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66章 新交通员

正文 第0066章 新交通员

    汉口路绸业银行大楼里,刚刚准备下楼去的冯晨,遇到匆匆上楼的陈宝骅,便驻足问道:“陈主任,会这么快就开完了?”

    “收尸去了!”陈宝骅回答道。

    “怎么?出事了?”冯晨问道。

    “我们赶到时,发现新闸路秘密办事处里,王寿熹身中六枪,当场死亡,其他四个人也都是重伤。”陈宝骅回答道。

    “那个王寿熹死了?”冯晨貌似吃惊地问道。

    “身中六枪,你说他能活吗?”

    陈宝骅说着话,上楼来,朝着办公室走去。

    冯晨在身后喊了声道:“陈主任,既然会没开成,那晚上我接你,下班后我们到愚园路上的“绿波廊”去喝一杯怎么样?”

    陈宝骅转身点了点头,回答道:“好的,下班时候叫我。”

    冯晨出了绸业银行大楼,立即朝着马路对面的“茂昌首饰店”走去,他要把王寿熹已被处决的好消息告诉郑良才。

    跨进店里,只有杨寻真一个人在,冯晨上前问道:“郑老板在吗?”

    杨寻真抬起头,看到进来的是上午同郑良才接头的人,便热情地回答道:“我们郑老板刚刚出去,估计晚上才能回来。”

    “那我明天再过来找他。”说着话,冯晨转身准备离开。

    “冯同志,你等一下。”

    冯晨转过身,皱着眉头,望着杨寻真严肃说道:“以后在公开场合不要这样称呼,习惯了,在有外人时说漏嘴了就非常危险!”

    “这会不是没有外人嘛。”杨寻真翻了翻那双美丽的大眼睛说道。

    “你以前没从事过地下工作吧?”冯晨走过去靠在柜台上问道。

    “从来没有,我从黄麻起义时参加革命,一直都在红军队伍里。”杨寻真在柜台里面给冯晨倒了杯茶递过来说道。

    “看你年龄不大,竟然是个老革命了。”冯晨这才笑着说道。

    “那当然了。”杨寻真偏着头一副自豪的样子。

    “那我问你件事情,王庸同志现在在四方面军担任什么职务?”冯晨问道。

    “王庸?我不认识他。”杨寻真疑惑地望着冯晨回答道。

    “哦,就是陈庚同志。”

    “啊!你是说我们陈师长?”杨寻真问道。

    “对,陈庚同志就是王庸同志。”冯晨回答道。

    “你跟我们陈师长很熟悉?”杨寻真偏着头问道。

    “我们只见过一面,那次他差一点被叛徒顾顺章抓住。”冯晨回答道。

    “我在红12师师部机要室的时候,天天可以见到陈师长,他一点师长的架子都没有,特别喜欢同我们一帮年轻人开玩笑,没想到他把我打发到这个鬼地方来了。”

    杨寻真撅着嘴巴说道,似乎对从事的这份地下工作很不乐意。

    “隐蔽战线同样是战场,同样充满着危险,这里可是你们陈师长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他在这里的传奇故事很多,他平时没同你们讲过?。”冯晨用教训的口吻说道。

    “进来客人了。”杨寻真伸了伸舌头,低声说道。

    冯晨转身,见是王亚樵同一位漂亮美丽的少妇携手走了进来,忙双手抱拳同王亚樵打着招呼道:“是九光兄啊!”

    “原来是冯老弟呀,快过来见见你嫂子。”

