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609章 偶遇高陶

正文 第0609章 偶遇高陶

    冯晨出了弄堂,拦了黄包辆车,直奔华懋大酒店而去。

    在向平冈龙一推荐陈孚木之前,冯晨已经把陈孚木安排在华懋大酒店403房间住着,冯晨的目的,就是要让陈孚木方便同日本方面和汪精卫集团的接触。

    来到华懋酒店403房间门口,冯晨听到房间里似乎有谈话声音传了出来。

    会是谁在房间里呢?除了自己,没有别人知道陈孚木住在这里呀?

    难道说陈孚木私下联系其他人了?

    真要是这样,那就是严重违反组织纪律。

    冯晨思考着,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轻轻敲了敲房间门。

    “冯先生?”

    很快,门开了,但开门的人竟然是高宗武。

    “高先生?你怎么会……?”冯晨朝着房间里面望了望,不仅高宗武在,陶希圣也在房间里坐着。

    “呵呵,冯先生,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陶希圣先生,那位是高宗武先生,真没想到,我刚刚下榻到这里,就遇到了两位老熟人,他们二位在408房间住着。”

    陈孚木微微笑着给冯晨做着介绍,同时他也是向冯晨表明了,高宗武和陶希圣在这个房间里,纯粹是偶遇。

    “陈先生,高先生、陶先生和我,我们三六年在日本东京的时候就认识。”冯晨很随和地同高宗武和陶希圣握着手。

    几个人站着寒暄了几句,陈孚木这才把大家让到沙发上坐下。

    “高先生,陶先生,你们二位可是即将成立的新政府的功臣,汪精卫主席的左膀右臂啊。”坐下后,冯晨恭维着高宗武和陶希圣两人。

    “哼,冯先生这是在耻笑我二人吗?”陶希圣冷哼了一声。

    “陶先生见外了,我怎么会耻笑二位呢?我说的可是大实话,汪精卫先生弄够同日本人和谈,你们二位功不可没。”冯晨感觉到陶希圣话中有话,所以接着刺激他们了一句。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考场啊!”高宗武感叹了一句。

    “哈哈,高先生此话怎讲?”冯晨大笑了两声,在高宗武的脸上来回审视了一眼问道。

    “陈先生这不是在漏夜赶考场吗?我同陶先生已经打算归故里了呀。”高宗武透露出非常悲观的情绪。

    “冯先生,我劝你和陈先生,不要跟着汪精卫淌这浑水了。”陶希圣把话说得很直接。

    “噢?”冯晨诧异地望着陶希圣。

    “跟随汪精卫,就相当于喝毒酒一样,我喝了一口,死了半截,发觉是毒酒,现在不敢再喝下去了,汪主席也发现是毒酒,可他索性喝下去了。”陶希圣打了个比喻。

    “陶先生不要悲观嘛,据说汪主席在明年初将正式成立和平政府,等到和平政府成立以后,中日战火即会结束,到时,我们便可以迎来和平的曙光。”冯晨故意说道。

    “哈哈哈,和平曙光?你们知道不知道,日本提出来的条件非常苛刻,这分明是让汪精卫投降嘛!”陶希圣大笑着。

    “我等若不悬崖勒马,必将成为千古罪人啊!”高宗武也大声感叹道。

    “高先生为何如此说?”

    冯晨很是不解,高宗武和陶希圣这两个最先倡导汪精卫建立和平政府的人,为何今天会如此表现?

    是试探?

    是故意?

    冯晨有些迷惑了。

    “后悔呀,后悔!”

