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88章 转嫁怒火

正文 第0088章 转嫁怒火

    原来,钱大钧正是被蒋介石派往江西前线“围剿”红军去的。

    陈庚心里想,怎么这么不走运呢,两人竟然乘同一列火车,去同一个战场,只不过是互为敌手,不久免不了兵戎相见。

    钱大钧看到陈赓走进豪华车厢来,起身迎了过来,望着陈庚,狡黠地笑了笑,说道:“陈庚,我一进站,就看见你了,然后就让副官跟上了你。”

    陈赓没有说话,静静地坐了下来。

    钱大钧接着问道:“你近来在干什么呢?”

    “没事情可干,正在到处谋事。”陈庚回答道。

    钱大钧哪儿会相信陈庚的话,陈庚被捕后又被放出的消息,早就在各大报刊上传得沸沸扬扬了,钱大钧那样问,只是无话找话而已。

    钱大钧望着陈庚,接着又问了几句,陈赓见他并无恶意,也就索性与他闲聊了起来,火车也在快速地飞驰着。

    “我要下车了,去看望一位朋友,找点事做。”闲聊了一阵,陈庚突然说道。

    “好吧,那我们后会有期!”钱大钧也没有强留陈庚。

    火车到站了,陈庚带着张永强,赶紧下了车,当火车继续开动时,他们二人又迅速登上了这列火车的另一节车厢。

    上车后,陈庚、张永强找到两个位置,仍然把帽檐拉得低低的坐下了。

    谁知火车开动不久,钱大钧的那个副官又找来了。

    “陈先生,没下车呀,我们长官请你过去吃饭去。”副官抿着嘴,脸上带着一种诡秘的神情微笑着邀请道。

    “啊?告诉你们长官,我不饿!”陈庚望着副官说道。

    “陈先生,我们钱长官说了,他同陈先生之间毕竟师生一场,如此偶遇,也是缘分,请你一定要过去。”

    “好,不就是一顿饭嘛!”

    陈庚只得壮起胆子,再次随着那副官,去见钱大钧。

    豪华车厢里,一张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很多菜肴。

    “陈庚,好坏我们也算师生一场,请你吃顿饭就这么难?”钱大钧调侃着说道。

    “哈、哈,钱长官,你不知道啊,我陈庚历来怕见老师,蒋校长我怕见,你钱教育长我也怕见,不过有好吃的倒是可以。”

    陈庚笑着,一屁股坐在餐桌跟前,大口开吃起来。

    “呵呵,你这个陈庚啊,脾气一点没变!”

    钱大钧笑着,指了指陈庚,把椅子挪了挪,坐到陈庚身边,陪着陈庚吃了起来。

    钱大钧没再继续盘问什么。

    吃完饭,放下碗筷,钱大钧望了眼陈庚,叹息着说道:“唉,也不知道我们师生之间,什么时候还能在一起再吃上一顿饭,陈庚啊,你要有事你走吧,我不拦你!”

    “那多谢钱老师了!”

    陈庚起身离开了豪华车厢。

    陈庚离开后,副官问道:“钱长官,他可是共党要犯,你怎么把他放走了?”

    “我在黄埔军校教过他的课,总该讲点师生情谊吧。”钱大钧回答道。

    “放虎归山啊!”副官说道。

    “不放他走又能怎样?陈庚救过蒋委员长的命,在黄埔军人中名声在外,委员长都奈何不了他,我若扣下他,还不被黄埔师生们骂死啊!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就算送他个人情,他日也好相见。”

    直到陈庚下车,钱大钧再也没有纠缠了。

    不几日,陈庚顺利到达江西苏区。

    ......

    南京,蒋介石的办公室里。

    戴笠恭敬地站在办公桌跟前,给蒋介石汇报着陈庚的去向:“校长,陈庚在上海下火车后,便被民权保障同盟的人接到杨杏佛家中,今天乘火车已经离开上海了。”

    “娘希匹!这个杨铨处处同政府作对,你戴雨农是干什么吃的?!陈庚我杀不了,这个杨铨难道也不能杀吗?!”