    王亚樵把身边的少妇拉到跟前介绍道。

    “嫂夫人好!”冯晨朝着那少妇恭了恭手道。

    “冯老弟到这里是给谁买首饰?”王亚樵随口问道。

    “家母同妹妹最近几天要从武汉到上海来,我来看看有什么合适的首饰,给我家小妹买一副,九光兄这是准备给嫂夫人买什么?”冯晨解释着问道。

    “噢,前几天给你嫂子买的一副和田玉镯子,不小心摔碎了一只,今天过来看看,再配一只。”王亚樵回答道。

    杨寻真把摆放着的和田玉镯子,小心地拿到柜台上,打开盒子,王亚樵的妻子王亚瑛便开始比对着挑选起来。

    说起王亚樵的妻子王亚瑛,这也是一位奇女子,她原名叫丛蕴钰,在武昌起义中,是女人北伐光复军的成员,1917年5月她同王亚樵相识于上海,可谓情投意连,志同道合。

    二人结婚后,丛蕴钰既改名为王亚瑛,她多情、柔顺、聪颖,且富有正义感,是王亚樵生活和事业上难得的伴侣加助手。

    在杨寻真陪着王亚瑛挑选镯子时,王亚樵拍了拍冯晨的肩膀,示意了一下,两人一起走到一边。

    王亚樵低声说道:“老弟,求你件事,我听说“国联”调查团最近要来上海,调查中日淞沪冲突事件,调查团来时,你要方便的话,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我。”

    “怎么?九光兄想对国联调查团动手?”冯晨低声问道。

    “这个调查团的团长,英国人李顿太不是个东西了,代表国联本来应该主持公道的,可没想到他在东北调查时,竟然一屁股坐在日本关东军一方,替日本人说话,还公开大放厥词,说什么中国的东北历来就是日本的国土。”

    “你说这个李顿该不该死?!”

    王亚樵情绪激动地问了一句。

    “九光兄,调查团到上海时,我可以把消息传递给你们,但我还是想劝九光兄一句,暗杀李顿这件事情还是要慎重考虑。”冯晨劝解着道。

    “我就是想给那个李顿点颜色看看,咱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王亚樵咬牙说道。

    王亚樵为何对李顿调查团这么仇视呢?

    事情还要从王亚樵参加的一次文化界和著名学者们的一次聚会说起。

    几天前,王亚樵接受上海法学院教务长、大律师沈钧儒的邀请,参加了在大中华饭店举行的文化界名人茶会。

    当王亚樵到达大中华饭店的雅间时,发现雅间里已经坐满了文化界的名人,这与他以前接触的军政界人士大不相同。

    这些人,一个个西装革履,文质彬彬。

    有些文化界名人,王亚樵以前只闻其名,从来没见过面,没想到会在沈钧儒举行的茶会上见到。

    这些文化界的名人们,对王亚樵的到来感到有些疑惑,因为王亚樵毕竟是人人谈虎色变的暗杀大王,如今见他飘然而至,让很多人显得神色紧张。

    有些名人,特别是女名人,甚至拒他于千里之外,远远地避开他,这让王亚樵感到非常的尴尬和不自然。

    “诸位,大家千万不要以为王九光先生有什么可怕,他对付的都是些做尽坏事,欺压百姓的官吏豪强,九光先生和咱们在座各位都是一样的爱国志士!”

    就在王亚樵考虑着要退出这种格格不入的茶会时,不曾想,从人群中忽然站出一位身穿灰布长袍,下巴上留着银白长须的老人,声音洪亮地给王亚樵解围。

    他便是大名鼎鼎、德高望重的大律师沈钧儒。

    说着话,沈钧儒上前,客气地挽住王亚樵的胳膊,面对那些神色紧张的文化界名人,热情地介绍着道:“此次淞沪抗战时,九光先生冒死去炸日舰,又设计策划刺杀日酋白川义则等,此等硬汉,大家说算不算爱国志士?!”

    “这要不算爱国志士,谁还能称得上爱国志士!”人群中有人大声应和着道。

    “啊?原来他就是敢在虎嘴里拔牙的王亚樵?”

    “怎么他一点也不像是个刺客,我看他倒像一个文化人!”

    “原来他就是让蒋介石和宋子文害怕的暗杀大王?”

    “王九光先生来了好,他给我们这些空有一腔报国思想,但手无搏鸡之力的文化人,带来了一股力量啊!”

    在座的正在喝茶议论的那些文化界的男男女女们,这时都把目光聚焦到王亚樵身上,兴奋地窃窃私议起来。

    亚丹说

    ps:天晴了,码字去!

    <!--gen1-0-1-0-20723-257863608-1484203031-->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