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81章 押到南京

正文 第0081章 押到南京

    3月30日上午8点30分,上海特别区第二法院。

    这里今天要举行一场公审。

    冯晨一大早起来,匆匆吃过早餐,便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审判庭内已坐着很多关心这次公审的人们,四周守卫着全副武装的法警,冯晨在靠近前排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下。

    不一会,三名法官在审判台就坐,随后法警押着陈庚走向被告席上站定,接着证人陈东升也被传唤了上来。

    陈庚的辩护律师就坐。

    法官宣读了陈庚的罪行。

    陈东升做了证明。

    接着,陈庚的辩护律师开始发言道:“尊敬的法官大人,你刚才宣判陈庚是共党要犯,可是你们的证据在哪里?”

    台上的法官被律师问得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这时,被告席上的陈庚开始慷慨激昂地发言,对陈东升的指控进行了义正言辞的正面驳斥!

    观众席上一阵骚动。

    法官见状,只好宣布休庭。

    一场公审闹剧就此结束。

    第二天,陈庚被引渡到上海特别区公安局。

    北闸捕房的后院里,正在进行引渡陈庚的交接;兰普逊将一袋卷宗,交给了一名民党的宪兵少校,接着,陈庚被宪兵押上了一辆卡车。

    为了防止陈庚逃跑,宪兵们用手铐把陈庚拷在车厢栏杆上,囚车快速从租界闹市驶过,向着火车站方向而去。

    列车启动,极速地向南京驶去。

    火车的闷罐车厢里,陈庚同其他几位被押向南京的政治犯们相视而坐,他们的手被拷在一起,火车每到一站,陈庚便带头唱起《国际歌》来。

    洪亮的歌声,给周围的乘客们很大的震动和鼓舞,引起了押解他们的宪兵们的恐慌,但这些宪兵拿陈庚毫无办法。

    那名少校蹲到陈庚跟前说道:“陈将军,你要是不睡觉,吃点东西怎么样?”

    在少校的吩咐下,另外两名宪兵迅速端来一大托盘的食品。

    陈庚一边大口吃着食品,一边说道:“稀奇,真是稀奇啊!民党的宪兵,竟然给我这个共匪弄这么多好吃的来。”

    “蒋委员长交待过,只要你不跑,怎么着都行!”少校尴尬地笑了笑说道。

    “咳,我这个校长又想耍什么手腕?”陈庚冷笑着问道。

    “呵呵,陈将军,我只负责把你安全送到南京,其他的我一概不清楚。”那少校脸上勉强挤出点笑容,讨好着陈庚道。

    列车正点到达南京车站。

    站台上,国民党宪兵司令谷正伦亲自在这里迎候陈庚,列车停稳,宪兵押着陈庚下了车子,谷正伦快步迎了上去。

    “陈兄,久违,久违!让你受委屈了,请上车!”谷正伦礼让着陈庚上自己的车子。

    陈庚拐着右腿,慢慢走到谷正伦跟前,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上下打量着谷正伦道:“谷大司令亲自来迎接我这个囚犯,是不是太掉价了呀!”

    “陈兄对我成见太深了吧,我这里有样东西,你一看就明白了。”谷正伦说着话,从身上掏出一份电报递给了陈庚。

    陈庚接过电报,浏览了一眼,只见电报上写着:

    宪兵司令部:

    陈庚在北伐期间立过战功,要尽量给予各方面舒适待遇,鼓励其悔过自新,欢迎其加入民党。

    此令

    蒋中正

    民国二十二年三月三十一日

    “悔过?到底该谁悔过?是谁背叛了中山先生的革命?”陈庚把电报丢弃在地上,愤慨地反问着道。

    “校长是个重感情的人,总是忘不了旧情,他要亲自见你,望陈兄见到校长后,无论如何不能再动肝火!”谷正伦劝说着陈庚道。

    “不忘旧情,难道这就是不忘旧情吗?!”陈庚举起被手铐拷着的双手晃了晃问道。

    ......