    蒋介石恼怒地把办公桌拍得山响。

    “校长息怒,是学生失职!”戴笠低着头检讨道。

    “我要的是结果,我不想看到这种人再到处捣乱!”蒋介石厉声呵斥道。

    “是!学生明白!”戴笠抬起头,望着蒋介石回答道。

    “你退下吧,去干你该干的事情!”蒋介石挥了挥手道。

    从蒋介石的办公室出来,戴笠一刻没停地赶往上海,亲自布置暗杀杨杏佛。

    在复兴社上海办事处里,戴笠把王新衡、赵理君、沈醉等人召集在一起,商量着暗杀杨杏佛的计划。

    “沈醉,你说说,陈庚在南京到上海的火车上,都同什么人接触过?”戴笠一脸严肃的望着沈醉问道。

    “有两名外国记者,还有两名民权保障同盟的人,除此之外,没有接触过任何人,下车后我们一直跟踪到杨杏佛的寓所才返回的。”

    沈醉隐去冯晨同陈庚打招呼的经过。

    “委员长已经下令,这个杨杏佛不能留!这件事情就有行动组组长赵理君负责,要尽快把他解决掉。”戴笠安排道。

    ……

    此后几天,赵理君便派出复兴社的特务们,侦查杨杏佛每日的行踪。

    这天下午,出去侦查的复兴社特务李阿大回到办事处,给赵理君汇报道:“赵长官,杨杏佛的行踪已经掌握清楚了。”

    “噢?快说说是什么情况?”赵理君一脸兴奋地问道。

    “杨杏佛住在中央研究院楼上,平时爱好骑马,他在大西路养了两匹骏马,早上只要有空便去大西路、中山路一带骑马驰骋一两个小时。”李阿大回答道。

    “好,天助我也!早上大西路、中山路一带人少,在这地方伏击他最好不过了。”赵理君目露凶光地说道。

    “赵长官,那我现在就去准备,我们明天早上行动!”李阿大说道。

    “好吧,你先去忙你的。”赵理君摆了摆手道。

    李阿大离开不久,戴笠后面跟着王新衡、沈醉,来到了赵理君的办公室。

    “理君,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戴笠不紧不慢地问道。

    “明天早上在大西路一带动手!”赵理君慌忙站起来回答道。

    “不行,委员长刚刚来电话,必须要在他去孙夫人寓所的途中除掉他!”代理目露深意地望着赵理君吩咐道。

    “明白!那我们立即修改行动方案!”赵理君回答道。

    6月17日早上六点多一点,赵理君带着特务们赶到中研院附近,刚刚把车子停稳,法租界巡捕房的巡逻车过来了,接着一队巡捕也走了过来。

    看到那么多巡捕,赵理君道:“妈的,从哪儿冒出这么多巡捕?”

    “赵长官,杨杏佛过来了!”李阿大指着车子外面,跟在那队巡捕后面的杨杏佛说道。

    “今天行动取消,让他在多活一天。”赵理君命令道。

    6月18日,早上六点半,赵理君带着李阿大、过得诚、施芸之等人,再次赶往预定地点,执行暗杀杨杏佛的活动。

    清早,马路上的行人很少,赵理君吩咐车子缓缓停在亚尔培路、马斯南路转角处。

    “你们几个下去,分散开,给我盯紧点,目标一旦从中研院出来,立即冲上去击毙!我守候在车中,完成任务后马上到这里上车离开。”赵理君凶巴巴地命令道。

    李阿大、过得诚、施芸之等人推开车门,先后下了车子,装作早上散步的人,分散开盯着研院得大门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特务们始终没有发现杨杏佛出来。

    直到快8点的时候,杨杏佛带着长子杨小佛出现在院子里,准备登车离开,李阿大朝着其他几名特务打了个手势,几名特务便朝着研院门口走去,准备动手。

    院子中的杨杏佛刚刚上车,突然间,不知什么原因又从车子上跳下来了,李阿大以为杨杏佛发觉了,忙用手势示意其他几名特务,准备冲进院子里行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