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98章 赔了夫人

正文 第0098章 赔了夫人

    静静坐有一刻钟,随着一阵皮鞋声,会客室外走进一位中年男人,中等个,方脸,白净的面孔上架着一副金丝边近视眼镜,一派温文尔雅的样子。

    “徐主任,您好!”叶吉卿站着恭敬地说道。

    “请坐,请坐,劳你久等了。”

    徐恩曾面带笑容,脸上露出两个酒涡。

    叶吉卿解除了刚才紧张的心情。

    她随即献上了两个首饰盒,一个盒子里是一副钻石项链,掀开盒盖,璀璨发光。

    另一个盒子里是一个黄金做的弥勒佛,同样黄灿灿的金光耀眼,叶吉卿把他父亲遗留下来的珍宝都献了出来。

    “叶女士,你这……”

    徐恩曾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他看到叶吉卿还站着,便摆了摆手道:“请坐下。”

    “不,您是我的上级,我是上海区直属情报员,我......”叶吉卿不好意思地说道。

    徐恩曾笑笑说道:“我是一向不拘礼节的,再说你站着,我们也不好说话啊。”

    叶吉卿这才在徐恩曾旁边的一张沙发上坐下。

    徐恩曾此时才仔细看了看面前的这位女部下,的确光**人,不由得心里一阵骚动。

    徐恩曾的原配夫人是一位旧式妇女,他一直把她撂在吴兴老家,他又娶了个二房妻子,姓王,是东北人,原是民党中央组织部的干事,但比起眼前的叶吉卿来就差得远多了。

    叶吉卿面含微笑,嗲声嗲气地用一口上海话,讲明了自己的来意,为李士群开脱着。

    叶吉卿身上今天用的是最好的法国香水,阵阵幽香向徐恩曾袭来,徐恩曾不由得产生了许多遐想,心跳也不由得加快起来。

    徐恩曾并没有直接回答叶吉卿的请求,而是天南海北地和她扯了起来。

    叶吉卿非常善解人意,她看到徐恩曾一边和她说话,一便用那双眼镜片后的眼睛直在她身上打转。

    叶吉卿使出全身解数,来应付这位顶头上司。

    一会起身给徐恩曾茶杯里续水,一会上前帮徐恩曾点烟,一会......

    总之,两人聊得很投机,很热乎。

    徐恩曾同叶吉卿的谈话是马拉松式的,二人从上午一直谈到中午,又从中午谈到下午,谈到晚上,地点也由徐公馆的小会客室转到中央饭店的一间秘密套房里。

    这中间谈的什么,做的什么,冯晨、丁默邨、苏成德等外人无从得知。

    但他们三人知道的是,就在第二天,叶吉卿便拿到一张徐恩曾的手谕,来到特工总部找到苏成德。

    手谕上写的是:“着将李士群开释,但不得擅离南京。并派李士群为南京区侦查股侦查员。”落款是徐恩曾的签章。

    苏成德看着徐恩曾的手令,大笑着说道:“嫂子真有能耐,不愧为女中豪杰,连我们徐主任也拜倒在你的……”

    叶吉卿得意地说道:“你少胡诌,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小弟有罪,请嫂子原谅。”苏成德向叶吉卿作了个揖。

    “成德,赶快把士群放出来吧,不要再胡闹了。”叶吉卿给苏成德抛了个媚眼。

    当天,李士群就恢复了自由。

    当时,有人议论此事,说李士群是赔了夫人又折财。

    不过,在监狱中的李士群只知道破财一节,至于赔了夫人这一点,他是不会听到的。

    李士群恢复自由后,夫妻相聚,在中央饭店包了一个大房间,着实快活了几天。

    夫妇二人又办了几桌酒席,宴请冯晨、丁默邨以及特工总部的顾建中、马啸天、苏成德、季源溥等人,感谢他们的关心照顾。

    李士群被放出来的第二天,徐恩曾便把冯晨叫到办公室里。

    “呵呵,冯老弟,事情办得不错啊!”

