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95章 定时炸弹

正文 第0095章 定时炸弹

    杨寻真算是正式到“干社”情报股上班,打入到敌人内部,成为冯晨的助手。

    此后几天,冯晨把全部精力用在搜寻丁默邨、李士群刺杀马绍武的证据上。

    由于刺杀马绍武成功,李士群再次迷惑了组织,组织上下达指示,让冯晨暗中秘密保护李士群。

    冯晨迷惑了,以冯晨的观察,李士群耍的是两面手法,绝对叛变无疑,冯晨把自己的想法多次给组织汇报,但没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李士群已经叛变。

    这个人太狡猾了!

    冯晨时时感觉到,李士群就是埋藏在自己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该怎么把这颗定时炸弹清除掉呢?

    正在冯晨无计可使时,机会来了。

    这天快下班的时候,陈宝骅来到冯晨的办公室里。

    “冯老弟,晚上有安排吗?”

    “没有,怎么?陈兄好像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子。”

    冯晨望了眼陈宝骅的脸色,起身给他倒了杯茶水放在茶几上。

    “晚上要是没事,我们兄弟两个,找个小餐馆好好喝一杯。”陈宝骅在沙发上坐下道。

    “陈兄遇到什么烦心事情了?”冯晨小心地问道。

    “什么烦心事也没有,就是整天待在这栋办公大楼里憋闷!”陈宝骅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说道。

    “没办法啊,要养家糊口呀。”冯晨调侃着说道。

    “有时候想想,真想把这栋大楼给炸了!”

    陈宝骅突然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陈兄......?”

    冯晨张着嘴巴,愕然地望着陈宝骅。

    “呵呵,说说而已,走!我们喝酒去。”陈宝骅诡异地笑了下,起身说道。

    由于童年经历类似,陈宝骅到“干社”后,很快同冯晨之间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陈宝骅时时流露出对法西斯独裁统治的不满。

    特别是杨杏佛被暗杀,作家蒋怡被秘密逮捕,这更加激起了他内心中的愤慨!

    汉口路上的一家小餐馆内,冯晨、陈宝骅两人相向而坐。

    餐桌上摆着几碟小菜,陈宝骅开了瓶白酒,要过两个小碗,满满斟上,说道:“冯老弟,有时候想想自己真无能,我真想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让那个人看看!”

    冯晨心里很明白,陈宝骅口中的那个人,便是他的亲生父亲。

    “呵呵,陈兄,难不成你真想把绸业银行大楼给炸了?!”冯晨开着玩笑问道。

    “真有那想法!”陈宝骅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冯晨一怔,望着陈宝骅道:“即便是要炸,也应该让别人炸,陈兄何必亲自出马?!”

    “哦?让谁炸?”

    陈宝骅把冯晨的玩笑话当真了。

    “有个很合适的人,不知道陈兄能否请动他。”

    “谁?”

    “李士群!”

    “李士群?你是说《社会新闻》编辑部的那个李士群?”陈宝骅端起酒碗吃惊地望着冯晨问道。

    “就是他!陈兄,你可知道马绍武是谁设计暗杀的吗?”冯晨伸手也端起了酒碗。

    “总不会是李士群吧。”

    说着话,陈宝骅同冯晨碰了碰酒碗,两人共同喝了一气。

    “马绍武其实就是李士群、丁默邨两人设计暗杀的。”冯晨放下酒碗说道。

    “真的?!”

    “真的。”

    “杀得好啊!没想到李士群还有这种本事,佩服!”陈宝骅自顾自地大大喝了口酒赞道。

    “陈兄,要真想把绸业银行大楼炸了,制造点轰动性新闻,我认为非李士群莫属!”冯晨端起酒碗同陈宝骅再次碰了碰说道。

    “你觉得可行?!”陈宝骅问道。

    冯晨点着头,没有直接回答。

    ......

    三天后,上午上班时间,方晓曼到《社会新闻》编辑部办公室里去拿份材料,可是一进办公室,发现丁默邨、李士群、唐惠民三人都不在。

    方晓曼正准备离开,忽然发现,丁默邨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只两尺见方的小皮箱,处于好奇,方晓曼上前,掀开小皮箱看了眼。

    震惊!

