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47章 公开辟谣

正文 第0047章 公开辟谣

    下午快下班时,冯晨提前回家,带上家里那幅唐伯虎的《秋风纨扇图》,出门叫了辆黄包车,朝着霞飞路上的瓦尔莎西菜馆而去。

    冯晨有段时间没有来瓦尔莎西菜馆了,上了二楼,吧台上,依然是索尼娅在那里忙碌着招呼客人。

    见到冯晨来了,索尼娅满脸笑容地招呼着冯晨道:“冯先生,我还以为你不在上海了呢。”

    “我要真是离开上海的话,也会来告诉你这位老朋友一声啊。”

    看看时间还早,冯晨径直走到吧台跟前坐下来同索尼娅聊着。

    “冯先生,约翰孙先生已经回国了,临走前,他让我把这封信件交给你。”

    索尼娅说着话,从吧台里面的抽屉中拿出一封信件递给了冯晨。

    “噢!约翰孙回国了?走了多久了?什么时候回来?”冯晨急切地问道。

    “离开几天了,自从蜀闻通讯社的李先生失踪后,约翰孙便请调回国了。”索尼娅望着冯晨回答道。

    “李先生失踪了?那索尼娅小姐估计不久也会离开吧?”冯晨试探性地问道。

    “我还没有接到上级的指令,暂时肯定还在这里。”索尼娅回答道。

    两人正聊着,法捕房律师陈志皋身后跟着一名高大的外国人到了二楼,陈志皋一眼望到在吧台跟前坐着的冯晨,笑着迎上前道:“原来冯先生早到了。”

    “这位想必就是巴和大律师吧?”冯晨打量了一眼陈志皋身后的那名外国人问道。

    “冯先生,你好!我是巴和。”巴和用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同冯晨打着招呼。

    三人站在吧台跟前寒暄了几句,便随着索尼娅进了一间雅座。索尼娅麻利地给每人倒了杯茶,这才离开雅间。

    索尼娅离开后,冯晨把带来的《秋风纨扇图》摊到桌面上道:“巴和大律师,我听陈大律师介绍说,你对中国古画很有研究,请你帮我把这幅画鉴定一下。”

    巴和一见古画,两眼顿时炯炯发光,嘴里不住地夸赞道:“好画,好画!太美妙了!噢,这里还有一首诗!”

    在画的左上部,有唐伯虎亲自题写的一首诗:“秋来纨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伤,请把世情详细看,大都谁不逐炎凉。”

    唐伯虎借汉成帝妃子班婕妤色衰恩弛,好比纨扇在秋风起后被搁弃的命运,抨击了世态的炎凉。

    显然,这是与唐寅个人生活的不幸遭遇有关的。画中女子一脸衰怨,或许正是唐寅自身命运的写照。

    巴和瞪大着双眼,盯着画,看得爱不释手。

    冯晨看到巴和这个样子,开口道:“巴和大律师,你要是喜欢这幅画的话,我可以把它赠送给你,反正我这个人又不太懂画的。”

    “什么?这么贵重的东西你送给我?”巴和不相信地望着冯晨问道。

    “是的,只要巴和律师喜欢。”

    “那太感谢你了!”

    但巴和马上意识到冯晨可能有要事求助于他,于是开门见山慷慨而又豪爽地问道:“冯先生有何难处?鄙人定当尽力帮忙!”

    冯晨见巴和律师已答允,便拿出一份以巴和律师名义草写的辟谣启事,递给巴和道:“巴和大律师,请你尽快把这个启事刊登在《申报》上。”

    “就这件事?”巴和浏览了一下那份启事,有点不相信地问道。

    “对!就是这件事情,这古画就赠给你了。”冯晨回答道。

    “好!最迟后天可以见报。”巴和爽快地答应着。

    没想到这个巴和律师做事挺雷厉风行,就在第二天,《申报》在显著位置以醒目的大字标题,登出了《巴和律师代表周少山紧要启事》:

    “兹据周少山君来所声称:渠撰投文稿曾用别名伍豪二字,近日报载伍豪等二百四十三人脱离共党启事一则,辱劳国内外亲戚友好函电存问。”

