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05章 处决家贼

正文 第0105章 处决家贼

    冯晨回到家里,刚刚洗漱完躺在床上,楼下便响起了一短一长的汽车喇叭声,这是他同华英豪之间的联络暗号,冯晨知道华英豪过来了。

    冯晨忙披衣下床,出门来到了华英豪的车上。

    “冯老弟,打扰你休息了,有什么紧急事情?”冯晨刚刚钻进车子里,在副驾位置上坐下,华英豪便急切地问道。

    “今晚你同九光兄在霞飞路上,是不是被两拨人跟踪了?”冯晨回答着。

    “是的!冯老弟知道内情?”

    “开始那辆车子是苏成德的人,后来的车子是复兴社的。”

    “哦?冯老弟是否知道是谁出卖的我们?”华英豪问道。

    “你们铁血锄奸团有个姓谢的被戴笠收买了。”冯晨直接了当地说道。

    “姓谢?”

    “对!但我只知道姓谢,其他细节不清楚。”冯晨回答道。

    “原来是他?!”

    “华兄知道是谁了?”冯晨问。

    “我手下有个中队长,叫谢三海,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了。”

    华英豪把车子启动后,接着对冯晨说道:“冯老弟,大恩不言谢,后会有期,你回家好好休息吧,我立即到九哥那里去一趟。”

    冯晨下车后,华英豪猛踩一脚油门,车子飞速驶离仁爱弄堂。

    ……

    虽已是深夜,王亚樵的住宅里,几名亲信再次聚在一起。

    “九哥,冯晨只说了奸细姓谢,其他情况他也不甚了解。”华英豪汇报道。

    “谢三海?!果然是他!”王亚樵咬着牙说。

    王亚樵多日来对谢三的行迹一直有所怀疑,因为在他身边的兄弟中,就这个谢三海不仅喜欢逛窑子,而且还贪财,这几天行动又很诡秘。

    但王亚樵是个非常心细之人,他不愿意误伤自己的手下兄弟。

    “你们觉得奸细是谢三海的可能性有多大?”王亚樵扫视了一圈兄弟们问道。

    “九哥,今天提起谢三海我才想起来,最近几天,每次你出门后,他都会找个借口下楼出去,我怀疑他出去就是给特务们报信。”郑抱真说。

    “一点不错!九哥,今天晚上你刚出去,我便遇到谢三海到一个杂货店里去,我问他干什么,他支吾着说买烟,现在想起来,他肯定是给特务送信号。”吴鸿泰拍了下桌子道。

    “我听说前几天谢三海在妓院里,偷窃一个妓女的东西,被巡捕抓住了,是复兴社余乐醒的人给保出来的。”宣济民说。

    “余乐醒?你是说戴笠的复兴社上海区区长?”王亚樵恍然大悟地问道。

    “是的,九哥,你说余乐醒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保谢三海?这里面肯定有文章。”宣济民回答道。

    “好!看来奸细就是谢三海无疑!姓谢的既然不义,也就不能怪我王九光不仁了!”王亚樵拍了下桌子,站起来说道。

    接着,大家便开始商量,如可让这个奸细谢三海自己暴露出来。

    ……

    第二天晚上,夜空中飘着小雨,王亚樵、王亚瑛带着几名亲信随从,来到了派克弄路一栋两层楼的别墅里。

    谢三海也在几名亲信随从之中。

    进入别墅,王亚樵吩咐带来的亲信们:“你们几位兄弟,晚上住在楼下,我同亚瑛住楼上大卧室,大家都警惕些,最近复兴社的特务一直在找我们。”

    吩咐完,王亚樵同王亚瑛携手上了二楼。

    几名亲信便在楼下的房间里警戒着,谢三海自报奋勇道:“兄弟们,天色不早了,你们先休息,我到门口买包烟就回来,我值上半夜的班。”

    谢三海出了王亚樵的别墅,朝着弄堂口的一家商店走去。

    “老板,我买包烟。”