    方晓曼立即把皮箱合上,快步离开了《社会新闻》编辑部,来到冯晨的办公室。

    “冯股长,我发现丁默邨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只皮箱,里面装满了烈性炸药,好像是自制的定时炸弹!”方晓曼紧张地说道。

    “什么?赶快通知楼内所有人员,立即撤出大楼!把情况迅速报告给吴局长!”

    冯晨忽一下从办公桌跟前站起,大声安排着方晓曼。

    半个小时后,绸业银行大楼上的人们全部撤离。

    此时,吴文雄派来的大批干员和反爆破专家也赶到了现场。

    专家们发现,皮箱内满载着烈性爆炸物,一旦引爆,干社所在的上海公共租界汉口路绸业银行大楼,就会被炸成一片废墟。

    真要爆炸了,这将引起全国大惊,甚至震惊世界。

    因为,一旦炸弹爆炸,不但汉口路会被炸的一塌糊涂,干社所做的法西斯行径,也将暴露得干干净净,大白于天下。

    吴文雄闻讯大怒,立即命令冯晨牵头彻查此事。

    冯晨把怀疑丁默邨、李士群的想法,秘密报告了吴文雄。

    第二天,吴文雄派人密捕了丁默邨、李士群,同时被捕的还有上海警察局调查科几名同李士群关系不错的人员。

    这些人被连夜秘密押送到南京,交由徐恩曾处理。

    徐恩曾派人,将丁默邨、李士群送到调查科特工总部,关在南京郊区的板桥镇监狱拘押。

    但是几天过去了,关于这件案子的一点消息也没有。

    这件大案究竟是不是李士群干的,他要利用这箱爆炸物采取什么行动,从吴文雄到徐恩曾,都不曾透露只言片语。

    监狱中的李士群更是不露任何口风,无论如何审讯,就是死不承认。

    没办法,吴文雄同徐恩曾一起前往陈立夫的的寓所,给陈立夫汇报。

    “陈部长,丁默邨说他根本不知情,那个李士群死不开口!”徐恩曾汇报道。

    “吴局长,证人都是些什么人?”陈立夫望着恭敬地站在自己面前的吴文雄问道。

    “绸业银行大楼附近做生意的,这些人曾经看到李士群提着那个皮箱进了大楼。”吴文雄回答道。

    “先把丁默邨放了吧!”陈立夫突然说道。

    听到这话,徐恩曾、吴文雄两人面面相觑,楞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

    “嗯?怎么?”陈立夫脸色一寒,望了望二人。

    “是!我马上安排人把丁默邨放出来。”徐恩曾回答道。

    “丁默邨放出来后,让他密查这件案子,对外严格封锁消息,淡化这件事情的影响。至于李士群嘛,不开口就先关押着吧。”

    丁默邨很快被放了出来。

    丁默邨回到上海,和唐惠民一起,从情报股入手,秘密进行调查,很快二人发现冯晨疑点很多,与此案脱不了干系。

    丁默邨、唐惠民仔细调查下来,爆炸案中,不仅有冯晨的影子,而且干社事务组组长陈宝骅的嫌疑越来越大。

    事情调查清楚后,丁默邨恍然大悟!

    难怪李士群死不开口!

    李士群应对得法,他的不声不响,他的“死猪不怕开水烫”,才是整件事情被从头到尾掩藏的干干净净,没有外泄,没有引起政治上的大地震。

    李士群这么做,真的救了他自己。

    于是,丁默邨把秘密调查的结果及时报告给陈立夫。

    陈立夫反复考虑后,决定先不动冯晨,安排徐恩曾亲自到上海,秘密把陈宝骅押到南京中央调查科特工总部。

    徐恩曾看到陈宝骅,这个曾留学欧洲,风流倜傥,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内心感到十分的为难,他这才明白,为什么陈立夫让自己亲自处理这件事情。

    徐恩曾原是搞技术的,全靠着陈氏家族的提拔,才能进入民党中央组织部,进入调查科,才会有今天的地位。

    处理不好陈宝骅的事情,自己的前途有可能就此完了。

    陈宝骅成了徐恩曾手中的一个烫手山芋!

    徐恩曾恨死了丁默邨!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