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96章 掩盖真相

正文 第0096章 掩盖真相

    陈宝骅不仅是陈立夫的亲堂弟,陈氏家族的正宗传人之一,而且陈宝骅还是徐恩曾的嫡亲表弟,正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轻重都使不得。

    反复考虑后,徐恩曾把陈宝骅带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礼敬有加,给陈宝骅倒了杯茶,让着陈宝骅在沙发上坐下。

    陈宝骅大咧咧地坐到沙发上,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

    “呵呵,宝骅表弟,我们兄弟两人今天好好聊聊。”

    望着陈宝骅的样子,徐恩曾轻笑了一下,在陈宝骅的旁边坐下。

    “表哥,你怎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家老爷子!嗯!”

    陈宝骅双手攥着拳头,手上的青筋暴露,咬着牙说道。

    徐恩曾立刻明白了,陈宝骅这么做,纯粹是给他父亲看的,他想让那个从小抛弃他的父亲,丢尽脸面,成为民党内部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件丑闻,甚至将奋斗一生的所得全部因此毁于一旦。

    “我知道你恨舅父他老人家,可你也不能这样做啊!”徐恩曾劝解着陈宝骅道。

    “我就是要让他出丑,生我,为什么不养我?不教我?他自己做的孽,他就应该承受!”陈宝骅愤愤地说道。

    徐恩曾没想到,陈宝骅对自己的生父仇恨是如此的激烈!

    徐恩曾感到很棘手。

    徐恩曾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子,不再理睬陈宝骅。

    他既不敢冒昧的去打扰他的那个舅舅陈其采老人,更不愿见这个实际上精神已经濒于崩溃的表弟陈宝骅,他甚至连见陈立夫的勇气都没有了。

    徐恩曾知道,如果这件事搞砸了,他的仕途也算是到头了。

    他思忖了良久,终于想出了对策。

    “表弟,我再问你一句,情报股的冯晨参与了这件事情没?”徐恩曾盯着陈宝骅的眼睛问道。

    “哈、哈!他?估计也有这个心思吧,不过我告诉你,我只找了李士群,谁知这家伙胆小怕事,没办法了,我自己亲自干!”陈宝骅翻了翻眼睛说道。

    “那好吧,表弟,我给你安排个舒适的地方,你下去好好清醒清醒”徐恩曾安排秘书把陈宝骅带走了。

    陈宝骅离开后,徐恩曾想,还好,这个表弟没把冯晨给咬出来,一个烫手山芋就够自己受了,再要是把冯晨搅和进来,自己会更难办!

    那丁默邨为什么说,这件事情里有冯晨的影子呢?!

    他妈滴!这个丁默邨究竟安的是什么心?想取老子而代之?

    做梦吧!

    两天后,徐恩曾让秘书再次把陈宝骅带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陈宝骅在特殊的优待室里休整得很好,比起两天前,既干练又精神,可眼神里依然透着警觉敌视的目光。

    还是那种桀骜不驯的样子,还是那种视死如归的勇敢。

    徐恩曾上下打量着他,心里想,这个从小没有父爱的表弟,如果他的精神状态不是陷入一团乱麻的话,一定会前途无量的。

    徐恩曾不禁感到一阵惋惜。

    沉默了一阵,徐恩曾还是亲自给陈宝骅倒了杯茶,放在陈宝骅的面前。

    “宝骅表弟,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安排你去见那个人。”

    “有必要吗?要见他,你最好把我带上脚镣手铐才好!”

    陈宝骅的眼睛一亮,马上又暗淡下去了。

    这个细微的表情,没能逃脱徐恩曾的眼睛。

    “星期二,在我的公馆里有场小小的赌局,我可以力邀舅父他老人家赏光到我家。你可以同时去我家,但是,你要答应我,一切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才行。”

    徐恩曾摸透了陈宝骅的心理。

    “是吗?你在耍什么阴谋吧!”陈宝骅警惕地问道。

    “你是我的亲表弟,我只是想帮助你,请相信我!”徐恩曾真诚地说道。

    陈宝骅望了望徐恩曾,没有开口说话,似乎在认真考虑着徐恩曾的建议。

    “宝骅表弟,在这件事上,你已经赢了一步。可舅父他老人家真的值得你这么做吗?你本该有大好的前程!”