    “惟渠伍豪之名除撰述文字外,绝未用作对外活动,是该伍豪君定系另有其人。”

    “所谓二百四十三人同时脱离共党之事,实与渠无关,事关个人名誉,易滋误会,更恐有不肖之徒颠倒是非,藉端生事,特委请贵律师代为声明,并答谢戚友之函电存问者云云前来。”

    “据此,合行代为登报如左。”

    事务所:法大马路41号6楼5号,电话:13239。

    这则启事设计得十分严密,在法律上也无懈可击。

    冯晨让巴和以周少山的名义来辟谣,在启事中又说伍豪只是自己的“别名”,这个巧妙的技术处理,使人们更容易辨别出那份所谓脱党启事是伪造的谎言。

    这则启事刊出后,取得了明显的反击效果。

    辟谣启事登出的当天,张冲气冲冲地把冯晨叫到办公室里问道:“冯组长,你清楚不清楚这个巴和是什么人?”

    冯晨回答道:“只知道他是个法国人,别的就不太清楚了。”

    “李士群是不是在欺骗我们?伍豪既然没在上海了,他怎么会委托巴和律师刊登辟谣启事?这个启事登出来,说明伍豪还在上海。”

    “我分析李士群的话应该是真话,辟谣启事不能证明伍豪还在上海。”冯晨回答道。

    “你这会立即带人,给我找到那个法国律师巴和,问问他,伍豪究竟在哪里?!”张冲气急败坏地吩咐道。

    冯晨从张冲办公室里出来,心里想,这是明摆着,伍豪同志当然不在上海了,这会去找巴和律师怎么问?况且这则启事是自己让巴和登的,可是张冲的命令又不能不听。

    思考了一会,冯晨便叫上莫三强和方晓曼,开着车子到法租界去找巴和律师。

    车子在法租界法大马路41号的博理律师事务所楼下停下。

    冯晨下车,吩咐莫三强、方晓曼两人道:“一会我们上去后,你们两人去找巴和律师了解情况,我找这里的陈志皋律师有点私事,你们两个注意,要客气点,巴和是法国人,惹出些纠纷不好收场。”

    交代完毕,三人这才朝着楼上走去,上楼后,冯晨径直到了陈志皋的办公室,正在忙碌着的陈志皋,见冯晨进来了,笑着道:“冯先生,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冯晨笑着道:“还是陈大律师有先见之明,这不,麻烦真的来了,我这会就是带人过来,找巴和律师问问伍豪人在哪里?”

    “你......?”陈志皋不解地问道。

    “嗯,是的,我的上司安排我带人过来查找伍豪。陈大律师,是谁请托的巴和律师代伍豪刊登的启事,你清楚吗?要是你知道请告诉我。”

    冯晨一本正经地问起陈志皋来。

    “谁......?哦,哦,这个我不太清楚,巴和律师肯定也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再说了,这么大的一个上海,叫伍豪的人太多了。”陈志皋马上反应过来,顺嘴胡扯道。

    “陈大律师够朋友,值得交往!”冯晨满意地点点头说道。

    在旁边巴和律师的办公室里,方晓曼正在同巴和打着嘴皮官司。

    “巴和律师,委托你发启事的伍豪在哪儿?”方晓曼开门见山问道。

    “我不知道伍豪是谁,我的当事人是周少山先生,伍豪是他曾经的别名,你们要找的伍豪,当然不是我的当事人,你们要找的伍豪也登有启事,你们可以直接去找他。”

    巴和律师神态夸张地,连说带比划,给方晓曼解释道。

    “好,巴和律师,那请你告诉我你的当事人周少山在哪儿?是不是在上海?”方晓曼步步紧逼地问道。

    “噢!美丽的方小姐,非常不巧,我的当事人,昨天委托我代他发启事后,便离开上海到无锡去了。”

    “巴和律师,你以后还想在上海混吗?”方晓曼盯着巴和一字一顿威胁着道。

    “哦,美丽的方小姐,你今天是代表你们国民政府来威胁我的吗?”巴和毫无惧怕地微笑着反问道。

    亚丹说

    忙里偷闲,加更一章!

    <!--gen1-0-1-0-20723-259478316-1483424296-->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