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99章 金生求救

正文 第0099章 金生求救

    冯晨离开李士群夫妇那里,回到自己的房间,倒了一杯茶水,刚刚在沙发上坐下,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冯晨放下杯子,起身走过去把房门打开。

    “是你?!你们在跟踪我?”

    冯晨看到来人,心里吃了一惊,堵住房门口问道。

    “冯先生,冒昧打扰,我不是跟踪你的,我有要事找你,请让我进房间里说。”

    来人是叛徒顾顺章的贴身保镖金生。

    冯晨狐疑地望了望金生,挪开身子让开房门,让金生走了进来。

    “冯先生,你要救救我。”

    金生进门后,顺手把房间门关上,双手抱拳,朝着冯晨拱了拱说道。

    “噢?你们又想耍什么花招?!你金先生跟着顾顺章,不是混得风生水起嘛,谁敢惹你们?要我救你?”

    冯晨审视着脸色苍白、恭敬地站在自己面前的金生,心里想着,这是不是顾顺章又在耍什么诡计,想让自己朝着套子里装吧?

    “冯先生,是顾顺章要杀我!”

    金生的话,腔调不高,但无疑是一声惊雷!

    “顾顺章要杀你?!你不是他贴身保镖吗?”冯晨惊问道。

    “我发现了不该发现的秘密,顾顺章这人疑心很重,我感觉到这两天他想对我下手。”金生似乎惊魂未定,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回答道。

    “不该发现的秘密?什么秘密让你这么害怕?”冯晨盯着金生问道。

    “冯先生,你让我坐下,我慢慢告诉你。”金生恳求道。

    “请坐!”

    冯晨把金生让到沙发上坐下,又给金生倒了杯茶水,这才坐到金生旁边,听金生慢慢道出整个事情的原委。

    从年初开始,一个叫蒋云的苏州人,经常出入细柳巷4号顾顺章的家里。

    蒋云曾经是顾顺章的同学,两人私交甚密,每次蒋云夫妇一来,便与顾顺章关门密谈大半天,不仅行踪诡秘,而且谈话内容连顾顺章的亲信们也不得而知。

    但其中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顾顺章心腹中的心腹,贴身保镖金生。

    金生一身武功,没多少文化,顾顺章对他很放心,许多机密事情也不避他,时间久了,金生才渐渐知道,顾顺章与蒋云原来是在密谋建立一个新共党。

    顾顺章虽然曾担任过共党高层领导,但主要是负责中央特科的行动,对政治这一行,实在是门外汉。

    因此,顾顺章将组建这个所谓“新共党”的相关筹备事宜,一概交给蒋云来搞。

    蒋云也确实精明能干,没多长时间,便搞出了“新共党”的章程、政治纲领,而且还拟订了一个“五年计划”交给顾顺章。

    顾顺章看后感觉很满意,对蒋云夫妇慰勉有加。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在蒋云交出了“新共党”的章程、纲领及五年发展计划不久,一天晚上,在顾顺章家里吃饭时,蒋云夫妇双双被顾顺章毒死,尸体被连夜用麻袋弄走,埋在南京荒郊。

    这显然是顾顺章唯恐泄密的杀人灭口之举。

    顾顺章过河拆桥、背信弃义、凶残歹毒的做法,也令了解内情的金生不免胆战心惊。

    事情还远不止于此,就在前几天,顾顺章突然把金生召到密室里,吩咐他,暗中设法干掉徐恩曾和陈立夫。

    就在这时,又发生了一起意外,让金生痛下决心离开顾顺章。

    昨天上午,顾顺章派金生送一封信到华美饭店403房间,金生顺手将信放进衣服口袋里,不料到了华美饭店403房间,见到收信人后,金生摸遍全身,并不见密信的踪影,方知是不小心在半途丢失了。