    冯晨踏进办公室,徐恩曾便微笑着,来了一句让冯晨感觉莫名其妙的话,也不知道是自己工作上的事情办得不错,还是自己把李士群的老婆,引见给这位上司办得不错。

    正在冯晨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答时,徐恩曾接着又问道:“前段时间,安排你调查王亚樵的踪迹,有眉目了吗?”

    “徐长官,自从你下达命令后,王亚樵便销声匿迹了,始终没有一点消息。”

    “哦,我怎么听丁默邨说,他曾经在英租界发现过华英豪,只要华英豪还在上海,我可以断言,王亚樵也没离开。”

    “徐长官,那我回上海后,加紧侦办王亚樵的踪迹!”冯晨表着态道。

    “是应该抓紧,委员长已经悬赏百万大洋,取王亚樵的人头!共党要人的头才多少?不过十万大洋而已,足见委员长对王亚樵这个人有多重视啊!这可是个立功的好机会呀!”

    “可是,徐长官,我们干社情报股缺人数啊。”冯晨说道。

    “最近我准备安排苏成德到上海,去任特工总部上海行动区沪西分区主任,我会让他配合你们的行动。”徐恩曾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

    谈完工作,徐恩曾话锋一转,问道:“到南京了,没去看看你家老爷子?”

    “哦,打算明天去。”冯晨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你家老爷子经常谈起,他以前对不住你们兄妹啊,上次在我家,陪我舅父打牌时,冯老爷子还问到你,有空的话你多回去看看。”

    冯晨没有接腔,端起茶几上的杯子,慢慢喝起茶水来。

    “好!我们不谈这些了,你回上海以后,要把全部精力用在查找王亚樵的踪迹上,戴笠的复兴社已经先我们一步行动了。”徐恩曾拍了拍冯晨的肩膀说道。

    从徐恩曾办公室里出来,冯晨来到了中央饭店李士群的住处,李士群夫妇热情地把冯晨让进房间里。

    李士群忙着给冯晨倒茶水,叶吉卿给冯晨削着苹果。

    “冯兄弟,这次多亏你了,我和士群真是感激不尽!”叶吉卿把削好的一个苹果,递给冯晨道。

    “嫂子,你客气了,我同士群兄毕竟是兄弟嘛。”冯晨接过苹果啃了一口。

    “冯老弟,我李士群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恩情的。”李士群把倒好的茶水放在茶几上说道。

    “冯兄弟不像有些人,嘴上说得好听,就是不办实事,上次要不是我家士群拉了个马绍武当垫背的,他早见阎王去了。”

    冯晨算是听明白了,叶吉卿对丁默邨在营救李士群这件事情上有想法。

    叶吉卿有想法很正常,丁默邨这次到南京来,带着叶吉卿买的贵重礼品,去了趟陈立夫的家,便没有下文了,倒是冯晨陪着叶吉卿跑前跑后的,忙个不停。

    冯晨甚至怀疑,丁默邨在陈立夫面前根本就没有提起李士群的事情,冯晨这种怀疑是有理由的,因为李士群是丁默邨举荐的,他害怕陈立夫骂他荐人不当。

    心里这么想,但冯晨嘴上却说道:“嫂子想多了,你最近要好好把士群兄调养调养,在里面吃了那么大的苦头。”

    冯晨同李士群夫妻闲聊了一阵,看看时候不早了,便告辞离开了。

    此后,叶吉卿陪着李士群调养了几日,她记挂着上海的那份家业,急着要回上海去。临行时,她又去见了一次徐恩曾。

    这仍是外人无从得知的秘密。

    事隔不久,徐恩曾在陈立夫面前举荐李士群:“李士群在苏联留过学,是个俄国通,特工总部可以用他这方面的才能。”

    陈立夫听了建议,把李士群派到“留苏学生招待所”任副主任,并且还有一个兼职是“留俄同学会”理事。

    李士群此后,意气风发,得意洋洋,完全忘记了,关押在特工总部囚室里受刑的那些日子,叶吉卿不在跟前,他整天在夫子庙的歌场酒楼寻欢作乐。

    只有一件事使李士群始终耿耿于怀,那就是丁默邨不够朋友,在他危难时没有真心相助。

    李士群在心里,暗暗的想,丁默村是个过河拆桥的小人啊,冯晨才是真朋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