    谢三海走进商店掏出钞票买了包香烟,抽出一支点着吸了口。

    “有电话吗?”谢三海靠着商店柜台问道。

    “有,有!”商店老板答应着从柜台下面把一个电话机拿出放在柜台上。

    谢三海拿起话筒,抬眼望了望商店老板,拨了一串号码。

    电话通后,谢三海说:“我今晚在派克弄路28号二楼靠东房间住着,晚上不回去了。”

    说完,谢三海放下电话,丢给老板一张钞票,消失在弄堂里。

    后半夜,雨越下越大,弄堂的小路上,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迹,沙沙的雨声中,忽然从远方驶来三辆军用吉普车,在王亚樵别墅的路口忽然停下,关闭了车灯。

    夜色中,从吉普上敏捷地跳下来十几名黑衣短装打扮的人,人人手握短枪,在雨中,悄悄扑向王亚樵的别墅。

    为首的黑衣人正是复兴社上海区行动组组长陈昭俊,十几个人悄没声息地摸到别墅的后墙,陈昭俊用握着手枪的右手挥了挥,身后的人便陆续利索地越墙而入。

    有几个人猿猴般轻捷地沿着墙壁,疾快的爬上二楼靠东卧室的窗户。

    “砰、砰、砰……”

    随着一阵疯狂的射击,几名黑衣人破窗而入,朝着卧室内的双人床上不停地开着枪,可是卧室的双人床上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楼下住着的王亚樵的亲信,听到枪响声,迅速从一楼向二楼冲来,被守在楼道口的两名陈昭俊的手下,一梭子弹挡了回去。

    卧室里,陈昭俊找到电灯开关,把房间灯打开。

    灯光下,双人床上除了厚厚的棉被,没见王亚樵和王亚瑛的人影,一名特务不甘心,冲上前去,伸手扯起床上的被子,想看看究竟有没有人。

    “住手!”

    陈昭俊发现后,大声制止,可是已经晚了。

    “嘭……”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双人床跟前的几名特务顿时倒在血泊中……

    离床较远的陈昭俊总算躲过一劫,立即带着剩下的几人,抬着三名伤员,丢下两具尸体,冲出了别墅,快速消失在雨夜中。

    ……

    第二天晚上,在英租界一条幽暗的弄堂里,谢三海心里忐忑不安地跟在郑抱真、吴鸿泰的身后,朝着弄堂深处走去。

    “郑哥,吴哥,当真是九爷要见我?”谢三海怯怯地问。

    “嗯。”郑抱真冷冷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郑抱真的态度,让谢三海心里一阵的紧张和慌乱,楞了楞神,他稍稍放慢了脚步,想返身逃出弄堂。

    可是已经晚了,当他稍一犹豫时,郑抱真、吴鸿泰已经转过身,快速上前,左右架住了他的胳膊。

    “郑哥,吴哥,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谢三海声音发颤明知故问。

    “谢三海,你做了什么,你心里明白!”

    吴鸿泰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股杀气。

    谢三海情知事已败露,身子扭动了几下,想挣脱郑抱真、吴鸿泰的控制,这时,华英豪带着几个人手中拿着枪,从弄堂口逼了过来。

    谢三海这才突然发现,想要从这条弄堂里逃出去,比登天还难,瞬间,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郑抱真、吴鸿泰拖着谢三海,来到一处两层楼的小院内。

    “姓谢的!抬起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一声炸雷般的断喝,当即把谢三海吓得尿湿了裤裆。

    小楼门口,王亚樵穿着竹布长衫,戴着黑框眼镜,双手叉腰站在那里,怒视着谢三海。

    “九、九……九爷,我……”

    谢三海彻底绝望了,他现在才明白,昨晚根本就是王亚樵设的一个圈套。

    “谢三海,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王亚樵厉声问道。

    “九……,九爷,是戴笠、余乐醒他们逼着我干的,我……,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我,我从今以后给九爷做牛做马……”

    看到谢三海的怂样,王亚樵摆了下手,傲然地转过身去。

    一阵枪响,谢三海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