    没办法,金生只好硬着头皮回去向顾顺章汇报。

    顾顺章阴沉着脸,用一双满带狐疑的眼睛,在金生的脸上扫来扫去,没有像平时那样,大发脾气,发火骂人。

    金生感觉到这是一个不祥之兆,心里寒气顿生,他知道顾顺章已经对他起了疑心,恐怕迟早要对他下手。

    离开顾顺章后,金生左思右想,最后横下心来,与其束手待毙,被顾顺章害死,还不如先行一步,死里求生。

    金生表面上不动声色,找了个借口,偷偷带走顾顺章的“新共党”的章程、纲领及五年发展计划,离开了顾家。

    金生没敢回家,在外面找了个小旅馆躲了一夜,思前想后,金生想到了顾顺章授意他监视来到南京的冯晨。

    “冯先生,这些就是顾顺章的新党章程和纲领,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

    叙述完事情经过,金生从怀中掏出一叠材料,递给了冯晨。

    冯晨接过材料,随便翻看了一眼,起身说道:“金先生,事不宜迟,我这会就带你去见徐恩曾徐长官。”

    ……

    在特工总部徐恩曾的办公室里,徐恩曾静静听完林金生的揭发,一言没发。

    徐恩曾虽然没有过多表示,但心里面对顾顺章背着自己组建“第三党”,进而阴谋成立特务队,还想暗中干掉自己和陈立夫的种种行径大为吃惊。

    “金先生,你先回去,此事不要声张,你先稳住顾顺章,监视他的动向。”徐恩曾沉默了一阵,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开口说道。

    “徐长官,我昨天是找借口从顾顺章家里出来的,昨晚一夜没回,顾顺章肯定怀疑上我了,再说了,他要是发现他的材料被我偷走了……”

    金生目露惊恐,恳求地望着徐恩曾。

    “徐长官,我是不能再回去了,即使待在南京也很危险。只求徐长官给我找个远离南京的去处,离南京越远越好。”

    徐恩曾也不好再勉强,望了望坐在金生旁边的冯晨,思索片刻说道:“金先生,最近陕西省党部正好跟我要人,你就先去那里吧。”

    说罢,徐恩曾把秘书喊进来,立即做了安排。

    金生离开后,徐恩曾起身,走到冯晨旁边坐下,问道:“冯晨,你说说,该怎么处置这个脑后长反骨的顾顺章?”

    “徐长官,要处置顾顺章这种人,必须要先给委员长和陈部长汇报后,再做定夺,不宜盲目动手。”冯晨建议道。

    “唉!就怕委员长舍不得杀这个人啊。”徐恩曾很是纠结地感叹道。

    “那要看徐长官如何给委员长汇报了,委员长可是历来对心怀二志的人毫不手软啊,这个顾顺章竟然敢成立第三党!”

    “对!就从这方面汇报。你现在同我一道,我们先到陈部长那里去一趟。”

    说着话,徐恩曾已经起身,吩咐秘书准备车子。

    ……

    金生在徐恩曾的安排下,一刻也不敢在南京停留,当晚便乘坐火车,转道赴西安就职去了,总算躲过了顾顺章的追杀。

    原来,当晚顾顺章迟迟未见金生回来,便知情况有变,慌忙打开家中的保险柜查看,放在里面的“新共党”章程、纲领等材料也不见了。

    第二天上午,顾顺章立即联系安插在特工总部的内线,这才知道,金生被调往西安任职的消息,遂连夜派出杀手在浦江车站窥伺赴西安的车次,寻机对金生下手。

    接连三天,枪手都在车站守候,只因未见金生的踪迹,这才作罢。

    徐恩曾带着冯晨,给陈立夫汇报后,开始在暗中准备着除去顾顺章。

    一方面,徐恩曾表面上一切如常,他要稳住顾顺章,防止他狗急跳墙,搞极端之举;另一方面,清洗顾顺章是件大事,需要蒋介石本人亲批。

    这些都要作相应的安排,且需一定时间。

    因此,徐恩曾内紧外松,安排冯晨暂时留在南京,带着人暗中将顾顺章的一举一动秘密监视起来,其他似乎一切照旧。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