    陶希圣大声说道。

    “我与高兄投到这山穷水尽的境地,可又不肯作山穷水尽的想头,我们就像污泥中的一粒黄沙,自己不想做污泥,却已是污泥中的一分子了。”

    “有时一两个好友在一起,谈起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总觉得只有研究如何的死法,是投水呢?还是触电呢?或者说自戕呢?然而这一粒黄沙还有留恋着不能死的必要。”

    陶希圣的情绪甚是悲观,冯晨感受到他的情绪不是装出来的,也不像是试探自己个陈孚木,他是实实在在的悲观失望了。

    “冯先生和陈先生有所不知,日本方面提出的,以及、、等八份文件,提出的的要求大大超过以往日方提出的条件。”

    高宗武在陈孚木和冯晨的脸上来回看了看说道。

    “噢?都是些什么条件?”冯晨问。

    “日本要的地域从黑龙江到海南岛,所包括的事物,下至矿业,上至气象,内至河道,外至领海;从东南至西北,一切中国的权益,包括主权、领土、港湾、河流、矿藏、银行、交通、军警、武器……日本都要毫无遗漏地持有或控制。”

    “你们说说,如果签订这样的卖国条约,我们是不是必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高宗武毫无顾忌,抬高声调,似乎是想出一出胸中的闷气,他一口气把汪精卫同日本人谈判的内容说了出来。

    这可是高度的机密呀!

    “那高先生和陶先生将作何打算?”冯晨再次试探性问了句。

    “能有什么打算?但求速死而已,我是再也不会参与这样的卖国谈判了!”高宗武说道。

    “高先生,陶先生,这样内容,你们当着我和陈先生的面说了也无妨,可我要劝你们二位一句,当着其他人的面,不要再谈论这些话题了。”

    冯晨是真心实意地提醒着高宗武和陶希圣。

    “谢谢冯先生的提醒!我们不再打扰你们了,冯先生来找陈先生,肯定是有重要事情,我们告辞了,我同希圣这段时间就住在408房间,有时间了你们过去坐坐。”

    高宗武说着话,站起身,陶希圣随后也站了起来,两人告辞离开了403房间。

    “冯晨同志,这两个人在搞什么名堂?”房间门关住后,陈孚木问了句。

    “呵呵,搞什么名堂?同汪精卫分道扬镳了呗!”冯晨笑了笑回答说。

    “这个高宗武可是最先鼓动汪精卫出面同日本讲和的人,他怎么转变这么快?”陈孚木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结果与他们当初的想象大相径庭嘛。”冯晨说。

    “这两人这么张扬,不怕有危险?”陈孚木问。

    “你没见他们两人已经有死的决心了,我看这样,孚木同志,你最近注意观察他们,如果他们有危险,及时告诉我一声,咱们在暗中拉他们一把。”

    冯晨觉得,高宗武和陶希圣要是真心同汪精卫集团决裂的话,自己应该出面暗中帮帮他们,让他们顺利逃出上海。

    “嗯,我这几天注意着他们两人的动向,瞅机会再试探试探他们。”陈孚木点了点头。

    “很明了,不需要再试探了,我在想,如果这两个人暗中逃出上海,要是把他们知道的汪精卫同日方和谈的秘密公诸于世的话,那将会对汪精卫卖国集团是个沉重的打击。”

    冯晨分析,无论是谁,谁揭露汪精卫的卖国行径的力度,都没有高宗武和陶希圣这两人的力度大,他们二人毕竟掌握了汪精卫集团内部,很多不为外人知道的秘密。

    “冯晨同志?我什么时间同平冈龙一直接接触?”见冯晨一下子沉默下来,陈孚木转换了话题问道。

    “我过来就是告诉你这件事情的,今天下午我将陪着平冈龙一来这里见你,你一定要把我告诉你的那些观点,在平冈龙一面前抛出来。”冯晨嘱咐道。

    “好的,我记住了。”陈孚木再次点了点头。

    “孚木同志,我们还要有意无意地在平冈龙一面前透露出来,高宗武和陶希圣两人也住在这里,并且要把他们对汪精卫的不满也让平冈龙一知道。”冯晨建议说。

    “啊?!这样岂不是害了这两人?”陈孚木有些吃惊。

    “呵呵,放心好了,这不是在害他们,我这是在帮他们。”冯晨神秘地笑了笑。

    “那好,就按照你说的去做。”

    陈孚木是个非常讲规矩的人,虽然年龄比冯晨大,资历比冯晨老,但他却处处显露出对冯晨的尊重。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