾气说。

    “知道了,快把酒壶给我拿来。”熊国华似乎没有听到老婆的话。

    熊国华接过老婆拿过来的酒壶,转身出去买酒去了。

    特科设立报警员的办法,使地下党组织多次以这种方式逃过了敌人的追捕,然而这一次却因熊国华的疏忽出了大事。

    熊国华到外面转了一圈,打了两斤酒,买了一斤熟牛肉,又吩咐老婆炒了几个菜,便开始独自自斟自饮起来。

    喝起酒来,熊国华早把组织纪律抛到了九霄云外。

    特科规定,报警员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情,必须先打开卧室写字台右边的抽屉,看看有没有重要情报。

    熊国华当晚喝得酩酊大醉,喝过酒后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