    中央收到陈庚被捕的消息,接连给冯晨他们这个情报小组发来了三次电报,电令安志达、冯晨,要千方百计设法营救。

    安志达、郑良才、冯晨三人组成了营救领导小组,并进行了分工,由安志达全面负责,冯晨出面联络知名人士,从道义上公开给民党政府施压,郑良才负责收集营救情报。

    公审闹剧结束后,安志达出面联系了中央特科红队,准备武力营救。

    在陈庚被宪兵押往南京的时候,红队队长邝惠安亲自出马,带着十名红队队员,化妆混上了列车,寻机武力解救。

    无奈,邝惠安等人从上海一路跟踪到南京,始终没有下手的机会,武力营救流产。

    冯晨通过私人关系,找到了上海法科大学教务长,大律师沈钧儒,请求沈钧儒出面联系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公开营救。

    “冯先生,我可以出面联系一批社会贤达,联名要求国民政府无条件释放陈庚,但恐效果甚微啊!”沈钧儒捋了捋胡须说道。

    “沈大律师,那你再帮我们出出主意。”冯晨用期待的眼光望着沈钧儒说道。

    “我在考虑,陈先生的生命安全大可以放心,北伐时期他毕竟救过蒋委员长的命,只是公开释放,可能性不大。”沈钧儒深思着缓缓说道。

    “舆论声势造大点,或许有希望。”冯晨道。

    “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去找中山先生的夫人,让她出面直接给蒋介石施压,兴许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沈钧儒忽然眼睛一亮,拍了下桌子说道。

    “这个办法好,那就拜托沈大律师了!”冯晨精神一振,起身说道。

    ......

    南京夫子庙静心堂。

    卸掉脚镣手铐的陈庚,浑身感到轻松了许多,站在那里,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押解他的那名宪兵少校带着一名勤务兵,从殿堂内走了出来。

    “陈将军,洗澡间里的水已经放好,将军过去洗个澡吧!”少校殷勤地说道。

    “不洗!”陈庚用疑惑的眼神望着少校回答道。

    “将军要是不洗,我可是交不了差。”少校小心翼翼地恳求着道。

    “那好,我不为难你!”

    说着话,陈庚迈开步子,朝着洗澡间走去。

    当陈庚洗完澡出来,发现蒋介石的侍从秘书邓文仪拿着一套崭新的西装,正满面笑容地站在殿堂里等候着自己。

    “陈兄,听说你来了,我特意过来看望你!”

    说着话,邓文仪把手中拿着的西装递给陈庚。

    邓文仪和陈庚既是湖南同乡,又是黄埔军校一期的同学,在黄埔军校时,邓文仪就是国民党的右派人物,多年担任蒋介石的侍从秘书,深得蒋的信任。

    “邓文仪,你假惺惺的来,是想让我换衣服呢,还是想让我换信仰?”陈庚毫不客气地问道。

    “陈兄,你多疑了,这是委员长交待的,这套西装还是夫人亲自为你挑选的,我只是执行委员长的任务而已。”

    邓文仪从陈庚看向自己,并不友好的犀利眼神中,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挑战,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位同乡加同学了。

    “陈兄,快把衣服换上,南京的名胜古迹很多,马上我带你出去逛逛怎么样?”邓文仪回避着陈庚的犀利眼神说道。

    “哈、哈,逛逛?你不怕我趁机跑了,你无法向你们的委员长交待?!”陈庚大笑了两声说道。

    “委员长说了,你是自由的,我只是当个向导而已。”邓文仪讨好地说道。

    “行!那你就带我到中山陵去,我给中山先生好好汇报一下,你们的蒋委员长是如何背叛革命的!”陈庚激动地说道。

    “陈兄,要不我联系在南京的黄埔军校同学们,咱们在一起聚聚怎么样?”邓文仪不温不火地转换着话题问道。

    二人正说着话,殿堂外面的庭院里,忽然传来一阵阵的欢笑声,十几位将校军官,个个穿着镶金边的将校制服,脚蹬高腰皮靴,腰配中正剑,谈笑风生地走进了殿堂。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