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46章 水雷显威

正文 第0046章 水雷显威

    看到这种情况,华英豪放慢车速,轻声问道:“冯老弟,你看怎么办?肯定是要检查车辆,我们是否强行冲过去?”

    “先靠边停,我上去交涉一下,看看能蒙混过去吧。”冯晨回答道。

    车子靠边停稳当后,冯晨刚刚推开副驾位置上的车门,一群日本海军陆战队士兵便端着枪,气势汹汹地围了上来。

    “我是大日本帝国驻上海领事馆的石川一郎,请你们的长官过来回话。”冯晨跳下车子双手举过头顶,大声地说道。

    “石川君!怎么会是你?!”山本太郎中佐手中拎着个王八盒子,从围着车子的士兵们身后走到前面来,惊奇地望着冯晨问道。

    “山本君,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驻扎在顾村吗?”冯晨显出一副惊喜的样子,放下高举着的双手,大声地问道。

    “我是今天刚刚换防到这里来的,石川君你......?”山本太郎打量着冯晨的穿戴,眼神中透着些许的不解问道。

    “噢,上次在顾村时,因有重要军情,没有同山本君解释清楚,我其实是大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的一等秘书,平冈总领事是我的老师。”

    “吆西,这么晚了,石川君到这里来有何公干?”山本太郎朝着身后挥了下手,围着车子的士兵们,立即枪口朝下退到一边站着。

    “平冈长官让我给武田大佐带封信件过来,武田长官这会在舰上吗?”

    “刚刚从司令部回来,你快去吧,石川君。”

    冯晨转身正准备上车,想了想,又转过身来,走到山本太郎跟前问道:“山本君,口令变没?我怕在武田大佐那里耽误太久,一会返回时候不便。”

    “晚上九点变的,口令是,樱花,回令是,樱花盛开,一直使用到明天上午九点。”山本太郎毫不怀疑地把当夜口令告诉了冯晨。

    “谢谢山本君,改天我请你喝酒!”冯晨道了声谢,这才转身上了车子。

    山本太郎这里是最后一道靠近港口的岗哨,此后再也没有遇到过盘查,车子直接开到了同余立奎等人约定的地点。

    华英豪把车头朝着江边,闪了三下车灯,这才熄火下车,冯晨跟着也推开车门下来,低声道:“华兄,余司令们不可能这么快就到了吧。”

    “应该也到了,他们是从十九路军防区潜水过来,距离近。”

    两人正说着话,靠着江边不远处的地方,闪了三下手电筒的光亮,华英豪低声道:“他们过来了。”

    不一会,暗夜中几个人影摸了过来,华英豪轻轻拍了三下手掌,对面同样回了三声,这才听到余立奎低声问道:“是华兄吗?”

    “是我!”华英豪低声回答道。

    敢死队员们快速敏捷地从不同方位围了过来,华英豪低声吩咐道:“抓紧时间,把车子上的水雷和炸药卸下来,能否成功就看你们大家了。”

    敢死队员们七手八脚把两枚水桶粗的水雷和一箱烈性炸药从车子里搬了下来。

    华英豪交代道:“今晚到明天上午九点,敌人的口令是樱花,回令是樱花盛开,大家都记着,也许关键时候这个口令能够保命。祝大家成功!”

    任务完成,华英豪把冯晨送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二点多钟了,冯晨无法入睡,倒了半杯葡萄酒喝过后,这才上楼。

    打开灯光,冯晨从床下拿出一个旧皮箱,打开箱子,从里面抽出那幅唐伯虎的《秋风纨扇图》,放到床头的桌子上,小心翼翼地打开,慢慢欣赏着。

    这幅画冯晨不知欣赏过多少遍了,画中描绘着立有湖石的庭院,一仕女手执纨扇,侧身凝望,眉宇间微露幽怨怅惘神色。

    画中的背景极其简明,仅绘坡石一角,上侧有疏疏落落的几根细竹,大面积空白给人以空旷萧瑟、冷寞寂寥的感受,突出“秋风见弃”、触目伤情的主题。

    画中,冰清玉洁的美人与所露一角的那几块似野兽般狰狞峥嵘的顽石,形成强烈的反差与对比,尽显了唐寅写意的才能。

    这幅画是母亲的最爱,画中的寓意,也是母亲生活的写照,在母亲离开上海回故乡时,郑重把这幅画交给冯晨保管,冯晨深信这就是唐伯虎的真迹。

    ……

    早上走在上班的路上,街上的报童拿着报纸叫喊着:“看报!看报!最新消息,日军大井号巡洋舰被炸,舰长武田被炸死......”

