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42章 大阪同乡

正文 第0042章 大阪同乡

    冯晨心头一震,定定地站着,平复了一下慌乱不安的心情,这才满脸堆着笑容,慢慢转过身子,望着返回来的那名海军陆战队中佐问道:“长官,有什么事情吗?”

    那名中佐径直走到冯晨面前,再次上下打量着冯晨问道:“少佐,听你的口音,你是北海道人?”

    “不,长官,我是大阪人,同我们植田将军是一个地方的。”冯晨镇静地回答道。

    “吆西!我们是同乡,我也是大阪的。”那中佐脸上露出笑容,竖着大拇指道。

    冯晨心里很是焦急,不想同这名中佐海阔天空地闲谈,害怕言多必失,可又不能明显表现出来,只有强装出笑脸道:“长官,我这会还有紧急公文要送到师团司令部去,改天一定过来拜访你。”

    “吆西,吆西,那你快快去忙,我在大井号巡洋舰上,我叫山本太郎,有机会你一定要到舰上去找我,我们好好喝上一杯。”山本太郎笑着在冯晨肩膀上拍了拍转身离开。

    应付完山本太郎,冯晨心里一阵轻松,转身准备继续朝前走,可刚刚迈开步子,山本太郎又把冯晨喊住,冯晨耐着性子转过身,疑惑地问道:“中佐?”

    “少佐,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哦,我叫石川一郎。”

    “我记住了,再见,石川君。”山本太郎这才带着那队士兵朝前继续巡逻去了。

    接近村庄西北角,村里已经出现大队的第九师团的士兵,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地做着战备,冯晨三人没有理会这些,仰着头朝着村庄外面走去。

    出了村庄,眼前顿时一亮,一片很大的开阔地展现在三人的视野中,众多的日军士兵正在构筑着工事,四周不时有大队的日军在巡逻着,日军第九师团七十余门野炮就布置在这片开阔地一处较高的位置。

    冯晨看了会,低声道:“看来第九师团的炮兵阵地就是这里。”

    “等打起来后,我带人先把这里给他端掉!”许剑恶狠狠地说道。

    “看这个样子,村子附近大约驻扎有几千敌人。”莫三强望着开阔地上的日军说道。

    “看来这次又是一场恶仗、硬仗......”冯晨自语道。

    这次的确是一场恶战!

    ……

    20日凌晨,植田谦吉命令日军,采取中央突破,两翼卷击的战法,发起全线总攻。

    日军第九师团主突江湾、庙行结合部,计划北面与久留米旅团围攻吴淞,南面与海军陆战队合围闸北,企图切断我第五军与十九路军之间的联系,然后各个击破。

    拂晓,日军以陆海空炮兵,向吴淞、庙行国军阵地狂轰乱炸,接着日第九师团的步兵在坦克配合下,发起猛烈攻击,庙行战斗打响。

    在猛烈的炮火攻击下,庙行阵地虽被毁很多,但国军官兵全部隐蔽在战壕内,待日军接近时,才展开近战,肉搏战,血战一天,击退日军多次进攻。

    第二天,当夜幕降临时,十九路军侦察连连长孙洪涛主动请缨,愿做先头部队,偷渡蕰藻浜,带人端掉日军的炮兵阵地。

    孙洪涛请战获准,总指挥部命令第五军88师523团两个营,跟随孙洪涛的侦察连,从地道秘密潜入顾村偷袭,88师528团和工兵营由庙行以北出击。

    顾村内,疏于防范的日军,被这股从天而降的国军打得晕头转向,伤亡惨重,顾村西北方的日军炮兵阵地上的重炮,也被炸毁了大半。

    经20日、21日两昼夜血战,日军除了伤亡一千余人外,什么也没有得到。

    植田谦吉竟恼羞成怒,自22日凌晨1时起,纠集第九师团主力一部和第24混成旅约两万余人,向庙行以南阵地发动总攻,一场空前的恶战在庙行展开。以麦家宅、竹园墩方面战斗最为猛烈。

    由于我守军第五军88师的官兵有了准备,日军的反扑受到挫折。

    于是,从凌晨3时开始,敌军集中优势炮火对庙行一带各线阵地开始猛烈轰击,企图摧毁我军工事和有生力量。

    在敌军炮火的猛烈轰击下,88师各部工事大部被摧毁,官兵伤亡不断增加。

    拂晓后,日军大批飞机加入作战,战斗更加激烈!

    第5军和第19路军总指挥部接到庙行前线战报后,当即采取紧急措施:军长张治中率教导总队赶到88师部坐镇指挥,命令88师预备队向敌突入区实施反击,87师一部分向庙行增援,87师另一部分渡河袭击敌之侧背。

    19路军总指挥部也从左、右、正面向日军展开反击,同时命令61师2个团先后向庙行增援。

    增援路上,冒着日军的枪林弹雨,守军抗日官兵前仆后继,战至22日下午,庙行激战的形势向着有利于中国军队的方向发展。

    当三支援军不断向日军进逼,逐步形成从三个方面包围进犯庙行之敌的战局时,迫使日军不得不再次停止进攻。

    傍晚,日军飞机停止活动,88师各线部队在三支援军的配合下,向日军展开了全线反击,日军节节败退。至晚10时许,日军大部向淞沪以东溃退,剩下的麦家宅残军被87师彻底消灭。

    是役,中国军队歼灭日军3000余人,史称“庙行大捷”。

    庙行大捷极大地振奋了中华民族不畏***敢于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英勇精神,使日本侵略军遭到自甲午战争以来从未有过的惨败。

    就在庙行守军血战的时候,20日,上海地下党机关刊物《斗争》杂志上,发表了一则对于《伍豪启事》的辟谣,一针见血地指出,所谓“伍豪启事”,实际上是“民党造谣污蔑的新把戏”。

    但《斗争》杂志受发行条件限制,影响范围较小。

    为了维护党的威信,也为了保护伍豪同志的名誉,上级认为,有必要采取公开合法的方式,向舆论界作出进一步的澄清。

    上海党组织把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安志达们这个情报小组。

    冯晨是在19日夜晚,从顾村侦查完日军炮兵阵地,回到第五军军部的,在军部没有过多停留便立刻同莫三强回到了市区。

    第二天上午,也就是日军发动全面进攻的时候,冯晨按约定时间,到达福开森路上的天福日杂百货店里接头。

    安志达和郑良才早已在店内等候,见冯晨到了,安志达吩咐张建雄在外面警戒,其他几人在二楼房间里开会,由安志达传达上级指示。

    安志达首先发言道:“民党特务张冲,炮制的污蔑伍豪同志的所谓“伍豪启事”这件事情,中央知道以后,非常愤慨,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名义,已发出布告。”

    “布告郑重声明:事实上伍豪同志正在苏维埃中央政府担任军委会的职务,不但绝对没有脱离共产党的事实,而且更不会发表那个启事里的荒谬反动的言论……。”

    说到这里,安志达停顿了一下,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口水,接着讲道:“上级要求我们这个情报小组,一定要采取公开合法的方式,在上海舆论界进一步澄清事实,大家都说说,我们该如何做比较合适?”

    冯晨道:“我最近几天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情,我认为,解铃还需系铃人。”

    “系铃人是特务张冲,难道我们能让张冲出面说那个启事是他伪造的?这现实吗?”郑良才没有明白冯晨的意思,不解地望着冯晨问道。

    “良才同志,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的意思......?”

    <!--gen1-0-1-0-20723-259546292-1483313892-->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