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610章 敌方矛盾

正文 第0610章 敌方矛盾

    冯晨离开华懋酒店以后,直接去了北四川路上的平冈公馆。

    下午三点钟,平冈龙一带着冯晨、松尾太郎,来到华懋酒店拜访陈孚木。

    在403房间内,冯晨给平冈龙一和陈孚木做了相互介绍,几个人彼此客套了一番,这才在房间内的沙发上坐下。

    “陈先生,我听说汪精卫先生三番五次邀请你加入他们,都被你拒绝了,怎么你又突然到上海来了?”平冈龙一单刀直入问道。

    “呵呵,平冈先生,我拒绝汪精卫先生,主要是因为我的兴亚建国思想与汪精卫的和平建国思想不同。”陈孚木微微笑着说。

    “哦?那你现在思想转变了?”平冈龙一问。

    “没有。”陈孚木说。

    “不知陈先生的兴亚建国思想,同汪精卫先生的和平建国思想有何不同?以我认为,只有中日和平,东亚共荣,最终才可实现振兴亚洲。”

    平冈龙一似乎很想探求陈孚木的政治主张。

    “可是,我认为中日要想和平,就必须相互尊重,抛弃不同政见,求大同,存小异,团结一致,共同对付西方列强,这样才能努力振兴亚洲,通俗讲,也就是大东亚先共荣了,亚洲才可以繁荣。”陈孚木迎合着平冈龙一的思想。

    “嗯,我同陈先生的看法很一直,那你说说,汪精卫先生的和平建国思想,同大东亚共荣思想有什么本质区别?”平冈龙一继续问道。

    “汪精卫先生的和平建国主张,其实就是一味地退让,说好听一点,他那是放弃独立自主去追求所谓的和平,说难听一点,他就是在卖国!真正的和平,需要的是中日两国平等互利的和平,而不是奴颜婢膝的和平。”

    陈孚木不卑不亢的把自己的观点抛了出来。

    “陈先生,据我所知,你早年同汪精卫先生共过事,私人关系还挺不错?”平冈龙一把话题扯到了陈孚木与汪精卫的私交上面。

    “是的,汪先生当年任国民党宣传部长的时候,我曾经是他的左右手,负责编辑。”陈孚木如实回答说。

    “汪精卫先生当年搞改组时,听说你是改组派广东方面的负责人?”平冈龙一问道。

    “是的。”陈孚木回答说。

    “那陈先生此次投靠汪精卫先生,他会给你安排一个什么差事干?”平冈龙一紧接着,试探性地问道。

    “哈哈,平冈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是投靠汪精卫来的。”陈孚木大笑了两声。

    “哦?你不是投靠他,那你来上海干嘛?”平冈龙一逼问了一句。

    “作为朋友,我是来挽救汪精卫先生的。”陈孚木说。

    “挽救汪精卫?”平冈龙一不解地望着陈孚木问。

    “作为汪精卫先生的老部下,老朋友,我不能让他一味地拿着全中国的利益,去同你们日本人换取所谓的和平。”

    陈孚木清楚,平冈龙一骨子里面,对汪精卫的这种做法也非常不屑,平冈龙一崇尚的是文化融合和侵蚀,也就是他自认为的兴亚思想。

    “很好,我很喜欢陈先生的耿直,不知陈先生是否愿意到我们兴亚院供职?”平冈龙一终于发出了邀请。

    “呵呵,谢谢平冈先生,不过鄙人刚刚到达上海,还没有面见汪精卫先生,等我面见汪先生以后再回复你怎么样?”

    陈孚木微微笑了笑,没有答应,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拒绝。

    “好!一言为定,我等着陈先生的消息。”

    平冈龙一站起身,准备告辞离开。

    “平冈先生,我下榻这里以后,偶然遇到高宗武先生和陶希圣先生也住在这里,从交谈中我发现,高、陶两人似乎对汪精卫先生也有一些想法。”

    陈孚木紧跟着也站起来,把高宗武和陶希圣住在这里的消息,透露给了平冈龙一。

    “噢?”

    平冈龙一站定,定定望着陈孚木。

    “呵呵,只是在闲谈中,高、陶二人发着牢骚,显露出对汪精卫先生与贵国谈判所签订的各项协议很是不满。”

    陈孚木依旧笑了笑说。

    “不满是自然的!”

    平冈龙一丢下一句话,转身大踏步出了403的房间。

    ……

    就在平冈龙一面见陈孚木时,一架日本海军的军用飞机,把李士群送到了日本,在横滨海军机场降落。

    机场上,大本营参谋本部早已派人在那里迎候,其中站在最前面的是晴气庆胤中佐,他是先一天到达东京布置接待工作的。

    在机场接待室稍作逗留后,晴气庆胤把李士群一行接到了东京。

    到达东京后,一行人没有休息,李士群便在晴气庆胤的带领下,先去拜见了中国派遣军参谋长坂垣征四郎。

    板垣征四郎的眼界很高,几个月前,在接见汪精卫的时候,他都显得很倨傲,何况像李士群这样的小虾米。

    如果不是晴气庆胤中佐,事先在板垣征四郎面前,夸耀了李士群的一番功绩的话,他根本不会屈尊接见李士群。

    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板垣征四郎此时已经被赶出了最高决策层,在军方被逐渐边缘化了。

    为了扭转局面,板垣征四郎制定了一个秘密的计划,这个计划需要李士群等人协助,所以他才答应见见这个小虾米。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去年六月份,近卫文麿内阁,因对华战争结束遥遥无期,罢免了叫嚣三个月解决中国事变的陆军大臣杉山元和次官梅津美治郎。

    接着,近卫召回了在华北战场上的板垣征四郎担任陆相,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为他的次官,东条英机虽年龄比板垣征四郎大一个月,但军龄却比他小一岁。

    东条英机被很多人认为是板垣征四郎的铁杆心腹,早在板垣征四郎任关东军副参谋长的时代,东条英机就是宪兵司令。

    实际上,板垣征四郎的个性和东条英机完全相反,板垣征四郎是阳性的,东条英机是阴性的,板垣征四郎是宽厚的,东条英机是严正的。

    板垣征四郎被认为是沉重的秤砣,东条英机被认为是锋利的剃刀。

    然而,这两种相反的性格,却促成了两者取长补短的合作。

    板垣征四郎也像信任石原莞尔一样信任东条,东条英机也像石原一样了解板垣,这就是他们合作的基础。

    可是,板垣征四郎的老朋友石原莞尔因反对扩大战争,被东条英机排挤出参谋本部,不久,不扩大派的另一干将参谋次长多田骏中将又和东条闹翻,双双出局。

    导致板垣征四郎被日本军方高层排挤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反对外相宇垣一成大将以蒋介石下野为条件的中日和谈,在任上扩编了十个师团,发动了超越日本国力许可的武汉会战,妄想一战定胜负。

    但是,经过4个月的大战后,蒋介石带着300万军队完整的退入中国西部群山之中,中日持久战态势终于形成。

    武汉会战,直接造成了,宣扬不以中国为对手的近卫文麿内阁倒台。

    为了尽快结束自己亲手发动的战争,板垣征四郎进行了诱降蒋介石的桐工作,他要求亲自飞往由中国军队控制的长沙,去面见蒋介石,只求保住伪满洲国和日本在长城以内的商业利益,日本就撤军。

    但蒋介石却不为所动,板垣征四郎从此在日本参谋本部失去了发言权。

    板垣征四郎接见李士群这个小虾米,就是想要最后一搏,他想通过李士群这个渠道,取得与重庆方面的秘密接触,来完成他的桐计划。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