    “嗯,不是炸的出云号主力舰吗?怎么把大井号给炸了?”冯晨心里想着,朝着报童招了招手,买了份《申报》,仔细看了起来。

    在《申报》头版,大幅标题刊登着《昨夜水雷爆发,日舰“大井”号被炸毁》,文中写道:

    “凌晨2时许,在日军大井舰之外档,约距该舰有两码之远,江内突生两枚水雷轰炸之声,此水雷炸力巨大,轰然一响,江面之水乃飞起数丈之高,而沿黄浦江之地皮均被震动,附近房屋亦为之撼动。”

    “日军大井舰受到重创,摇荡不定,约一小时后沉没,舰长武田信义当场被炸身亡。日军主力舰出云号若距离稍近,该舰也将必难幸免。”

    后来冯晨才从华英豪那里知道事情的原委。

    由于水流湍急,水雷从日军出云号舰飘离了最佳位置,飘向旁边的大井号舰后,两枚水雷才相继爆炸,虽然没有炸沉“出云”号,但却把“大井”号给炸沉并炸死舰长,同样给了日军沉重一击。

    到了办公室里,大家都在谈论着晚上日舰被炸毁的事情。

    方晓曼更是兴冲冲的跑到冯晨的办公室问道:“组长,你说是谁炸的日舰?”

    “除了十九路军还能有谁?”

    “我可是听说,是那个暗杀大王王亚樵的抗日决死队干的。”方晓曼神秘地说道。

    “你从哪儿得到的消息?”

    “听张总干事说的,这下你相信了吧。”

    正说着话,冯晨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拿起电话听筒,里面传来法捕房律师陈志皋的声音:“请问冯晨冯先生在吗?”

    “你好,我就是。”

    “人我已经约好,晚上七点在霞飞路上的瓦尔莎西菜馆见面。”

    “好的,我会准时到达。”

    放下电话,冯晨望了望方晓曼,问道:“晓曼,张特派员今天没安排什么任务?”

    “没有,张特派员分析,这次日军进攻受挫,有可能会请求英、美调停,双方罢战停火谈判。”方晓曼起身给冯晨的杯子里添了添水说道。

    “唉,我猜测,恐怕这又是日本人的缓兵之计啊!”冯晨感叹着道。

    冯晨猜测得非常正确,日军在庙行进攻失败后,日本国内震动,且因劳师动众,战事难以速决。为此,经日本内阁会议决定,火速派遣陆军增援。

    于是日本参谋本部决定,成立上海派遣军司令部,由前田中内阁陆相白川义则大将接替植田谦吉中将指挥,增派第十一师团、第十四师团和飞机一百多架来华增援,以便在上海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

    另一方面,日军为拖延时间,请求英、美出面调停,等待援军到达。

    在英、美斡旋下,国联董事会在第十四次会议上通过了调停上海事件的四点计划,计划大意为:

    中日双方,应在各国驻上海文武官员的帮助下,迅速缔结停战的地方性协定,然后由在上海有特殊利益的各国代表召开圆桌会议,就公共租界、法租界及居民的安全保证措施和为解决其他问题而进行措施。

    随后,法、意、德、西班牙等国代表一致表示赞同该计划,中国代表颜惠庆、日本代表佐藤尚武也都原则上表示大致同意。

    但这些,同样是日方放出的又一次烟幕弹!

    亚丹说

    忙啊!精准扶贫第三方考评今天到达!

    <!--gen1-0-1-0-20723-259483779-1483409487-->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