    “你干嘛这样不厌其烦的劝我?帮助我?仅仅因为你是我表哥?”

    陈宝骅的口气缓和了不少,端起茶杯子喝了两口问道。

    “表弟,实话告诉你吧,我帮你其实也就是在帮我自己,我不想因为表弟你同舅父之间的个人恩怨,造成的这个棘手的未遂爆炸案案件,毁了我自己的前程。”

    “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

    “是的!我也不想隐瞒你!”

    徐恩曾的真诚,让陈宝骅的思想终于松动,陈宝骅最终完全同意了徐恩曾的要求:“呆在徐家的牌桌旁,静静的观看,不能发出一点声音,更不能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

    星期二,在徐恩曾的寓所里,陈宝骅终于见到了那个让他自小朝思暮想的父亲,但他却大感失望,精神上一片颓唐。

    陈宝骅无法相信,那个臃肿衰老的人就是自己渴盼已久的父亲,这个当年驰骋大江南北的传奇人物,如今不但老态龙钟,而且趣味极其低级、举止极其庸俗。

    从小到大,他盼星星、盼月亮的生身父亲、他无比崇拜的偶像、他梦中萦怀千百次的“那个人”,是那么地老态龙钟,又那么地庸俗不堪。

    陈宝骅被彻底地击垮了,他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了!

    自从见过自己生身父亲后,陈宝骅完全释然了。

    半个月后,在徐恩曾的安排下,陈宝骅被送到秘密集训地,参加了由美国专家指导的特殊培训。

    半年以后,陈宝骅成了一名出色的杀手,这是后话。

    绸业银行大楼“爆炸未遂案”就这样匆匆结案,高层下达了密令,停止继续对此事的调查,对外严密封锁消息,彻底掩盖事实真相。

    然而,在民党高层没有后台的李士群,却被继续在南京监狱里关押着,无人过问,大家似乎是忘记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但是,有三个人实实在在地没有忘记李士群。

    哪三个人?

    第一个不用说,当然是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

    叶吉卿同李士群夫妻两人,属于一见钟情的类型,当年李士群走投无路,将要成为街头饿殍的绝望时刻,得到叶吉卿的父亲叶梦泽的救援,又让他在叶公馆充任文书一职。

    当时还在读书的叶吉卿,第一次见到李士群时,便偷偷地喜欢上了他。

    一向倨傲的叶吉卿,竟常常主动来找李士群解决学习上的疑难,一来二去,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深,最终在叶吉卿父母的支持下结为夫妻。

    第二个没有忘记李士群的人是丁默邨。

    丁默邨的野心很大,这次他本打算借助“爆炸未遂案”搞掉徐恩曾,可是,徐恩曾老奸巨猾,加上过硬的后台,不仅没事,还把整个案子的消息给封锁得密不透风。

    最后搭进去的,是铁了心跟随自己的李士群。

    丁默邨时常想,要想在民党中央调查科特工总部干番事业,除了有陈立夫这个后台外,李士群这样的帮手也是不可缺少的。

    第三个没有忘记李士群的人是冯晨。

    可以说,李士群的这次牢狱之灾,完全是冯晨再次设计试探李士群造成的。

    但是,试探的结果,让冯晨仍然感到很迷惑,李士群没有答应陈宝骅,但也没有出卖陈宝骅和冯晨,即便在牢狱里受尽了酷刑,李士群仍然闭口不言。

    李士群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同志?是真卧底还是假卧底?究竟叛变了没叛变?万一真是自己的同志该怎么办?

    冯晨最终决定,在没有确切证据证明李士群叛变时,自己还是要想办法出面营救他。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